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19章 一条路

第1219章 一条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指了指殷赛凤的墓碑,说道:“她的坟冢就带有诅咒,算是诅咒的半个源头,正常来说,在这里应该也可以将诅咒扼杀。只是之前有高手镇压了诅咒,好像在今天,又有高手出现,破掉了这里的禁制,令诅咒彻底爆发。所以,想要在这里化解诅咒,已然没有可能。”

    “原来是这样……那……”孟玄英直个皱眉。

    眼下的他,只能依仗张禹,张禹没有办法,他也有点没了章法。

    “孟爷爷,为今之计,怕是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按照我说的,找到诅咒真正的源头。当年的那些人,也只有您一个人认识,你们孟家家大业大,消息面肯定也广,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端倪也说不定。”张禹看着孟玄英说道。

    “既然只有这么一个办法,那我也只能联系一下以前认识的朋友。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是否健在了……唉……”孟玄英说到最后,又是惆怅的摇头叹息。

    又是植物人,又是老年痴呆,可以说孟玄英这么多年来,一直属于记忆空白阶段。

    突然的苏醒,虽然是福,但终究也脱离了时代很久。

    孟星儿就在一旁听着,所有的一切,她都了然于胸。孟星儿这时说道:“爷爷,我的情况您也知道,你看我还能嫁人吗?”

    “这个……”孟玄英皱了皱眉,接着说道:“正常来说,是不能的……但是张禹不是也说了么,有可能彻底化解诅咒……”

    “就算化解了,我也不嫁!”孟星儿倔强地说道。

    “你不嫁人,你想干什么?难道当尼姑啊?”孟玄英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拿出了长辈的派头,“我已经公开表示跟戚家联姻,你若是不嫁,岂不是让我食言而肥!那时候,你让咱们孟家的脸面往哪搁?”

    “那就现在嫁了吧,还等着什么诅咒解除呀……反正张禹听我的,你要是让我嫁人,那我就让他不帮忙解除诅咒了……”孟星儿说着,得意地看向张禹,“你说是吧?”

    “呵呵……”张禹干笑一声,“反正你说的算……”

    孟玄英扫了二人一眼,皱眉说道:“瞎胡闹!星儿,你要知道,你母亲和你婶子,现在可都处在危险期呢,难道你要让她们死?”

    这话还真管用,孟星儿急忙说道:“张禹,你看这怎么办……”

    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为今之计,只怕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我倒是能够暂时令你母亲和你婶子苏醒,但这也只是暂时化解诅咒,不能说是完全化解。要想不再受到诅咒的袭扰,再没有找到诅咒源头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结束婚姻关系。”

    “啊……”孟星儿皱了皱眉,旋即倔强地说道:“这事我也没有办法了……反正这事也挺难的,但是你想找张禹帮忙化解诅咒,那就不能让我再嫁人……”

    “你……”孟玄英气的够呛,沉吟片刻,他才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

    孟家这么多口子呢,另外孟晨纲还有个儿子,总不能说都不管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孟星儿马上跑到张禹的身边,一把抓住张禹的胳膊,撅起小嘴说道:“我爷爷答应了,不让我再嫁人,你也听到了。”

    张禹耸了耸肩膀,只是一笑。


最强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孟玄英看了二人一眼,摇头说道:“我答应你不假,可想要找到那个人埋在什么地方,谈何容易。好了,咱们下山吧,我得尽快找一些老朋友好好打听一下。”

    三人下山,在山脚有车等着,张禹这次也不步行,乘车回去。

    来到孟家祠堂,眼下孟家的人多数都在院里院外站着,一个个议论纷纷。

    主要研究的还是诅咒,孟星儿为什么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孟家这些天先后出事,不会是跟这个什么诅咒有关系吧。

    孟玄英和张禹、孟星儿回来,不少人凑了上去,询问老爷子上哪去了,没什么事吧。孟玄英没有多做解释,让大伙先散了,另外让人送戚武耀回去,联姻的事情,日后再说,家里出了事,这个时候不便研究。

    老爷子负责处理面子上的事务,他辈分高,大伙没有二话。张禹和孟星儿则是上楼,去给孟星儿的母亲和婶子看病。

    用张禹的说法,治好之后,不能跟丈夫见面,单独找地方养着,以防不测。自己也没有时间天天盯着人家两口子。

    对于驱除厄运,张禹经验丰富,当然是手到擒来。

    孟晨缘和孟晨纲则是满腹狐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俩倒是想跟张禹打听打听,张禹的回答很简单,找你们爹去。

    孟玄英也把善后的事情给处理好了,他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儿子,只叫儿子不要多管,稳定家里的局面要紧。孟老爷子留张禹一起吃饭,还打算留张禹暂时住在孟家。

    张禹可没闲心留在这里,吃了午饭,便行告辞,他还得去见潘老爷子呢。

    一路返回假日酒店,在套房中,张禹见到潘重海。潘老爷子正在喝茶,看他回来,马上招呼他过来坐,跟着说道:“小禹,孟家请你去参加家族大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要给我个眼罩看。”张禹在老爷子旁边坐下,拿起茶杯,先灌了两口茶。

    “给你眼罩看,怎么说呢?”潘重海好奇地问道。

    “孟家要和戚家联姻,请我到场,还不就是给我点颜色看么。”张禹也不糊涂,若非后来发生的变故,孟家的这次家族大会,无外乎就是两件事,一是孟玄英重新执掌家族大权,二是孟家和戚家联姻。这本来跟张禹没啥关系,请他去的目的,自然昭然若揭。

    “那后来呢?”潘重海又问道。

    “后来......先别说后来了,孟家今天的热闹,着实不少。”张禹笑道。

    “说说看。”潘重海更加好奇起来。

    “孟玄英您老一定知道吧。”张禹说道。

    “当然。”潘重海点头。

    “他原本是植物人,醒来之后成了老年痴呆。今天人就好了,而且抛头露面,跟二房夺权,原本是想要重新夺回家主的位置,最后经过妥协,成为了家族的长老,实际掌握了家族的权力。”张禹说道。

    “他......你是说......他的老年痴呆好了......”潘重海诧道。

    “没错。”张禹点头。

    “这康复的时间,似乎挺巧。”潘重海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不是一般的巧。除了这个,孟家还有别的事。”张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