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437章 天榜第一

第437章 天榜第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眼看直接拜访李文信是不成的了,邓忆只好采用迂回战术,先找李博翰,只要进了李家门,剩下的都好说了。

    “看少侠的样子,不进去是不肯罢休的了。行,还请少侠稍等,我这就去通报。”左边的门房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去。

    李文信一般人见不到,但李博翰就不同了,档次低无数倍,而且邓忆是以故人的身份拜访,两个门房实在没有理由再拦着了。

    如果李博翰不见此人,那么他们再将此人轰走,没人可以说什么,但是如果这人真是七少的故人,他们擅自将他拒之门外,那问题可就大了,是严重的失职,后果非常严重。

    李家的门房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可是关系到李家的脸面。

    大约一炷香后,门房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一个人,老远就大声说道:“哎呀,原来是邓兄,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邓忆拱了拱手,回礼道:“李兄风采更胜往昔,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啊,可喜可贺。”

    李博翰热情的凑上来,搂着邓忆的肩膀,说道:“和邓兄比起来那是差远了,邓兄就别再埋汰我了。”

    两人也就见过一回,就是在茶棚同桌坐了一会,然后还偷偷跟了一路,中途两人走过一招,但是李博翰对邓忆的印象太深刻了,一直神往,时常后悔当初没有抓住机会,好好结交这个朋友。

    突然听说邓忆来拜访自己,李博翰兴奋得不得了,那热情,简直就跟见了亲兄弟一样,搞得邓忆都一愣一愣的。

    “这货难道是自来熟?”邓忆忍不住想道,嘴上却说:“李兄,说实话这次来主要不是找你的。”

    “邓兄还有别的事?邓兄尽管开口,但凡我李某能帮上的绝不推辞。”李博翰拍着胸脯说道,就差为邓忆两肋插刀了。

    “其实我是来找你爷爷李文信前辈的。”

    “哦?找我爷爷做什么?”李博翰收起笑容,脸上不禁露出疑惑。

    “我是来挑战李文信前辈的。”

    邓忆语出惊人,李博翰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了:“我没听错吧?你说要挑战我爷爷李文信?”

    “是啊。”邓忆理所当然的的点头。

    “不是……”李博翰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到邓忆满脸认真的样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是认真的?”

    “当然,难道还能开这种玩笑?”

    “那邓兄的意思是要我引见?”李博翰现在终于明白邓忆为什么突然来找自己了,不过这原因未免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李兄能够引见,能少了许多麻烦。”邓忆说道,挑战李文信有很多种方法,一是让龙雲出面,李文信必定会给这个面子,毕竟龙雲也是天榜高手,而且是第三。

    但是如果让龙雲知道自己要挑战李文信,那她绝对会阻止自己,因为太危险了,李家飞刀能发不能收,只分生死,不做较量,这是天下共知的事情。

    还有
武侠世界小龙套最新章节
就是邓忆直接从李家下面开始,一路挑战上去,但是这样做会让李家难堪,不利于双方的关系。而且这个过程势必会造成自己精力耗损,对战李文信恐怕更加凶多吉少。

    当然,还有许多其它的方法,但都不及让李博翰引见来得简单。

    “好吧,我试试,邓兄请跟我来。”有李博翰的引导,一路畅通无阻,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两人才来到一个幽静的院落前。

    这个内院不算大,大约也就比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大些,门口没有安排侍候的下人,想来李文信也不是一个讲究排场和享受的人,应该是一个十分纯粹的武道中人。

    “这就是我爷爷的居所,我先进去给爷爷请安,请邓兄稍等。”李博翰交代了一句,正准备上前敲门,只是手抬到一半,门就已经自动打开了。

    里面传来一个如沐春风的声音:“有道友拜访,幸事!博翰还不带这位道友进来。”

    李博翰整个人都愣住了,僵在那儿半响没回过神来:“天啊!爷爷居然称邓兄为道友,这……这……这怎么可能!”

    放眼整个九州武林,能被李文信称道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天榜排名第二的道尊。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竟然就是自己带来的邓忆。李博翰呆若木鸡,连李文信的吩咐都没听到。

    李博翰傻了,邓忆可没傻,随着离李文信越来越近,他的气机也在节节攀升,虽然收束在体内没有爆发出来,但是逃不过李文信的感知,毕竟邓忆的气机就是针对他的。

    所以邓忆刚到门口,李文信就主动隔空开门,并起身迎了出来。而李翰博则一无所知,完全没有感觉到两人已经在进行气机交锋了。

    直至邓忆从李博翰面前走过,进到了院内,他才惊醒过来,赶紧跟了上去,拜见道:“孙儿拜见爷爷。”

    “嗯。”李文信这时也从房间里跨步而出,先冲李博翰点了点头,然后注视着邓忆,说道:“道友不先自我介绍一下么?”

    “晚辈邓忆,拜见李前辈。”邓忆恭敬一拜。

    初见李文信,邓忆脑海中只闪出两个字,那就是“惊艳”,很帅,儒雅,出尘,宛若神仙中人,没有威严和霸气,让人忍不住亲近信服,这种看似平易近人的气质让邓忆折服。

    “邓道友客气了,我辈之间只讲道行,不讲辈分,若是不介意直呼李某一声道友即可。”李文信拱手躬身回礼,潇洒自然,丝毫没有前辈高人的做派。

    “那好。”邓忆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当即再次见礼道:“见过李道友。”

    “想必道友这次前来是要探讨武道的。”李文信也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直入主题道:“但我李家飞刀只分生死,不适合切磋,这一点想必道友定有耳闻。”

    “正是,但……”

    李文信抬手止住了邓忆的话,说道:“道友请听我把话说完。既然来了,不见识一下我李家飞刀,想必道友必定会心有不甘。”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