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40章 包藏

第1240章 包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一听这话,也就明白,肯定是赫云帅嘴里说的那个,孟玄英请来的帮手。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孟玄英说过,他之所以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就是因为孟玄雄请雷鸣寺的和尚下的手。

    不过么,这些和尚只是帮凶,眼下孟玄雄死了,孟玄英家大业大,收买这些和尚前来助阵,也不是没有可能。何况法江都知道诅咒的事儿了,那应该就是孟玄英告诉的。

    想到这一层,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师,这可真巧,我也是孟家请来帮忙化解诅咒的。”

    好家伙,张禹还真就误会了,大和尚只是试探张禹,张禹若是不这么说,而是说来找孟玄英报仇什么的,或许已经同仇敌忾。

    当然,张禹现在已经拿定主意,自己必须得杀了这个和尚。要是和尚跟龟真人汇合,那还不得把把先给宰了。

    法江一听这话,心中暗说,原来你就是来帮孟玄英化解诅咒的。如此说来,杀死我师弟的那个人,肯定跟你是一伙的。

    一瞬间,法江也动了杀心。

    两个人虽然都有这样的想法,可想要杀掉对方,谁也没有把握。真要打起来,谁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

    最要紧的是,二人也都有忌惮,张禹担心动手的时候,龟真人冒出来。法江也担心张禹的帮手冒出来。

    当然,法江也是忌惮龟真人的,龟真人毕竟是被他给逼下来的。自己没摔死,那些人估计也都不会死,全都到了这里。

    二人各怀心事,半晌之后,张禹说道:“大师,不知你来此多久了,可有什么发现?”

    “也就刚进来罢了,没有半点发现。这里的奇门遁甲好生厉害,道友不愧是道门正宗,想来十分容易就看出端倪,走出来了吧。”法江打着哈哈说道。

    “比之大师的禅机,还是略有不如。既然大师也是刚到,那……咱们就不如一起进去瞧瞧……”张禹笑着说道。

    “正合我意。”法江也是笑道。

    两个人表面笑呵呵,联袂向前走去。

    在经过法江出来的那个房间之时,张禹特别瞧了一眼,只见里面有一具骸骨,白骨森森,也不知死了多少年,身上的衣服都烂光了。

    张禹知道,法江刚刚肯定是在里面查看尸体,故意问道:“大师,不知里面的尸体死了多久,有没有什么收获。”

    法江摇了摇头,说道:“这人应该死了很久,根本看不出年头。收获是什么也没有。”

    张禹就是这么一问,估计法江真有什么收获,也不可能说。他俩又往前走,面前的长廊不是一般的长,根本看不到头。

    先后路过的房间内,时而能够看到尸体,却没有什么收获。

    当走到第七排的房间时,里面还躺着一具尸体。二人进门观察,张禹很快发现,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点。

    “大师,你发没发现,这些人虽然成为白骨,可骸骨上却没有半点伤。而且从周边看起来,好像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张禹说道。

    “没错!”一听这话,法江点了点头,说道:“刚刚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这些人骸骨上一点伤都没有,很是古怪。如果是严重的外伤
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
而死,就算是时隔多年,也应该留下血迹。可你看这里,一点血迹也没走。”

    “那大师估计,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张禹问道。

    “怎么说呢……这里的门都是敞开的,就算找不到出路,也不至于最后把这里当作埋骨之所。”法江说道。

    “正是!大师的想法和我一样,我甚至觉得,他们当初是被困死在里的。”张禹说道。

    “可说困死在这里……”法江看了看敞开的门户,说道:“这门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木门,应该困不死人吧。”

    “我试试……”张禹掏出一张火符,抬手朝房门打开。

    “噗!”

    火球结结实实的打在门上,掀起阵阵火花。而那看似木制的房门,一点火星都没沾。

    张禹摊手一笑,说道:“大师对我的实力,应该还信得过吧。”

    他的意思明摆着,自己的火符连这木门都点不着,那这木门只怕不是一般的门了。

    “过去瞧瞧。”法江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二人来到门旁,左右两扇门,二人各推一扇,那门竟然是纹丝不动,似有万斤,又好像是固定在上面一般。

    见根本搬不动,张禹和法江互相看了一眼,均是摇头一笑。

    这看似简单的木门,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不难确定,凭着人力想要将这木门破掉,几乎是不太可能。

    也就在这一刻,张禹的心头一动。这个地方,跟无望冢实在太像了!最为要紧的是,无望冢中的机关在被人全部破开之后,好像就是这个样子,门户大开。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天一迷图有没有被人给拿走。

    看到张禹若有所思,法江说道:“张道友,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里着实有够诡异。”张禹说道。

    “我倒是觉得你先前说的没错,房间内的人,应该是被活活困死在里面的。”法江说道。

    “要是这么说,这里的门肯定能够关上,将人给困死。”张禹说道。

    “十有八九。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里有可能是一个宝藏,宝藏的总机关,搞不好已经被人给破开了。”法江试探性地说道。

    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张禹。

    张禹点头一笑,说道:“还真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话是这么说,张禹心中暗说,这大和尚是一点也不傻,同样看出了这一点。

    “那咱们继续往前,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法江说道。

    “好。”张禹答应。

    两个人出了房间,继续往前走。前面看不到尽头,索性一个一个房间的看。走了好一会,二人终于看到,在走廊的最前面,好像有一尊高大的塑像。

    只是他们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看不清楚,到底供奉的是什么。

    倒是张禹,心头又是一动,难道说这里还有开山祖师爷的塑像么。要是这样的话,开山祖师爷未免太厉害了吧,先是在海门山修建了一个无望冢,在这个地方还有!

    “咦?”就在这功夫,张禹的身边的法江突然惊奇地来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