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5章 我不介意替他打这场官司

第35章 我不介意替他打这场官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鲍佳音听了张禹的话,眉毛当即一掀,说道:“是谁跟你说,加租当天如果不交房租的话,就得搬走的!”

    “是她......”张禹指向刘太太。

    鲍佳音直接走向刘太太,正色地说道:“法律有规定,加租需要提前半个月进行通知,如果你在没有提前通知的前提下,突然涨房租,租客有权利延长半个月租期筹集房租!你凭什么让他们现在就搬走!”

    “你是谁呀?这是我的房子,我说怎么样,就得怎么样,该你什么事?”刘太太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是东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这是我的证件!”鲍佳音立刻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刘太太,跟着说道:“如果你现在执意让他们马上搬走,那我不介意替他们打这场官司!到时候,你少不得要赔偿人家几万块钱的损失,你自己看着办!”

    鲍佳音一脸的严肃,刘太太再看了鲍佳音的工作证之后,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她笑呵呵地将律师证还给鲍佳音,又笑着说道:“鲍律师......不好意思......那个......那今天就算我通知他们涨房租......等半个月之后,我再来收租......”

    说完,她又看向杨颖,沉着脸说道:“我今天算是来通知你的,半个月时间,要是到时候交不上五十万,你就赶紧搬走!”

    她也没法继续留下自讨没趣,随即一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侯兴财、林海和韩艳艳见刘太太灰溜溜的走了,难免有些失望。可人家律师是按照法律条文办事,先前可以欺负杨颖和张禹什么也不懂,想要糊弄人家专业人士,岂不是自取其辱。

    侯兴财说道:“既然没事了,那咱们也走吧......”

    说完,他就想跟着走。

    不想,韩艳艳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这位律师,请问你找张禹做什么呀,这小子就是一个骗子,根本就不会治病,你可别让他给骗了。”

    刚刚听鲍佳音提到让张禹去给夏月婵治病的事儿,于是赶紧趁机挑拨。

    鲍佳音其实也不知道张禹到底有没有本事治好夏月婵,但夏月婵提到张禹,现在也只能找张禹帮忙,全当是死马当活马医。

    所以她也没有功夫和韩艳艳废话,直接说道:“他能不能治跟你有什么关系!”

    随即,她又看向张禹,说道:“赶紧跟我走!”

    “没有问题。”张禹点头答应,说道:“不过得先去我住的地方一趟,还有些工具需要拿上。”

    “行行行......赶紧的吧......”说着,鲍佳音已经抢到张禹的面前,伸手就抓张禹的胳膊。

    张禹跟着鲍佳音走了两步,但见林海和韩艳艳三个还没走,他担心杨颖,于是停下脚步,说道:“小阿姨,我没家里的钥匙,咱们一起回去吧。要不然,今天就提前下班吧......”

    杨颖现在的情绪也不好,便点头答应。她拿起桌上的钱,张禹又把坛布拿起,这才一起出了中介。

    眼镜妹直接回家,林海三个没有得逞,只能返回安美中介。

    张禹和杨颖上了鲍佳音的悍驴
桃运小村医txt下载
,现行前往杨颖家里。杨颖很想问问,张禹昨晚到底去哪了,可因为有外人在场,她还是忍住。

    到家之后,张禹将需要的东西带上,得来的铜钱则是放进包里。杨颖不知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千叮万嘱,让张禹早点回来。还给张禹兜里塞了一千块钱,让他晚上搭车。

    张禹跟着鲍佳音前往东海明珠小区,半路之上,鲍佳音又给夏月婵打电话,询问情况。电话是夏母接的,夏母十分的焦急,夏月婵现在昏迷不醒,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

    一听这话,鲍佳音开的更快,偌大的悍驴在交通拥堵的马路上东窜西窜,横冲直撞,由此也能看出她的车技着实了得。

    终于赶到夏月婵家里,鲍佳音拉着张禹就冲到楼上夏月婵的卧室。

    卧室里,夏母着急的踱来踱去,夏月婵静静地躺在床上,嘴上和衣领上都是血。

    看到这一幕,鲍佳音更加焦急,大声喊道:“你快点救好!如果能治好,多少钱都给你!”

    张禹没有说话,两步走到夏月婵的旁边,先是用手摸了下她的额头,跟着又摸了下脉门,然后就道:“不好,她的脉象衰竭,显然是煞气快要攻心,即将油尽灯枯!”

    说完,他就伸手拉开盖在夏月婵身上的被子。夏月婵的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透明的冰丝睡衣,都不用脱掉,就已经可以看到端倪。

    她的肌肤好似凝雪,看起来吹弹即破,一对蓓蕾,好似含苞待放的花蕾。虽然小了点,可那种在冰丝下熟睡的感觉却更加诱人。

    一看到这个,张禹的脸登时一红,赶紧将头扭到一边。不过他随即还是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夏月婵不穿衣服的时候和穿衣服的时候,有点不太一样。

    还记得上次见面,夏月婵胸前的一对高耸,丝毫不在杨颖之下,此刻见到实物,似乎实在小了点,好似一块钱仨的小馒头。也不知为啥穿衣服的时候,就会突然变的那么大。

    见张禹拉开被子,而夏月婵的身上又和没穿几乎没有区别,鲍佳音一下子就急了,怒声叫道:“你干什么?”

    “我没想到......她......她穿的这么少......”张禹低着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穿的多少该你什么事!谁叫你掀她被子的?”鲍佳音抢了过去,又将被子盖在夏月婵的身上。

    张禹尴尬地说道:“我要给她治病,需要拔罐针灸,这不仅得掀开被子,还得......脱光衣服......”

    “脱光衣服!”鲍佳音瞪向张禹,怒道:“你到底会不会治病呀?”

    而一旁站着的夏母,眼瞧着女人好似死人,已经急的团团转。眼下见鲍佳音又和张禹争论这些,虽然也不知道张禹是否靠谱,但还是说道:“佳音,还是别说这些了,小婵都不行了,还是赶紧想办法给她治病吧......”

    鲍佳音瞥眼间也看到了夏月婵的现状,人昏昏沉沉,没有一点动静,恐怕真撑不了多久。她一咬牙,说道:“姓张的,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能治好月婵,怎么样都行,钱也少不了你的!可要是治不好,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一定把你这个骗子送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