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60章 各有不同

第1260章 各有不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随着刚刚的一声惊叫,跟着又是一声惨叫响起。

    几个人一起看了过去,只见香樟树的树皮上掀起了红色的火焰,黑烟直冒。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我......”香樟树紧张地大叫。

    张禹赶紧来到树前,口念辟火诀,道袍的袖子一扫,“刷”地一下,火焰熄灭,但是黑烟仍然继续冒着。张禹又再次扇了一下,黑烟这才停下。

    “我的妈呀......我都够小心的了......竟然还烧到我了......”香樟树苦哈哈地叫道。

    “我就说在你前面挡着,你还不让,这下好了吧......”张禹幸灾乐祸地说道。

    “谁知道会是这样,我本来觉得你在我前面挺危险的,结果这样更危险......”香樟树都好哭了。

    “话说你不是会避雷术么,怎么还没躲过去呢?”张禹好奇地问道。

    “你也说是避雷术了......又不是避火......”香樟树委屈地说道。

    “也是哈。”张禹点了点头,跟着看了看香樟树被烧焦的树皮,又转头看向潘胜。

    这一刻,张禹都有些诧异。

    潘胜用的是桔黄色的符纸,自己用的也是桔黄色的符纸,正常来说,自己的修为是潘胜之上,相同的符纸,储存的法力应该一样多,自己万没有理由输给潘胜才对啊。

    他最后好奇地看向孙昭奕,说道:“太师叔,为什么师叔的符篆术......要比我打出来的威力大呢......”

    “很显然,你是用朱砂画的符......另外,他是尸修向道,起初的符篆术,要比正统的修为更为精进一些,但是日后想要继续提升,则不是那么容易......”孙昭奕平和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张禹点了点头。

    站在张禹对面的潘胜,现在是无比的兴奋。原本以为只有张禹才能用这样的法术,眼下连自己都能用了。

    欧阳艳艳和叶玲珑则是无比的惊诧,刚刚的一幕,显然是潘胜更胜一筹。即便真本事还是张禹强,但是潘胜又有了这么一手本事,必然也是如虎添翼。

    叶玲珑身子案子感慨,上次跟儿子交手,自己曾手下留情,可大体上的修为,两个人是差不多的。自己修炼了多久,潘胜才修炼多久,住在道观的日子里,她经常和潘胜聊天,已经对潘胜的情况了如指掌。潘胜是年初才到无当道观跟着孙昭奕修炼的,半年的时间,就达到了现在的境界,提升的速度之快,让人侧目。

    如果说,当时动手的时候,潘胜已经有着火符的本事,只怕自己当场就得死在儿子的手里。

    “不行,我得继续练习了!”欧阳艳艳猛地来了一嗓子,潘胜的成功,给了她无比的动力。她赶紧又开始在纸上画了起来。

    潘胜也不耽搁,先前张禹拿出来一叠火符,他马上开工,咬破手指在上面画起来。看来是打算多准备一些火符晚上用。

    看着潘胜这么积极,张禹的心里也高兴,今晚的一战,不仅仅是营救孟星儿这么简单,而且还是无当道观第一次的大规模
帝皇演义吧
行动。虽说就这么几个人,可在张禹看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雷鸣寺的方丈都被打挂了,估计雷鸣寺内也没多少高手,靠的无非是人多势众。兵在精而不在多,凭着他们几个就够用了。

    叶玲珑过了一会,也成功画了出来。她看向张禹,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能给我一张试试么。”

    “当然没问题。”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把桔黄色的符纸给她。

    叶玲珑就取过来一张,普通的符纸,暂时还没有输入法力,对她也没有什么伤害。

    她已经知道画符的法门,咬破手指,在符纸上画了起来。

    然而,就在她的血液接触到符纸的一刻,尸气才一输入,就听“噗”地一声。

    符纸直接化作一团血雾,而叶玲珑更是手臂一颤,向后倒退了几句。咬破的手指,鲜血不住地淌出,尸臭的味道,十分的浓郁。

    “妈,你没事吧。”潘胜赶紧停止画符,来到母亲的身边。

    “我没事......”叶玲珑慈爱地说道。

    她跟着看向孙昭奕,说道:“道长,这是......”

    “你现在尚未皈依道家,又没有做到一心向道,自然无法使用道家的法术。慢慢来。”孙昭奕平和地说道。

    “我知道了,多谢指点......”叶玲珑点了点头。

    张禹在一旁瞧着,现在算是看明白了,道家的法术真不是谁都能用的。其他修炼的人,比如说尸修,或者是妖修什么的,根本用不了符篆术。想要使用的话,看来也只能加入道门,从此一心向道,就如同潘胜这般。

    “这画符......怎么这么麻烦......”这时,欧阳艳艳突然来了一嗓子,“比糖炒栗子还难......”

    张禹两步来到欧阳艳艳的旁边,先前没注意欧阳艳艳画的符,此刻一瞧,真是要了亲命。跟潘胜相比,差的也忒远了。

    老话都说,字是脸面,人长得漂亮,字太丑了也寒碜。

    欧阳艳艳长得好看,跟闺女差不多,徐娘半年,风韵无匹。可是这符让她画,真是鬼画符一般,歪歪扭扭,好似蝌蚪。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如何,都有点手抖般的颤纹。

    说句良心话,张禹第一次画符的时候也这样,根本赶不上潘胜。好在那个时候年纪小,很快就能做到心无旁骛。

    “师叔......你这画的......”张禹有点尴尬。

    “这个......看你画的时候,好像挺简单的......我怎么就画不出来呢......”欧阳艳艳扁着嘴说道。

    她身穿道袍,扁着小嘴,委屈中带着风流,可能是在道观中清心寡欲的缘故,竟然平添了几分女孩子般的可爱。

    “画符不能心急,需要平心静气,你把手给我。”张禹温和地说道。

    “嗯。”欧阳艳艳伸出右手。

    她的小手,现在漆黑一片,全都是墨水,就跟玩泥巴的孩子有点像。

    张禹抓过她的手,两个人站在桌前,因为需要弯腰画符,张禹的手很自然地搂住欧阳艳艳的腰肢,二人贴在一起,张禹拿着她的手,在白纸上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