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2章 拉拉

第32章 拉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铃声响了一会,卧室的房门被一个中年女人打开,女人见夏小姐躺在床上不动,而电话又一个劲的响,赶紧招呼道:“小婵,小婵,你怎么还睡呀,电话都响半天了......”

    说着,女人已经走到床边,看向床上的夏小姐。

    只见夏小姐的脸上,满是恐惧之色,像是十分的害怕。

    这一来,中年女人可慌了,赶紧伸手推向夏小姐,一边推还一边叫道:“小婵,小婵,你快起来。”

    “呼......”夏小姐睁开眼睛,她长吁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吓死我了......”

    “小婵,你吓死我了,到底是怎么了?”中年女人担心地说道。

    “妈......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到早上就起不来,肯定要做噩梦。”夏小姐无力地说道。

    “铃铃铃......铃铃铃......”手机又响了起来。

    夏小姐想要伸手抓电话,可她意外的现,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甚至就好像身体已经不听自己使唤。

    “妈......我现在突然一点劲也没有,您帮我接一下......”夏小姐又是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中年女人马上接听电话。

    电话里,韩艳艳听出对方不是夏小姐的声音,不由得有点纳闷,当得知是夏小姐的母亲时,就赶紧地套近乎。

    她把房子有买主的事情说了一下,夏母转而告诉了女儿,夏小姐一听说卖出去了,心中大喜,说道:“既然有人要买......那赶紧办理过户......”

    “可你这样,怎么去过户呀?”夏母说道。

    “这个没事,你马上打电话给鲍律师,让她过来一趟,由我委托她去办理过户手续。”夏小姐说道。

    夏小姐名叫夏月婵,那为鲍律师名叫鲍佳音,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自然也是好闺蜜。夏母马上给鲍佳音打电话,请鲍佳音过来一趟,委托她去给夏月婵办理过户手续。

    鲍佳音办理这种事情,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不到中午,房产就已经过户。

    忙活完过户,鲍佳音匆匆赶到夏月婵的家里,一进到夏月婵的卧室,就关切地说道:“月婵,你现在怎么样?”

    “还不行,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夏月婵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出了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呀?”鲍佳音有些埋怨地说道。

    “我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不过没事了,只要房子卖出去,我很快就能好起来。”夏月婵说完,转头看向陪在身边的母亲,说道:“妈,这都快中午了,佳音还没吃饭呢,你给她做点吃的呀。”

    “好。”夏母点头,便出了卧室。

    她前脚一出去,鲍佳音后脚就抢到了床边坐下,一把抓住夏月婵的玉手,柔声说道:“你可真是的了……是不是要让我担心死呀,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的心都疼死了……”

    “我没事……你放心好了……等我好了,就陪你出去好好转转,当作补偿还不行呀……”夏月婵的声音有气无力,面色憔悴,但是那声音却充满了柔媚。此时此刻,她就好像是捧心西施一般,我见犹怜。

    “你呀……一定是怕我为你着急,才故意不告诉我,以后有这种事,必须要第一
沉沦魔王全文阅读
时间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可是会不高兴的!”鲍佳音的声音中,严肃且柔情。

    “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夏月婵轻声说道。

    “这才乖……”鲍佳音说着,在夏月婵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

    她随后,轻抚起夏月婵的秀,看她的举动,就好像是丈夫在关爱自己的妻子。

    “呃……”突然间,夏月婵出一个痛苦的声音,紧接着,她的嘴巴张口,一口黑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鲍佳音吓了一跳,急切地说道:“月婵,你怎么了?”

    “呃……呃……”夏月婵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黑色的血液淌过下巴,一直流到胸口之上。

    “月婵,你别吓我……怎么了?怎么了?”鲍佳音彻底慌了,一时间已然无所适从。

    “我……好难过……呃……”夏月婵艰难地说着,一边说,嘴里还在一边淌血。

    “不是卖了房子就好了么……怎么会这样……”鲍佳音的眼泪“哗”地一下就淌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真是那人说的煞气……”夏月婵断断续续地说道。

    “什么人说的?”鲍佳音赶紧问道。

    “安美中介对面的那个中介……那人好像姓张……穿的土里土气的……他说我就算搬家卖了房子也没有用……他还说他有办法治好我……让我随时都可以去找他……”夏月婵又是艰难地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找他,不管花多少钱,我也要治好你!”说着,鲍佳音就站了起来,她深情地看着夏月婵,身子都在颤抖地说道:“月婵,你一定要等我……千万不要有事……”

    说完,她就快步冲出房间。

    中午,温暖的阳光射入凉亭之中。

    张禹缓缓地睁开眼睛,疲惫的他,忍不住伸了个长长地拦腰。

    昨天晚上,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醒来之后,丹田已经不再疼痛,只是浑身乏力,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铜钱“哗啦啦”的落下。

    这时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篷顶的铜钱全被打落下来。

    弯腰拾起一枚铜钱,铜钱上写着——建炎元宝四个字。

    这是什么朝代的铜钱,张禹并不清楚,但他知道,这把金钱剑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

    如此好东西,也不能丢掉,虽然只是散落的铜钱,张禹有把握将铜钱都给串起来。

    他将铜钱一枚枚的拾起来,结果只有1o7枚。

    “不对呀?怎么少一个?”

    张禹嘀咕了一句,随即记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曾经用雷法打落了一枚铜钱,是损坏了,还是掉到什么地方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在凉亭二层找了个遍,也没找到那枚铜钱。没有办法,只能先下去再说,他用坛布将铜钱都给抱起来,然后跳了下去。

    在下面又找了两圈,依然没有找到,肚子却是饿的咕咕叫。

    “算了!少一个就少一个吧,等以后找一个一样的铜钱配上就是。”张禹已经无力留在这里继续寻找,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外面走去。

    他依然没有走正门,而是绕了一圈,从来时的地方翻了过去,然后找地方搭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