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305章 黄粱一梦

第1305章 黄粱一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方彤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向后一个趔趄,直接坐到地上,更是惊呼一声,“呀!什么?”

    杨颖几步抢上了,抓起盖在方彤脸上的裙子,说道:“是条睡裙,有点眼熟......”

    方彤现在也看清楚了,这粉红色的睡裙,不正是萧洁洁的么。她马上说道:“是萧洁洁的裙子。”

    “啊?”

    杨颖跟着一惊,两步来到窗口,朝下看去,嘴里叫道:“没事吧?”

    萧洁洁正缩在张禹的怀里,又羞又臊又是紧张不安。突然听到上面杨颖的声音,她心头更是一颤,怯怯地说道:“没、没事......”

    她的声音那叫一个小,上面根本听不到。这档口,方彤拎着裙子来到窗口,也向来叫道:“洁洁,你的裙子是不是掉了?”

    一听这话,萧洁洁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丢人丢大了。

    她委屈地低声说道:“完了,她们都知道了,我丢人了......怎么办......”

    “没事没事,咱们赶紧回去,别让人看到。”张禹说着,先把萧洁洁放下,跟着脱掉自己的背心,递给萧洁洁。

    这一幕,对于萧洁洁来说,似曾相识。

    一时间,竟然让她忘记羞臊,含情脉脉地看着张禹,慢慢地接过背心。更为要紧的是,她去接背心的手,正好是挡在身前的那一只。

    她拿着背心,半天也没穿,就是直直地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张禹也算是饱了眼福,半晌才反应过来,把头别到一边,说道:“先穿上吧......”

    “我要你给我穿......”萧洁洁低声说道。

    “这......”张禹一愣。

    “反正我就要你给我穿......”萧洁洁扁着小嘴,垂下头去。

    张禹知道这丫头的心意,干脆也不推辞,帮着萧洁洁穿上背心。

    他跟着别开厨房的窗户,抱着萧洁洁翻了进去,轻车熟路的上楼。

    不过,上楼的时候,倒没有抱着萧洁洁,只是拉着她的手。

    一到三楼,就看杨颖和方彤笑盈盈地站在那里等着。

    方丫头的手里还拿着萧洁洁的睡裙,笑嘻嘻地说道:“洁洁,你的裙子,怎么还能飞了,你们俩干啥了......”

    “不用你管!”萧洁洁窘迫地抢过裙子,匆匆里朝张禹的卧室逃去。

    张禹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杨颖在一边瞧着,等萧洁洁逃进房间,便给张禹比了个手势。先是指了指张禹的房间,接着指了指方丫头,像是在说,等晚上把萧洁洁哄睡之后,就过来欺负小丫头。

    看到杨颖的手势,方丫头的脸一红,抱住了杨颖胳膊,低声说道:“我去洗澡。”

    就这样,张禹回到房间之内,先去哄萧洁洁睡觉。萧洁洁今晚可真是要命了,可能是刚刚被张禹看光的缘故,睡觉的时候索性上身都不穿了,就一条小裤裤。

    但她终究有一颗羞臊之心,没敢直接就往张禹的身上凑。

    等到萧洁洁夜里睡着,张禹少不得要去杨颖的房间,把方丫头欺负一顿,顺便也得欺负杨颖一番。

    第二天,张禹起**之后,便前往光明镇
我真的一球成名了全文阅读
无当道观。

    赶到道观的时候,已经是午休时间,该睡午觉的睡午觉,该打坐的打坐。

    张禹先进了孙昭奕的房间,将自己的想法跟太师叔说了一下,孙昭奕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宗主,你这个想法很不错,让我想起来一个典故。”

    “什么典故?”张禹好奇地问道。

    “传闻唐初年间,有个叫卢生的人,因为赶考落第,郁郁不得志,终日怨天忧人。吕洞宾见他有慧根,就给了他一个枕头,予以度化。卢生倚枕而卧,一入梦乡便娶了美丽温柔的妻子,中了进士,升官发财,享尽富贵。80岁时,生病久治不愈,终于死亡。断气时,卢生一惊而醒,转身坐起,左右一看,一切如故,店主人蒸的黄粱饭还在锅里!卢生大彻大悟,入山修道,终得飞升。”孙昭奕悠悠然地说道。

    “您说的是黄粱一梦,我听师父给我讲过......对呀......”张禹旋即反应过来,说道:“您的意思是,吕祖的枕头便是一件法器,能够让人沾上便睡着,在枕头上,应该还有一个幻阵,让人在梦中进入幻阵。”

    “没错。”孙昭奕点了点头,说道:“只是吕洞宾法力高强,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能将普通的枕头变为法器。而你想要做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好在,你的目的只是让人睡着,并不必那么高深。”

    任何东西,都是由简到难,张禹的这次试验,在他明白,不仅仅是为了手机,更是一次进步的历练。

    如果说自己能够真的做到这一点,那在日后的修炼路上,一定会更加的得心应手。类似的法器,也会接连的炼出来。达到吕洞宾的黄粱一梦,也并非没有可能。

    从孙昭奕的房间出来,张禹就信步走到香樟树的面前,来回的打量这棵大树。

    香樟树明显要比刚来的时候粗壮了一些,树冠越发的茂密,张禹认为,香樟树是主要材料,差不多得把整个树冠都给切下来才够用。

    面前的香樟树,明显被他盯得有点发毛,突然战战兢兢地说道:“你、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我就是看看,没什么......”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你确定没什么......我怎么从你的眼睛中发现......你有点不怀好意呢......”香樟树怯怯地说道。

    “怎么可能呢?咱们都是自己人,你认为我会伤害你吗?”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

    “照你的说法,就是不会再我切点啥了......”香樟树想要确定一下。

    “我有这么说过吗?”张禹反问。

    “你......”香樟树马上苦哈哈地说道:“你不是说不会伤害我的么......”

    “我就是用点树枝什么的,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能有什么的。”张禹笑了起来。

    “只是用一点么,我看你瞄着我的树冠......是不是都想给切下来......”香樟树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想多了,我不会那么残忍的......”张禹像哄小孩一般地说道。

    “你越这么说,我越是紧张......我跟你说,你在动手之前,必须得给我下点雨,要不然,一切免谈......”香樟树担忧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