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54章 渊源

第1254章 渊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从来没见过这只大乌龟主动叫过,上次来的时候,大乌龟只顾着跟大白兔对眼,根本没搭理他。现在突然发出叫声,让张禹难免有点好奇。

    现在的张禹,已经不需要叶玲珑继续背着了,而是由欧阳艳艳扶着。

    欧阳艳艳只要去孙昭奕房间的时候,难免要见到金鳞龟,同样也没见过金鳞龟发出什么动静。乌龟的叫声,似乎很少有人听过。

    然而,叶玲珑在听到乌龟的叫声之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跟着又是一愣,随即几步抢了过去,蹲下身子说道:“你、你是小金......”

    “呜呜呜......”大乌龟探着脑袋,脖子伸的老长,贴到叶玲珑的胸前。

    这一下,叶玲珑似乎可以确定大乌龟的身份了,马上抱住龟脑袋,激动地叫道:“小金!你真是小金!这么多年,你还活着......你、你怎么会在这......”

    这话的头半句,难免有点废话。千年王八万年龟,即便是普通的乌龟,养好了都能给人送终,更别说是金鳞龟了。

    “呜......呜......呜......”金鳞龟这次的叫声有点慢,似乎听懂了叶玲珑的话,想要回答一下。

    可是它的回答,谁能听得懂。

    叶玲珑同样也听不懂,只是亲热地抱着龟tou,似乎是再也不舍得放下。

    张禹和欧阳艳艳、潘胜都看得出来,金鳞龟显然是认识叶玲珑的,叶玲珑也认识它。但是这一人一龟,是怎么认识的呢?实在有点让人想不通。

    潘胜好奇地说道:“你认识大龟呀?”

    “认识......它是小金......”叶玲珑感慨地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的身子都有点颤抖。

    房间内进来这么多位,孙昭奕一直都没有出声。大家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金鳞龟和叶玲珑的身上,倒是忘记马上打招呼了。

    好在欧阳艳艳的反应比较快,随即说道:“拜见师父。”

    “太师叔。”张禹也跟着说道。

    “师父,我回来了。”潘胜这才反应过来,没给师父见礼呢。

    “很好。这次的历练,想来也让你们获益良多。”孙昭奕慈和地说道。

    听到孙昭奕的声音,叶玲珑知道,这位就是儿子的师父了。

    她忙转头观瞧,一看孙昭奕的样子,便能确定,绝对是高人。她往下金鳞龟的脖子,起身来到炕前,恭敬地说道:“叶玲珑给道长见礼,道谢道长对小儿的教诲,大恩大德,刻骨铭心,绝不敢忘。”

    叶玲珑对孙昭奕的称呼是道长,因为在她看来,孙昭奕的修为或许在她之上,确切的说,肯定在她之上。可若是比起年纪,那肯定差得远。

    “客气了,潘胜与我无当道观有缘,既是有缘之人,有一心向道,我自然要成全与他。你是潘胜的母亲,看得出来,你还认识金鳞龟,不知道你和它有何渊源。”孙昭奕心平气和地说道。

    “这......”叶玲珑迟疑了一下,说道:“金鳞龟乃是本门之物,我早年丧命,已然埋于黄土。醒来之后,时过境迁,以前的一切,都不知去向。”

    她认了金鳞
超级写轮眼无弹窗
龟是她门派的东西,却没有报出门派的名字,显然是有难言之隐。

    孙昭奕微微点头,说道:“你既然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强人所难。你来到无当道观,母子团聚,又与金鳞龟相逢,不知对日后有何看法。”

    “实不相瞒......”叶玲珑真诚地说道:“我受张道长点化,愿改过自新,留在无当道观潜心修道,不知您的意下如何......”

    “自然欢迎之至。”孙昭奕微微一笑,说道:“潘胜,你母亲显然有伤在身,带她前去休息,就住你隔壁的房间好了。”

    “是,师父......”潘胜立刻答应,不过这孩子也实在,旋即想到一事,说道:“那个房间,不是我爷爷的么......”

    一听这话,叶玲珑的身子又是一颤。

    “你爷爷不是还没回来么,等他回来的时候再说。”孙昭奕慈祥地说道。

    “好。”潘胜点头,跟着来到母亲身边,“妈,我带你去休息。”

    “嗯。”叶玲珑点头,随即向孙昭奕、张禹、欧阳艳艳道谢告退。

    她实在不明白,孙昭奕为什么要给她安排在潘重海的房间。心中多少也有些为难,潘重海现在是不在,可一旦回来,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要知道,自己虽然不是元凶,但也是害死潘昌业的罪魁祸首之一。

    潘胜应该是不知道往事,可是潘重海呢?

    金鳞龟看她出门,竟然龟速地爬了过来,看样子,像是要跟着叶玲珑走。

    孙昭奕和张禹都没拦它,任由金鳞龟慢吞吞的爬出去。

    等到金鳞龟出门,孙昭奕说道:“阳宁子,方丈受伤不轻,你扶他上炕休息。等下去药房取回阳、吴龙草、当归......”她一口气说了十几位中药,最后补充道:“将这些三碗水熬成一碗水,过来给他服下。”

    “是,师父。”欧阳艳艳立刻照做,让扶张禹上床躺好,然后去药房取药。

    还真别说,欧阳艳艳当年不愧是生物公司的老板,跟尹雄没白混,对一些中药也知道一些,加上欧阳艳艳的点拨,已然能够上手。

    张禹的伤势不轻,欧阳艳艳自然不会耽误,等她离开,将房门关上之后,孙昭奕才看向一旁躺着的张禹,温和地说道:“宗主,怎么伤的这么重?”

    “我被雷鸣寺的方丈法江用雷霆珠打伤......差点丢了性命......”张禹喘着气说道。

    “雷霆珠......”孙昭奕迟疑了一下,跟着移动身子,伸手摸向张禹的胸口。

    胸前的道袍都被打碎了,直接就能触碰到受伤的肌肤。她的手冰凉,接触之后,张禹并不觉得疼痛,反而还有点舒服。

    孙昭奕皱了皱眉,惊讶地说道:“上次你在观里重创法海,雷鸣寺的方丈就算比法海高出项背,也不至于用雷霆珠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啊。”

    “太师叔,你还知道雷霆珠......”张禹好奇地说道。

    “佛家有雷霆之怒,这雷霆珠本就是佛家的一门法器,有何稀奇。”孙昭奕轻描淡写地说道。

    “可我当时听法江的说法,雷霆珠好像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张禹仍是纳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