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79章 天下将乱

第379章 天下将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吧,你们选择怎么个死法?”

    邓忆语气平淡,就好像是在拉家常一般。可在寒国玩家听来,这就是锥心刺骨的藐视,是赤裸裸的讽刺,完全将他们视作蝼蚁。

    一个个气得浑身哆嗦,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师父霸气!”管平翘起大拇指,被师父的霸气折服。

    羞辱人其实不一定需要什么犀利的言辞,有时越是简单,越让人受不了。废了一个李在熙,如果可以邓忆不介意多废掉几个。

    “混蛋,去死!”

    在寒国玩家中,他们哪一个不是人上人,哪一个不是受人敬仰的顶级存在,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自命不凡。

    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即就有人忍不住怒喝一声,拔剑向邓忆杀来。

    “哼!”

    然而现实的残酷,超乎想象。邓忆一声冷哼,那人便跪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几个寒国顶级玩家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好!师父威武!”管平激动得拍手叫好。见过威风的,但没见过这么威风的,只盼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如师父这般。

    “李在熙,你与他交过手,有什么好办法吗?”催智善病急乱投医,对李在熙传音问道。

    “除非我们有神兵在手,否则我们想伤他都难,没希望的,还是想办法脱身吧。”李在熙绝望道。

    “你告诉我怎么脱身?你的速度难道比他哼几声还快?”

    催智善对邓忆有过无数研究,设想过无数应对方法,可真当面对这个神一般存在的人时,除了束手无策还是束手无策,找不到任何希望。

    但是不管如何,总要有骨气有尊严,不能让敌人看遍了,这是催智善绝望中的唯一念想。

    “一起上,杀!”

    大喝一声,催智善当先动手,除了李在熙,其他四人也是义无反顾,悲壮至极的跟在身后。

    双手枕着头,邓忆依然轻松暇意的躺在树杈上,只是轻吐两个字:“跪下!”

    五个悲壮冲锋的身影应声而止,扑通一下就直接跪倒四个,唯独身为入圣强者的催智善扶着树干勉强站立。

    区区五个人,邓忆的音波力量集中起来根本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若不是无心杀他们,刚才他们已经死了。

    邓忆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音波伤人的法门了,真是装逼耍酷的必备良器。只要再推演完善一些,就能赶得上天琴决了,邓忆暗自下定决心要把这功夫研究透彻。

    “不错,虽然是针对他们的,但你能伤而不倒也是不错了。”邓忆毫不吝啬的赞道。

    “邓忆,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太过分了。”邓忆不夸还好,这一夸反而把催智善气得吐血。这哪是在夸人,分明是在打脸嘛。

    “你这是要去哪儿?也给我跪下。”邓忆一声轻喝,李在熙喷出一口鲜血,双腿一软,也跟着跪下了。

    原来这货不仅没有跟着其他几人一起动手,反而还想趁机逃跑。面对邓忆越来越诡异强大的手段,他已经被吓破了胆。

    “过分吗?或许你们会觉得从本尊胯下钻过,然后本尊再撒泡尿在你们脸上,拍下来传到论坛上一点都不过分。”邓忆跳下树杈,走到催智善身边,讥讽道。

    “冤有头债有主,那几个该死的混蛋犯下的错,你没道理迁怒我整个寒国。”旧事重提,催智善明白邓忆的意思,争辩道。

    “这事也不能怪我,怪就怪你们政府没有一个正确的认错态度。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的认错态度真不重要,因为本尊心胸狭隘,瑕疵必报!”

    自黑自讽,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邓忆的回答让催智善彻底沉默了。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如邓忆这般我行我素,超脱世俗眼光的绝世强者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因为你除了用超越他的绝对力量碾压他之外,任何世俗的手段都没有用。

    超越!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让全世界都绝望。

    催智善闭目,深吸一口气,似是自言自语:“不管你在前方有多远,但终有一天会被追上!”

    “你可以走了。”邓忆随手弹出一片树叶,没入他的额头。

    此人的意志比李在熙坚定了不知多少倍,羞辱不一定能让他颓废,反而有可能让他发奋图强,扶摇直上,所以还是直接杀了比较好。

    “师父,您怎么能那么说自己呢,您明明心怀宽广,能容他人所不能容。您怎么能把自己说得跟一个小人似的,徒儿不喜欢听。”

    面对邓忆的自黑,管平却是不乐意了,师父崇高的形象岂能有丝毫玷污!

    “小孩子不懂事,一边玩去。”邓忆解释不清,也懒得解释。

    “师父,他们几个怎么办?”指了指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几人,管平跃跃欲试的问道。

    “让他们跪着,直到这场荣誉之战结束。”

    “好,这法子好!”管平立即拍手称快,她本是想亲自动手再收拾他们一番的。

    “邓忆,你特么不得好死,我诅咒……”

    一听要跪到荣誉之战结束,几人顿时慌了神,这要是被其他人看见,岂不把老脸丢到家了,以后哪还有脸面出来见人?顿时纷纷破口大骂,只求能被赏个痛快。

    但是邓忆岂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几道指气弹出,封住了他们的周身穴道,别说骂人了,他们就是想眨一下眼睛都不行。

    “清静了。走,回树上休息。”邓忆带着管平,继续在树上打坐休息,等待荣誉之战的结束。

    三天后,华国对寒国的荣誉之战终于结束,毫无疑问是华国取胜,寒国战败,华国又增添了1点国运,总数达到113点之多,位列国运榜首位。

    依兰108点位列第二,俄国105点位列第三,米国本来与俄国并列第三,结果被邓忆刷了下来,以104点并列第四,前十名都是104点。

    解决了寒国,邓忆又接连对倭国和越兰发起了荣誉之战,并大显神威,将他们狠狠的虐了一回,打得他们哑
三国演业笔趣阁
口无言,不敢在论坛上吱声。

    转眼五个月时间过去,邓忆正式封王,同时封陆依娜为王后。

    秉承一贯低调的原则,邓忆只邀请了一些关系比较好的势力前来观礼,比如兴海盟、海沙岛、以及曾一起谈武论道的势力。

    但是邓忆封王的消息依然像风一样迅速传播开来,无论是原住民势力还是玩家,无不大惊。

    “封王需要什么条件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简单,邓掌门再次领先世界,再次甩开了全世界一大步,用事实证明了逍遥的实力。

    相信在未来五十到一百年内,估计都不会有第二个封王的玩家。

    这同时也是一个信号,一个预示神明苏醒的信号。从最近的几个月的行动不难看出,邓掌门已经开始对数年前的刺杀展开报复了。

    不禁有些期待,神之怒火将会烧到什么程度。”百事通在自己的专区发表了这样一段话,引起了无数共鸣和吐槽。

    共鸣是觉得他的分析有道理,吐槽是怪他不该幸灾乐祸,尤其以米国、寒国、倭国、越兰四国玩家骂的最凶。

    正当大家都在为邓忆封王吵得不可开交时,米国玩家突然发布了一则公告:

    对于那个人,我从不否认他的强大和能力,但一直觉得“神”这个称谓有些夸大其词,直至有幸参加了那次荣誉之战,我才明白那个人被比喻为“神”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不管是我们米国,还是倭国和越兰,都对那次荣誉之战忌讳莫深,始终没有人愿意提及交战的过程。

    其实我也不愿意回想那样的场景,因为实在太震撼,也太让人毛骨悚然,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跟大家说说。

    一千比一,这是一个可笑的数字。

    当我们一千个人面对着那一个人的时候,怒火在胸中燃烧,都觉得那是对我们莫大的羞辱。

    直至那人一声暴喝,我们瞬间躺下九成以上,再接着一拳下来我们全军覆没时,我突然明白那人不是在羞辱我们,而是本就该如此。

    我现在别的什么都不想,只想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脑子进屎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个人?

    我实在想不出,我们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又拿什么去面对那位“神”的怒火?

    我最后只想说一句,你们已经老了,你们已经不再适应这个新的时代了,你们真的该退下来了!

    这则公告继邓忆封王的消息后,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一是震惊邓忆的实力。

    本以为邓忆独战一千人经历了一番惨烈的厮杀,没想到事实完全相反,根本就是碾压式的单方屠杀。

    二是震惊最后几句话:你们已经老了,你们已经不再适应这个新的时代了,你们真的该退下来了!

    每一个字都像一口大钟一样在某些人的心里震响。无数曾经不敢想象的念头蜂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当王振山看到这则公告后,如被五雷轰顶,曾经邓忆说过的话立即清晰无比的浮现在脑海中,半响才喃喃自语:“这天下要乱了!”

    普通玩家或许对最后几句话无法理解,但对有心之人来说,都有种暴风雨即将来临感觉。

    “相公,安心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会帮你把龙姐姐接回来的。”陆依娜依依不舍的靠在自家相公的胸膛,一再宽慰道。

    邓忆吻了一下陆依娜的额头,说道:“傻丫头一路小心!相公会想你的。”

    尽管两人都已便了身份,贵为大王与王后,但两人依然喜欢用最亲昵的称呼,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曾改口。

    “王后娘娘,凤鸟已经准备妥当了。”这时一个侍女过来禀报道。

    “那,相公我走了。”陆依娜离开邓忆的怀抱,柔情似水的又看了一眼,这才在侍女的带领下离去。

    本是准备亲自去迎接龙雲的,可她传信过来一再强调不让他去,如果邓忆去了,那么她就躲起来不与他见面。

    正在没办法的时候,陆依娜主动提出去接龙雲,邓忆正愁没办法,立即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于是便有了刚才这一幕。

    陆依娜的座驾飞鸟是一只特制的机关彩凤,非常华丽贵气。邓忆的座驾飞鸟除了他自己戒指中的幻影外,也有一架特制机关飞龙,威严霸气。

    与陆依娜随行的队伍十分庞大,有二十架五十坐的大型机关鸟,二十架充当斥候的幻影。

    其中有一半是邓忆以个人名义送给龙雲的礼物,天琴剑阁正好能用上。

    有三个入圣强者随行保护,其中包括顶尖强者韩聪,还有柳静香和戴卫金,且人人都手持神兵,三件神兵全让他们带去了。

    为了此行安全,邓忆算是竭尽全力了。

    一路无波无浪,陆依娜非常顺利的到达了锦华山,龙雲亲自驾乘机关鸟在数千公里外迎接。

    (先把字数凑齐,完成今天的任务,马上补上,谢谢!)

    本是准备亲自去迎接龙雲的,可她传信过来一再强调不让他去,如果邓忆去了,那么她就躲起来不与他见面。

    正在没办法的时候,陆依娜主动提出去接龙雲,邓忆正愁没办法,立即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于是便有了刚才这一幕。

    陆依娜的座驾飞鸟是一只特制的机关彩凤,非常华丽贵气。邓忆的座驾飞鸟除了他自己戒指中的幻影外,也有一架特制机关飞龙,威严霸气。

    与陆依娜随行的队伍十分庞大,有二十架五十坐的大型机关鸟,二十架充当斥候的幻影。

    其中有一半是邓忆以个人名义送给龙雲的礼物,天琴剑阁正好能用上。

    有三个入圣强者随行保护,其中包括顶尖强者韩聪,还有柳静香和戴卫金,且人人都手持神兵,三件神兵全让他们带去了。

    为了此行安全,邓忆算是竭尽全力了。

    一路无波无浪,陆依娜非常顺利的到达了锦华山,龙雲亲自驾乘机关鸟在数千公里外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