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38章 画境

第1238章 画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赫云帅、潘胜和叶玲珑四人几乎是同时落入深渊。

    叶玲珑的手抓着潘胜的后衣襟,潘胜下坠的力道很快,叶玲珑却是身子一歪,硬是将自己的身子扭到了潘胜的下面,双臂托着潘胜的肩膀,脸上满是慈爱的柔情。

    潘胜有点发懵,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不怕死呀。

    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莫说是铁皮铁骨,就算是铁打钢铸的,也得摔散架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深谷之中,突然掀起一阵狂风,狂风的势头之大,令下坠四人的身子都改变的方向,更是身不由己的随着飘舞。

    “呼......”“呼......”“呼......”

    他们的身子,整个陷入狂风之中,这里本就黑暗,除了潘胜和叶玲珑抱在一起,能够看到对方之外,张禹和赫云帅已然是什么都看不到。

    在大自然的神威之下,人有的时候,显得是那样的渺小。此刻的张禹,颇有一种身如柳絮随风摆的感觉,任由狂风带动自己的身躯。而他自己,纵使有千般本事,在黑暗半空之中,也无法施展分毫。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禹的眼前猛地一亮。先前的黑暗消失了,在自己的下面,出现的是亭台楼宇,风景如画。不仅如此,自己的下坠的力道也不是很快,他一正身子,站了起来,缓缓地落到地上。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先前一起落下的三人,根本看不到影子。

    他四下观察,好一派楼台美景,更为奇怪的是,头顶并非一片黑暗,而是星空万里。

    “这是什么地方?”

    张禹不禁一阵好奇,实在想不到,世间还会有这般诡异的地方。

    先前在矿洞中寻找道路的时候,罗盘的红色指针就指引着断崖的方向。张禹当时也认为,这个地方必然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现在不慎掉了下来,还真是别有洞天。

    “咦?”蓦地里,张禹忽然发现,这个地方好像有点眼熟,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意味。

    “我在哪见到过这个地方......”张禹沉吟一声,一下子反应过来,“画!那幅画!天一迷图......对,一点没错......胭脂山,天星翠阁......”

    画中本就诡异,一半是穷山恶水,一半是亭台楼宇,星空闪烁。

    张禹根本不认识,世上会有这样的地方,可现在他终于见识到了。

    确定了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张禹跟着又替潘胜担心起来,自己带着师叔前来,可没出什么事。

    “师叔!师叔!师叔......”张禹随即大声喊了起来,喊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半点回音。

    他跟着用心眼感受,自己的周边没有半点动静,仿佛根本就不存在活着的生物。

    “一起掉下来的,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张禹暗自嘀咕,跟着掏出罗盘,咬破舌尖,朝上面喷了一口血雾。

    “哗啦啦......哗啦啦......”

    指针不停地转动起来,却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这一幕,跟张禹在无望冢中的遭遇几乎是一
全球废品王全文阅读
模一样。

    张禹暗吃一惊,看来天一迷图所指的地方,果然古怪。

    他的心神跟着一动,“天一迷图......难道说,这个地方也藏有天一迷图......”

    天一迷图到底有什么用,张禹都没看出来,自己得到过一份,研究了半天,跟一幅普通的图画没什么区别。

    张禹甚至都在好奇,华雨浓和黑手套,乃至岛国人,拼死拼活的找这东西,到底图些什么。

    他对天一迷图没有半点兴趣,只希望赶紧找到潘胜,安全的离开这里。

    张禹向前走去,放眼看去,周边倒是美轮美奂,可是一眼望不到边际,仿佛哪里都是亭台楼阁。

    人不停地走着,走了半天,所过之处是那样的相似。假山、亭台、水榭,假山、亭台、水榭,假山、亭台、水榭......

    走了能有二十小时,张禹停下脚步,他现在发现不对劲了。

    这里不是普通的亭台美景,应该是一个阵法。张禹咬破右手食指,在左掌掌心上写了个雷字,跟着一掌朝旁边的假山劈去。

    “轰隆隆......”

    电闪雷鸣,一道闪电过后,那假山之上只是掉下来几个石头渣。其坚硬程度,简直无法想象。

    张禹走近看了一眼,暗自咂舌,想要凭雷法打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这个假山为目标,张禹算是留下一个几号,他又往前走,穿过亭台,走过水榭,再次来到一片假山之前。

    张禹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查看假山,这一瞧可好,让他的心头登时一颤。

    原来,在这假山之上,赫然留着一个缺口,甚至在地上,还有先前掉下来的石头渣。

    “这......”张禹皱了皱眉,赶紧前后左右的观望。

    放眼全都是数不清的亭台楼阁,自己好像置身其中。这种感觉,隐然应了一句话——望山跑死马。

    在苍青岭的时候,那个和尚摆的阵法,跟面前这个,有点相似,不管怎么走,都会回到包公祠。可张禹明白,这两个阵法其实是两门子。

    张禹能够断定,这里是一个困阵,而且是一个很厉害的困阵。阵法分很多种,还能够进行阵法叠加。自己身处这个,应该没有经过阵法的叠加,就是一个单纯的困阵。

    能把困阵布置到这种境界,已然是登峰造极。

    观察了一会,张禹不再拘泥于只是往前走,他开始往左边走,后者是往后走,疑惑是往右边走。他走的很慢,主要是了解这里的布局。

    渐渐,张禹终于看清了一切。周边看似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布局方面,有着不同。

    好像最先走着的那条路,分别是假山、亭台、水榭,而在左侧,对应的顺序则是亭台、水榭、假山,相同的平行位置,右侧则是水榭、假山、亭台。

    张禹在中间那处假山上留有记号,左边的那个没有,右边的那个也没有。如果继续往旁边的亭台风景中走,只要留心观察,每三段都是这一种布局。甚至同样能够找到张禹留下的标记。

    这一下,张禹的脸上露出笑容,他知道怎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