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天神诀 > 第259章 投鼠忌器

第259章 投鼠忌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

    杨青玄两行鼻血流了下来,脑子有些懵了,怔怔道:“这,这是……”

    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

    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

    菁菁含羞道:“你……看我如何……可喜欢?”

    杨青玄脸色变得肃然起来,眉宇间闪过一丝愠怒,右掌往地上一拍,那退却的裙子飞起,一下将菁菁裹住。

    再随手一抓,扯来一根红绳,将菁菁绑住,免得她再脱衣服。

    菁菁又急又羞,眼中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杨青玄坐在桌前,自斟了一杯茶,一饮而尽,淡然道:“说吧,为什么这样。”

    菁菁的大眼睛里噙着眼泪,抽泣道:“不为什么,难道我不好看,你不喜欢我吗?”

    杨青玄自顾自的喝着茶,道:“你要不说实话,那我走啦。”

    “别!”

    菁菁急喊一声,道:“我就是想当你老婆,好好服侍你。”

    杨青玄站起身来,转身便要走。

    “呜呜。”

    菁菁一下哭了起来,眼泪如珠帘落下,身子坐在地上,哭道:“不要走,你别走,帮帮我,呜呜。”

    杨青玄转身,将她扶在凳子上,给了她倒了一杯热茶,道:“先喝口茶压压惊,再慢慢说。”

    菁菁看着那澄碧的香茶,两颊红的厉害,声若细蚊,娇羞道:“这茶……我不喝……我放了合欢散在里面……”

    杨青玄:“……”

    顿时感到一股诡异的热量在丹田处散开,身体一下就燥热起来,下面直支起了老高的帐篷。

    菁菁更是羞的两耳通红,道:“你……你……好大……”

    杨青玄毕竟各种状况都见过,在惊愕了瞬间后,就往自己手上的阳谷穴点去,渗出鲜艳的血珠来,让泄火和药力随着经脉运转,逼至手腕处,随着血液拍了出去。

    菁菁慢慢的将身子贴了过来,柔声道:“何必这样辛苦的抵挡……不如……不如……”

    她吐气如兰,幽幽的处子清香扑来。

    杨青玄脸色大变,几乎要心神失守,惊骇之下急忙以指为剑,点在自己的中渎穴、上巨穴、紫宫穴,破出几个轻微的血洞。

    刺痛传遍全身,这才一下惊醒过来,猛地运转心法,将药力飞逼出体内,邪火才慢慢压制了下去。

    杨青玄转过头,看着菁菁那迷离的眼神,淡然道:“坐好来。”

    菁菁一惊,收起了那饱含春色的目光,娇羞的低下头,坐正了身子,用难以听见的声音嘟囔道:“你不是男人。”

    杨青玄淡淡说道:“我是男人,但你不是女人,你还只是个小孩子。”

    菁菁急辩道:“谁说的,我已经是女人了!”

    杨青玄道:“我不想跟你辩驳这个话题,有什么事赶紧说罢。”

    菁菁一下泄了气,她将身子裹紧了些,道:“求求你救救我爹爹,前几日端阳国传来消息,说要将我爹爹处斩。晋王令人照会了端阳国使者,进行了多次沟通,都无果。”

    说到这,更是声泪俱下,大声哭了起来。

    杨青玄道:“此
风是叶的涟漪全文阅读
事乃端阳国内政,就连晋王都没办法,我有什么办法能救你爹?”

    菁菁满脸泪痕,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她满脸哀色,眼泪接连着滚落下来,楚楚可怜。

    杨青玄眉头一皱,道:“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菁菁眼中掠过一丝慌乱,急忙摇头,道:“没人,是我自己来找你的。苍南国我人生地不熟的,除了你之外,也不认识什么人。”

    杨青玄叹道:“若是你不愿对我坦白,我如何又能帮你呢?”

    菁菁呆了一下,满脸的凄凉,承认道:“是幽夜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肯定有办法,只是未必会肯帮我。”

    “幽夜……”

    杨青玄眉宇一蹙,轻声道:“所以你就打算献身了?”

    菁菁脸一红,哭道:“我除了自己,再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你了。杨青玄,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爹爹。”

    她跪了下来,拼命磕头。

    杨青玄急忙将她扶起,道:“上官海棠可有说何时杀你爹爹?”

    菁菁哭道:“下月初,只剩下十天了,呜呜。”

    “十天?”

    杨青玄皱起眉来,十天时间太仓促了,道:“晋王可有什么法子?”

    菁菁摇头道:“什么法子都想过了,晋王现在也一筹莫展。”

    杨青玄道:“你母亲和温温呢?”

    菁菁哽咽道:“我娘几天前就昏过去了,到现在还没醒,姐姐一直跪在晋王府内,恳求晋王。”

    杨青玄道:“并非晋王不救,而是他也没办法,除非出兵端阳国,但这兹事体大,皇帝是绝不会同意的。要救你爹爹并不简单,但暂时保住他的性命还是非常简单的。”

    “啊?”

    菁菁呆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忙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救我爹爹非常简单?!”

    这个难题,晋王府内所有谋士智囊都毫无办法,包括幽夜在内的势力,也想不出任何头绪来。

    除非去端阳国劫人,但风险太大,没有人会愿意为了她们母女去冒如此大的风险。

    所以上官菁菁其实并不抱太大期望的,只是能有一线希望,她就想要去一试。

    杨青玄点了点头,道:“你让晋王给上官海棠传书,就说是我说的,如果他杀了你爹爹,我就把丁远砍了。”

    “啊?”

    菁菁再次愣住了,怔怔道:“砍……砍丁远大人……?”

    杨青玄淡淡一笑,道:“自然不是真砍,吓吓他而已。我就不信,他敢拿丁远先生的命来冒险。”

    与丁远一战后,杨青玄对他产生了不少敬意,称呼也变成了“先生”。

    看着菁菁呆滞的样子,杨青玄继续说道:“放心吧,上官海棠投鼠忌器,是绝不敢动你爹爹的。若是丁远因他的行为而死,他这个皇储的身份就必然保不住了,整个浩然学院都会要了他的命。”

    菁菁大喜,随即掩嘴而哭,呜咽道:“谢谢,谢谢!”

    她猛地飞掠过来,轻轻跃起,在杨青玄脸上亲了一下,便飞似的跑了出去,高声道:“我去告诉晋王这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