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天神诀 > 第269章 满是套路

第269章 满是套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剑冢不断降临大地之际,整个天空之镜都受到一种莫名力量的影响,剧烈的震颤声在镜地的每一处响起。

    杨青玄也察觉到了,平湖上的水纹剧烈的波动起来,像是要崩塌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青玄不解,但却万分警惕,整个人一跃而起,踩在一柄剑上,冷冷的注视着四周变化。

    ……

    “这是……”

    在镜地的某处,同样的震动传来,平湖上的水波荡出无数涟漪,夹杂着金色在内,一片浮光跃金。

    巫绮月安然无恙的站在平湖上,转头望向“震源”的方位,轻笑道:“果然,天空之镜被压制了吗?”

    “什么?!”

    莫金锋脸色骤变,大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青玄的武魂压制了天空之镜?不,不可能,绝无可能!”

    他抬起头来,双眸一下化作赤红,向震源的方向望去。

    巫绮月嫣然一笑,右手掐诀,抬起手来,一朵金花自掌心飞入天空,随后自我复制,化成八朵,一下绽放开来,如烈日临空,射出无边金辉,刺人眼目。

    “该死!”

    莫金锋双眼被那金芒一刺,只觉眼底一阵热辣无比,目之所及,竟是一片虚无。

    他立即闭上双眼,寒声道:“我终于明白了,你来我这捣乱,就是怕我窥视杨青玄的功法和武魂!满满的都是套路啊!”

    巫绮月笑道:“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莫金锋闭着双眼,怒道:“你这丫头片子,彻底激怒我了,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

    巫绮月讶然一笑,脚下飞离平湖,悬在空中,淡笑道:“我既然敢来,自然是有把握离开的。”

    莫金锋寒声道:“就算这次你能替杨青玄瞒过去,下次呢?难道你瞒的了一世吗?”

    巫绮月道:“金锋大人尝试着融合天空之镜,有许多年了吧?据我了解,这个时候是无法离开镜地的,否则就前功尽弃。我不会再让杨青玄来这了。”

    莫金锋脸色沉了下来,道:“大半年前,天琮学院上空出现过一道可怕的武魂威压,莫非就是杨青玄的?”

    巫绮月脸色微变,眼底掠过惊色,当初那一道武意念头下,直接碾碎了她的青眼,受伤不浅。

    她摇头道:“这就是误会了,当初那事与杨青玄无关。”

    “我明白了。”

    莫金锋平静的说道,双眼突然睁了开来,狞笑道:“学院里出了这么几个有趣的学生,我真的很感兴趣呢。你也知道我暂时不能离开镜地,所以……你就留下来吧!”

    他五指一捻,平湖瞬间炸开,水光四溅下,当中浮现出一个漩涡,万道水箭从其内激-射出来。

    巫绮月笑意不减,青葱玉指一掐,一张金色的符文夹在指间,轻轻飘落下去。

    “咫尺天涯!”

    那符纸于身前猛然燃烧起来,盛大的金芒从中暴涨而现,巫绮月身上亦是绽放起一片金光,万箭穿身而过,却只是虚影,无一射中。

    巫绮月的身影在金芒下慢慢消失,淡笑道:“杨青玄的武魂,金锋大人还是少好奇为好,安安心心的在这镜地融合武魂吧,还有,这镜地再不收起的话,就要崩塌了
晚清之乱臣贼子帖吧
。”

    说罢,整个身影完全消失不见。

    莫金锋的脸孔阴沉了下来,在镜地这么多年,从来没吃过今日的亏,竟然被一个学生摆了一道,而且还是个女子。

    他正生着闷气,猛然一惊,整个镜地都开始震颤起来,平湖内不断有水波炸起。

    “果然要塌陷了!杨青玄的武魂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金锋又惊又怒,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但却又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

    他大手一挥,喝道:“万镜归元。”

    随即双手结印,置于胸前,万道符文从中飞出,若金光化蝶,落于湖面之上,瞬间溶于水中。

    整个天空和平湖,像一件水光凝聚的外衣,往他身上迅速收拢起来。

    在镜地内修练的无数学生,忽然受到空间的挤压,一个个身心震荡,口中喷出血来,身子被弹射出去。

    只见大殿上方,空间恍恍惚惚,不时有学生被喷出来,惊恐的大叫着,往四面八方射去。

    “怎么回事?老子正要突破了,该死!”

    “又碰到镜地闹情绪,我日-你老母!”

    “老子刚入定,你妹……”

    各种抱怨声四起,一道道人影从上空飞出去,煞是壮观。

    杨青玄也受到影响,发现镜地陡然消失,身躯受到空间之力的猛烈冲撞,就被震了出去。

    好在他肉身强横,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闷,一口气压入体内,难受了一阵,就没事了。

    身躯在空中转了几圈,然后轻轻落在地上。

    从镜地内震出来的学生,竟有上千人之多,全是面色苍白,多少受了点伤。

    “怎么回事,这是今年第三次了。”

    不远处,一名学生满脸的疑惑,自语道:“以往三年也不会有一次,莫非镜地出问题了?”

    杨青玄问道:“这位同学,我新来的,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那学生看了他一眼,道:“镜地是一处独立空间,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当稳定性遭受破坏的时候,就会将所有学生弹出来,否则置身其内,难保安全。”

    “原来是这样。”

    杨青玄无语道:“我第一次刚进去,就碰到这种问题,可以去下注了。”

    那学生闻言,打量了他几下,嗤笑道:“你也够倒霉的。”说罢,便转身而去,声音远远传来,道:“走吧,几天内都不会恢复了。”

    果然,不久后殿内就传来声音,道:“镜地修整十天,十天后再来。”

    “妈-的,真倒霉!”

    四周全是咒骂声,很快就有大量人影飞起,往远处而去。

    杨青玄也正待离开,忽然一道冰冷的杀意传来,令他心中一窒,万分警觉,停下了脚步。

    “垃圾,你居然能考入内院,还踏入了真武境,真让我另眼相看啊。”

    一股天生的优越感,随着那冷冰的语气传来。

    在十余丈外的地方,左珩负剑而立,棱角分明的脸上,如罩寒霜。

    “切。”

    杨青玄冷笑一声,转过身来,问道:“你是谁?”

    “你……!”

    左珩瞬间暴怒,庞大的气势从身上散开,脚下刮起旋风,飞沙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