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333章 顺其自然

第1333章 顺其自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孟星儿和张禹先后出了房间,一到院里就看向小狐狸和大水牛所在的位置。

    跟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在他俩的眼前。原先那还没有萨摩耶大的小狐狸,此刻侧身躺在地上,看起来能有两米长,比之成年的阿拉斯加都不逊色。

    大水牛蹲在小狐狸的边上,紧张的是“哞哞”直叫。

    “小狐,你没事吧。”孟星儿一个箭步抢到小狐狸的身边。

    “呜呜......呜呜......”小狐狸叫了两声,身子一翻,站了起来。

    它好像是在给主人报平安,竟然跟着站了起来。好家伙,站起来的它,一双前爪都能搭在孟星儿的肩膀上了。不过那狐狸脑袋依旧可爱,浑身仍是雪白,只是透着一丝诡异。

    “怎么突然长这么大......”张禹有些纳闷的嘀咕起来。

    旋即,他就发现院中的变化。

    方丈的院子里,难免要养些树木和花花草草。此刻的院中,树木都比以前粗壮很多,而且还高了一些。

    那些盛开的花卉,更是散发出醉人的香味。

    树木、花草的上面,都挂着雨水。小狐狸和大水牛的身上也很湿,月色之下,它俩的皮毛显得锃亮。张禹看了眼大水牛,跟着又有发现。

    只见大水牛的前额处,竟然多出来两块半月形的凸起。他忙凑近仔细观察,可不是么,这两位半月形的凸起合在一起是个圆形,颇有点阴阳鱼的意思。

    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着实让人想象不到。

    孟星儿也发现了周边的变化,忍不住说道:“是不是刚刚下的雨造成呢?”

    “能吗?”张禹有点不敢相信,上次下雨的时候,可没见有这么大的威力。

    迟疑了一下,张禹说道:“你留在这边,照看月婵,我去后院看看。”

    说完,他拔腿就朝后面赶去。

    一进后院,他就发现后院也有了变化,跟自己的院子一样。

    香樟树傲然耸立在院中央,而在树旁,欧阳艳艳、潘胜、叶凤凰、叶玲珑还在盘膝打坐。大白兔和金鳞龟也趴在一边,看的出来,先前都淋雨了。

    “方丈......这个雨好呀......能不能再下点......”香樟树第一个看到张禹,兴奋地喊了起来。

    “你是谁,你变成这样,是因为下雨?”张禹来到香樟树下。

    “可不是么,今天这个雨,效果太好了,就是时间短了点......能不能再长点......”香樟树又谄媚地说道。

    “下次再说......看你现在长大不少,明天正好能干正事了......”张禹说道。

    “啊?这么快啊......”香樟树马上苦哈哈起来。

    “你当这雨白下的呀......”张禹撇了撇嘴。

    他不再理会香樟树,眼瞧着欧阳艳艳四个仍在打坐,他也不去打扰,连忙去到孙昭奕的房间。

    孙昭奕正在炕上坐着,张禹进门之后,少不得相互见礼。

    紧接着,张禹就说出心中的疑惑,“太师叔,这次是怎么回事?这雨好像跟上次的不太一样?”

    孙昭奕淡然地说道:“这雨确实跟你上次求来的不太一样,我也只能感觉到,雨中蕴含浩瀚之气
永恒国度最新章节
,生机勃勃。为何会如此,实在叫人难以捉摸。”

    “那......”见孙昭奕也不知道这雨是怎么回事,张禹挠了挠头,他跟着说道:“对了太师叔,刚刚月婵在跳舞的时候,星儿说看到她的肚子上冒出一股紫气,可是回头,我用天眼都没有看到。你说......这场雨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还有这样的事儿......”孙昭奕抬起下巴,仰起头来。片刻之后,她才幽幽地说道:“紫气东来,必有祥瑞降世......莫非,你的儿子便是那顺天应命之人......”

    “怎么讲?”张禹急问道。

    “说不得、说不得......天机不可泄露......道法自然,一切顺其自然便好......”孙昭奕慢条斯理地说道。

    她的说法,更是让张禹一头雾水。

    说夏月婵肚子里的孩子顺应天命,张禹都没看出来。不过这也难怪,再厉害的高手都没法给自己算命。另外,老王头也说过,在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算命的时候,也不是很准。夏月婵肚子里的孩子尚未出生,所以张禹根本推算不出来。

    “宗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不必想得太多......”孙昭奕又是缓缓地说道。

    张禹清楚,道家的玄机有的时候就是一样。如果一切都能看破,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天命!

    有的时候看似不可违,但也会因为一件事而改变。

    比如说,此人本该大富大贵、寿终正寝,可能会因为一次的贪心,做下什么伤天害理、天怒人怨的事情,这样一来,命数也会跟着改变。

    有的人,或许已经走投无路,天命使然。但有可能一个巧合,就改变了他的运气。这一幕,张禹曾经在龙门石市干过,比如那个极衰之人,若非碰到张禹,恐怕只能找地方跳楼了。

    “太师叔,我明白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张禹点了点头。

    等到回到方丈院中的时候,孟星儿已经进到房间陪夏月婵了。大水牛和小狐狸正腻在一起,看到张禹回来,也就是象征性的瞥了一眼。

    其实现在确切的说,那狐狸已经不是小狐狸了,而是大狐狸了。

    张禹进到房间,二女正在炕头上坐着说私房话呢。还真别说,夏月婵的人缘可不错,以前镇海大学的这些女人中,或多或少的会有点隔阂,只有夏月婵一个,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

    当天晚上,三个人睡在一起。夏月婵现在的样子,做那个肯定不成,孟星儿即便是再过**,也不好意思在夏月婵的眼皮子底下跟张禹干点啥。这**,三人只是休息,夏月婵跳了巫舞,别看时间不长,却也很是疲倦,很快就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夏月婵去母亲那里说话,张禹则是砍断香樟树的枝叶,再配合辅助的材料,开始进行加工生产。

    要知道,这次接的可是大订单,他必须得多炼出来一些。不仅如此,在生产过程中,张禹又进行了一次小小的研发。那就是辅助宁神符到木材之中,以便能够减少对香樟树的使用,不想还真让他给研发成功了。

    除了办这件事,张禹又给彪哥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了解一下戚家投资公司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