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66章 雷鸣塔

第1266章 雷鸣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一见惊雨跑的倒快,马上取出金钱剑来,朝院墙那边赶去。

    一到墙边他就听到院子里有急促的脚步声,他纵身跃上院墙,只一瞧,惊雨、惊霜、惊禅三个老和尚好像丧家之犬一般,一起朝雷鸣塔逃去。

    六大长老,一下子让张禹干掉一半,剩下这三位,两个没了袈裟,一个吃了掌心雷,哪还敢跟张禹继续动手,这不是找死么。

    他们三个的速度也快,转眼间就进了雷鸣塔。

    张禹从墙头跳下,先从死了的三个和尚身上收回钻心钉和两把黑色剪刀。随后快步走向雷鸣塔。

    雷鸣塔的门是敞开的,也不知是三个老和尚太过惊慌,忘了关门,还是故意给张禹留的门。

    张禹慢慢朝塔门走过,之前走几层缓步台阶,上来台阶之后就花岗岩铺的地面。再往前走就是门户,站到门前,张禹马上就能感觉到,这里面透着一股诡异。

    此时此刻,张禹已然算是大获全胜。雷鸣寺的高手,剩下的也不多了。现在收手,自然也可以,但张禹知道一点,若是眼下退走,日后雷鸣寺必然是一个祸患。

    这帮和尚虽然打不过他,可想要对付他的亲人却并不困难。

    有一句话叫凡事莫做绝,人情留一线,但所指并非眼前的情况。

    比如说温琼和付森博之间的争斗,这没有说一棒子把人打死的,毕竟二人的身后还有家族,在家族之上还有更高层面的制定规则者。这样的争斗,不管你怎么都,人情必须得留一线。付森博的死,那是意外,跟温琼不发生关系。

    而眼下这种情况,就没有什么手下留情的说法。谁也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终究已经结下死仇,你不杀对方,对方日后必然要想办法害你。

    张禹迟疑了一下,跨步走进门内。

    雷鸣塔的一层,显得十分空旷,前左右三侧摆着烛台,上面插着蜡烛,烛光忽明忽暗,张禹倒是能够看清个大概。

    站在这里,张禹已经听不到半点声音,最前面的烛台侧方,有着向上的楼梯。

    他缓缓来到楼梯下,用心眼仔细倾听,没有听到头顶上方有任何声音。他小心戒备,跨步朝上面走去。

    张禹的脚步很轻,几乎是没有声音。虽然走得慢,但没一刻就来到二层。

    站在楼梯口处,可以看到这里的面积不到,左右两边有烛台,前面不远处是一道墙壁,墙壁上有一道大铁门,门上倒是没有锁。

    张禹没有马上上楼,而是朝对面的铁门走去。他一脚向门踹去,铁门慢慢推开,张禹则是连忙向后倒退。

    倒退的途中,他就闻到有一股淡淡的药味从门内流出,也不知是什么药,但张禹能够确定,应该不是毒药。

    “哇哇......”“哇哇......”......

    紧跟着,他又听到里面响起婴儿轻微的哭声。哭声不大,好像是孩子已经哭的没什么力气了。

    “怎么回事......”张禹暗自嘀咕了一句,他小心戒备,慢慢来到门前。

    此时此刻,雷鸣塔的第五层。

    宝塔一共七级,这一层的格局跟第二层几乎一样,
玄门封神无弹窗
有往前的楼梯,左右两侧是烛台,迎面是红色撞墙,上面是大铁门。

    惊雨、惊霜、惊禅三个老和尚站在铁门外,他们都是气喘吁吁,一脸的惶恐之色。

    张禹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悍,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适才的一战,让他们三个是心惊胆寒,根本不敢再跟张禹一战。

    站在这里,三个人的心里都发虚。惊禅紧张地说道:“两位师兄,我怎么觉得张禹会追进来,你们看怎么办?”

    惊霜急的是直搓手,恨恨地说道:“法海也没说他有这么厉害呀......这下可好,三位师兄一死,咱们三个根本不是对手,只怕雷鸣寺就要毁了......”

    “毁了是一方面,只怕咱们三个,也要死在这里......”惊雨担心地说道。

    “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啊......总不能等他追上来,咱们束手待毙吧......”惊禅惊慌地说道。

    “可是......咱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惊雨也是直皱眉,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猛地一亮,跟着兴奋地说道:“对了!他......他一定能杀了那小子......”

    “谁?”惊霜和惊禅异口同声地问道。

    惊雨指了指头顶,说道:“楼上关着的那位......”

    听了这话,惊禅、惊霜不由得诧异地对视一眼,跟着就听惊霜说道:“他怎么可能帮咱们......”

    惊禅也道:“可不是么,一旦放他出来,他还不得先把咱们给宰了......”

    惊雨勉强保持着镇定,认真地说道:“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等那小子上来,咱们不是照样得死。将那个人放出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定。他毕竟是咱们雷鸣寺的人,总不能眼瞧着千年古刹毁于一旦吧。”

    “这个......”惊禅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像也在理......”

    他跟着看向惊霜,说道:“师兄,你认为呢?”

    惊霜咬了咬牙,随即重重点头,说道:“横竖也都是这个样子了!正如惊雨师兄所言,等张禹追上来,咱们都得死,还不如放出那人。或许,看在雷鸣寺的基业份上,他能留咱们一命,不管怎么说,咱们也不能死在张禹的手上!”

    三人在楼上计议,张禹则是站在铁门外向内观看。

    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他掏出一张聚火符丢了进去,里面立刻明亮起来。

    这应该是一个隔间,面积不小,中间放着一个铜鼎,左右两侧挂着二十多个鸟笼子,而在一些鸟笼子中,竟然关着襁褓大小的婴儿。

    “这......”张禹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雷鸣寺内竟然还干这种勾当。

    闻着房间内药味,看着笼子里关着的婴儿,张禹一下子就能猜出来,这是在用婴孩炼药。

    这种事情,绝对是损阴德的,通常只有一些妖僧、妖道才会干这种勾当,而雷鸣寺里的和尚,也干这种事。

    “王八蛋!”张禹忍不住恨恨地咬了咬牙,这一刻,他心中的杀气更盛。不管这里是龙潭也好,虎穴也罢,自己势必要雷鸣塔里的和尚杀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