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7章 舍身相护

第37章 舍身相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现在是为了给夏月婵治病,自己也不是纯心占便宜,加上夏母都这么说了,张禹也就不再推辞。

    他将双手放在夏月婵的屁股上,开始来回揉着。一边的鲍佳音看在眼里,恨的是牙根直痒痒,心中暗说,我还没这么样过呢,就让你小子先占了便宜。

    不过生气归生气,对于张禹的本事,鲍佳音却是没有一点怀疑。

    因为眼下的夏月婵,白嫩的小屁股也渐渐变成黑色。

    张禹又开始乡下,在夏月婵的滚圆的大腿上按揉,接下来是小腿,最后是脚丫。他的双手所过之处,留下的都是一片黑色。

    忙乎完之后,张禹从床上下来,再看他的脸,已经是苍白无比。

    “你这是怎么了?”鲍佳音诧异地问道。

    夏母也很是诧异,说道:“小伙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张禹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好在再没有力气活了......”

    这种全身推拿,看似是双手在夏月婵的玉体上来回移动,属于占尽了便宜。

    可是谁又能知道,张禹在将煞气引导出来的时候,那是需要真气配合的。

    如果是往常,自然无妨,别看他的真气不强,但也足够用了。奈何现在,体内的真气还没恢复,强行救人的话,就要透支身体。

    夏月婵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所以张禹也是无奈才这么做。

    他硬撑着身体,拿出了罐子,开始要给夏月婵拔罐。他的罐子很全,不单单是有竹罐,另外还有玻璃罐,以及陶瓷罐。

    中医不一定只用竹罐,坊间虽然都说竹罐好于玻璃罐,但其实各有用处。

    张禹在夏月婵的脖颈上和四肢使用口径比较小的竹罐,在腰上使用口径最大的陶瓷罐,背部则是使用型号刚好的玻璃罐。

    罐子密密麻麻的镶嵌在夏月婵的身上,刚上去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什么,但只过了两分钟,就能通过玻璃罐看到让人更为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一丝丝的黑色血液通过打开的穴道淌了出来,跟着是一丝丝的黑雾从里面慢慢飘出。随着黑血和黑雾的出现,夏月婵的皮肤颜色也开始有了变化。

    “这......”夏母的眼睛睁得老大,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她可以确定,如果没有张禹的话,只怕女儿真就死定了,这种情况,估计找谁来也白费了。这小子年纪不大,却是太神奇了。

    鲍佳音也是惊诧无比,都说中医神奇,但是以前也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现在亲眼目睹,简直叫人不可思议。鲍佳音甚至纳闷,这小子有如此大的本事,怎么会在一个小小的房产中介当业务员。凭这些本事,想要赚钱的话,根本不是难事。

    不过转念一想,张禹小小年纪,真说他中医了得,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这次若不是他们病急乱投医,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精神,恐怕也不能让张禹出手。

    随着黑色气雾一点点的飘出,那玻璃罐很快就被黑烟给充斥满了。接着,所有的罐子开始颤动起来,相互之间还出摩擦的声音。

    “嗤嗤......”“嗤嗤......”......

    按照张禹的计划,十五分钟才
英雄联盟之神级护腕无弹窗
能起罐,这也是拔罐的最佳时间。可现在只是过了五分钟而已。

    “她身上的煞气好重......”张禹沉吟一声,他原本以为一下子就能把夏月婵治好,可现在看来,自己恐怕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这煞气的威力。

    “砰!”蓦地里,一声巨响响起。

    紧跟着,又是“砰砰”之声不停。

    原来,就在这一刻,夏月婵脖颈上的竹罐率先蹦飞而起,其他的罐子,也都弹起,直接撞到顶篷之上,一瞬间撞的稀巴烂,跟着向下砸来。

    看到这一幕,鲍佳音和夏母全都惊呆了,不自觉地出惊叫之声,“呀!”......

    好在张禹反应的快,他知道这些玻璃、竹子和瓷片要是砸在夏月婵的身上个,夏月婵就算不死,也得被砸成重伤,血肉模糊。

    于是,他的身子猛地向床上扑去,用自己的身体盖到夏月婵的身上。

    “啪!”“哗啦!”“啪嚓!”......

    玻璃碎片、竹子碎片、陶瓷碎片纷纷砸落,有的砸到张禹的身上,有的砸到地板上,有的砸在床上,有的砸向夏母和鲍佳音。

    她们两个赶紧用手护住脑袋,好在洒向她俩的不多,一瞬间也都结束。再看床上的张禹,背上有玻璃瓶,竹片子和陶瓷片,甚至有两处已经淌出血来。

    “你没事吧?”夏母担心地问道。

    “还好......”张禹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本来就快油井灯枯,刚刚扑上去再被砸上一顿,实在是吃不消了。此刻的他,就跟昨晚一样,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突然间,在他身上趴着的夏月婵出声了,“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好难受呀......”

    “小婵,你醒了!”

    “月婵,你终于能说话了!现在怎么样?”

    夏母和鲍佳音都是急切地说道。

    “有东西压在我背上......我好难过......”夏月婵断断续续地说道。

    在她看来,自己这次应该又是被鬼压了。

    张禹咬着牙,慢慢移动身体,从夏月婵的背上下来,趴到她旁边。张禹重重地喘气,刚刚移动一下,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他从夏月婵的身上一下来,夏月婵登时觉得身上的压力消失不见,身体轻松许多。

    夏月婵也现了身上有个人,她扭头一瞧,竟然是个男人,随即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好像什么也没穿。她吓得大叫一声,“谁呀!有流氓!”

    “小婵,你别害怕,妈在这,他不是坏人......”夏母赶紧冲到夏月婵的身边。

    “月婵,我也在,没事的......”鲍佳音也跑了过去。

    听到二人的声音,夏月婵紧张的心才为之一松,她扭头看向二人,确定之后,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呀?我身上的衣服呢......他为什么会在我身上......”

    “小婵,你终于醒了,还能说话了,真是吓死妈了。佳音呀,你把事情告诉小婵吧......”夏母激动地说道。

    “月婵,这人不就是你让我找的张禹么,事情是这样的......”鲍佳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