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72章 挑战天榜

第372章 挑战天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程亚兰走了,邓忆没有去送别,他只是在她走后,在她的闺房里坐了一整夜,之后便一头扎进了经义阁的武道海洋中,并彻底沉浸在其中。

    龙雲之所以将他安排在此,为的便是如此,希望他能借此忘记悲伤,让时间抹平一切。

    转眼第二届九天论武大会开始,邓忆以上届冠军的身份直接晋级16强。

    而这一次除夏东林外,又新增了五个入圣强者,使玩家入圣强者总数达到了11个。

    所有玩家都知道,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里,入圣强者将会呈现井喷状态,大量涌现。

    过了这个时段又会变得平缓下来,因为最顶级的一批玩家入圣后,剩下的玩家因资质资源等各种原因,想要入圣将会困难许多。

    不过这一切对邓忆的九天论武大会之旅没有任何影响,他依旧轻松横扫一切对手,再次登顶。

    这次的奖品全部选择了丹药,其中自然少不了一颗圣皇丹,剩下的也都是增进修为或辅助修炼的丹药。

    华国虽强,却也顶不住世界各国的联合压制,所以在猎场争夺荣誉战令并不是特别顺利,连汪宁予和夏东林两人都有被杀的记录,而且还不止一次。

    所以邓忆全部选择了丹药,以便快速培养出入圣玩家,抗衡世界各国的联合压制。

    毕竟邓忆暂时实在没精力,也没心思进入猎场。

    在九天武道城把丹药交给汪宁予处理,邓忆又急急忙忙回到了经义阁。

    如今在经义阁不比在荒郊野岭,只邓忆和龙雲两个人谈武论道,这里每天都不少于三百人,全是天琴剑阁的强者和精英。

    八千多年,无数先辈的智慧结晶,在短短数年里,被彻底梳理了一遍,全部化作了经验和境界,被邓忆和天琴剑阁的人吸收。

    然后又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推演验证,使得所有人再度拔高了一个层阶。直至感到进度明显变慢,收获大幅减少,龙雲这才叫停,终止了持续数年的论武。

    “我想挑战天榜!”秀天涯上,龙雲突然对邓忆说道。

    天榜,只有十个名额,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便是如龙雲这般的圣地掌门人也不能与他们相比。

    十二圣地掌门人中,只有三个人登上了天榜。

    分别是“天道”道尊、“冥殿”冥主、“普陀寺”智空,他们的排名分别是第二、第三、第七名。

    “不知龙掌门想要挑战天榜第几?”

    对于龙雲的想法,邓忆并不觉得奇怪。她的天资本就超凡,这几年在自己的帮助下,接连突破桎梏,武功修为已然登峰造极。

    天琴决本是依托紫青玉凤琴所创,所以一直有个缺陷,就是太过依赖紫青玉凤琴,一旦离开此琴,威力大减,只有上等神功的层次,算不得顶尖。

    这对一方圣地来说显然是不够的,因而除掌门和镇派弟子外,天琴剑阁门人多是主修天剑诀,辅修天琴决。

    数千年来,天琴剑阁先辈费尽了心力,也未能将这个缺陷弥补,但却提供了无数种可能的方案。

    这一次邓忆与天琴剑阁上下同心,结合无数先辈留下的经验,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并将这门武功推演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如果要给九州江湖所有武功排名的话,新的天琴决绝对可以排进前十名,甚至可以更靠前。

    当然,这次受益的不仅仅只限于天琴决,长青功、天剑诀等天琴剑阁的几门主要传承功法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毕竟数千年的积淀,无数先辈的智慧可不是白给的,一直以来缺的只是一个验证的过程罢了。

    正因得益于这些功法的推演完善,先辈们智慧得以释放,龙雲以及整个天琴剑阁强者精英都得到了巨大提升。

    不过到了现在的境界,再想更进一步千难万难,唯有在战斗中感悟。

    “天榜第九,追风剑神何录林。”

    “好,我随你一起,当你的护道人。”

    天榜第十是金衣神捕贺强,这是朝廷的人,龙雲有意避开他实属正常,一般情况下,江湖中人不愿意与朝廷的人打交道。

    天榜十人,朝廷占了三个名额,一个是神捕,一个是大将军,最后一个是大内护卫统领。

    皇室不入天榜,这是江湖历来的规矩,否则以皇室资源和实力,拿下几个名额不难。

    青州,粹平湖上,两叶扁舟缓缓驶近。

    一叶扁舟上乘有两个老者,一个老者作仆人打扮,正一下一下的摇着桨,十分专注认真,乍一看就好像是一个久经风霜的老船夫。

    但没有人敢轻视这个像船夫一样的普通老者,因为他是天榜第九追风剑神何录林的剑童梅田,一手剑法尽得剑神何录林的真传,曾与圣地青虹派掌门人钟莫邪交手百招不露败象。

    那坐在船首的不用说,自然是天榜高手追风剑神何录林,只见他提起一个小酒坛,猛灌了一口,高声道:

    “此女只应天上有,跌落凡尘,艳压群芳一万年!久闻龙掌门芳名,一直不得而见,不知老夫今日是否有幸一睹龙掌门芳容?”

    不似一个久负盛名的绝顶高手,却有几分花间浪子的行迹,算算他六百六十多岁的年龄,又有一股为老不尊的味道。

    另一艘扁舟之上,乘有一男一女。

    男子盘膝而坐,身前摆有一矮桌,矮桌上有一紫青色的凤雕玉琴,手在琴上跳动,优美的旋律缓缓荡漾开来,柔美却不失刚劲,让人沉醉。

    非是极高的琴艺功底,绝对奏不出此等妙音来。不用说,弹琴之人自然是邓忆,所用之琴便是那神兵紫青玉凤琴。

    那女子不是龙雲又是谁?只见她身穿白月襦裙,青丝披肩,面戴轻纱,背负玉手,对何录林的话不禁皱了下眉头。

    “此女只应天上有,跌落凡尘,艳压群芳一万年!”这是龙雲当年登上美女榜的评价,可见她的容颜是多么的让人惊艳。

    正因太美,早年行走江湖,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招来了许多麻烦,她自此戴上了轻纱,江湖中人便再也未曾见过她的容颜了。

    何录林此时提出这等要求,未免有些唐突,故而龙雲不悦道:“一些虚名,何前辈岂能当真。”

    “可惜啊可惜!”何录林摇头惋惜,
造化之王帖吧
又灌了一口酒,扔掉酒坛,说道:“看不到龙掌门的芳容,那便让老夫领教一下龙掌门的天琴决,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请!”龙雲跃下扁舟,踏波而行。

    何录林同样踏着波浪,迅速接近,只是看到龙雲两手空空,不免有些疑惑,问道:“那舟上的琴莫非不是紫青玉凤琴?”

    “自然是。”

    “那龙掌门为何不用?”

    “比武切磋而已,岂能动用神兵。”

    “如此看来,龙掌门对自己的武功造诣很是自信啊。”天琴决的缺陷何录林自然知道,龙雲不用此琴岂不是等于自断一臂?

    她是哪儿来的自信?想到此处,何录林突然觉得自己被轻视了,顿时心有微怒。

    “请何前辈小心。”龙雲不再废话,抬手一掌拍向何录林的胸脯。

    掌,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声势可言,似乎就像是拍打苍蝇一样。

    但在何录林眼中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只觉得这一掌从九天而来,拍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灵魂,让他生出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的震撼。

    只此一掌,他便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然达到了与他同等的境界,至于谁强谁弱,就看交手的结果了。

    两指并拢,以指代剑,一剑刺出,直取龙雲的掌心,速度之快让她觉得能刺破九天,化掌为拳,大拇指隔空与何录林的剑指对在一起。

    两人同时浑身一震,同时各退一步。

    “这不是天琴剑阁的功夫!”何录林凝重道。十二圣地的所有传承武功他知之甚详,可从未有过这门功夫。

    “还请何前辈指教。”龙雲没有多说的意思,抬手再次一拳打去,依然不显山不露水,看似普普通通。

    到了这个层次,都是只重意不重形,一招一式间都看似普普通通,但其中蕴含的武道意境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何录林依然以剑指应对,简简单单的一指刺来,却让龙雲觉得有无数剑光袭来,但她不躲不闪,直接一拳捣出,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力场猛然撞在无数剑光之上,如虚空坍塌,双方瞬间泯灭。

    “好功夫!”何录林忍不住大赞一声,五指伸直,成剑掌之势,向前刺出。

    在龙雲眼中,那刺出来的不是手掌,而是一把巨大无比的通天巨剑,她五指一张,一把抓向巨剑的剑尖,将它牢牢抵住,让其无法刺进分毫。

    何录林觉得自己这一剑不是刺在龙雲的手上,而是刺在一幅太极图上,那太极图正在极速旋转,越来越快,同时中间慢慢隆起,形成了一个锥梭,将自己的剑意推得连连后退。

    “爷爷,那是什么?他们身上怎么会出现剑和凤凰呢?”在千米外的一艘小船上,一个未成年的少年郎对身边的老者问道。

    “好一只凤凰儿,好一把追风剑!”老者捏着胡子,赞叹了一声,这才解释道:“那不是真的凤凰和剑,那是武道意志凝聚而成的虚像,而且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将武道意志凝聚出虚像来。”

    “那为什么他们的虚像不一样呢?”少年又问。

    “那时因为他们的武道不相同,道由心生,龙雲是一只骄傲的凤凰,何老怪就是一个剑痴。”

    “那爷爷你的武道意志虚影是什么?”

    “好好努力修炼,等你入圣了,我便凝聚出来给你看。”

    “哎,你不想告诉我就直说呗。等我入圣了,你估计都已经入土为安了,我还看个屁啊。”

    “你小子欠收拾是不是,竟敢咒你爷爷入土为安!”

    “饶命!饶命!我错了还不行吗……”

    天琴剑阁掌门人龙雲挑战天榜第九,这消息便如地震一般,震动了整个江湖,前来观战的人数不胜数。

    此刻除了中间一千米半径的范围内没有其它船只外,四周早就被挤得满满当当,里三层外三层,连一根针估计都难得穿插进来。

    不仅船上挤满了人,就连水中也挤满了人,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全是脑袋漂在水面上,很是瘆人。

    此时两大绝顶高手交战正酣,一只骄傲的凤凰,一把耀世神剑,在湖面上激烈碰撞,每次碰撞虽然风平浪静,没有滔天的声势,但却让所有围观之人神魂震颤。

    一些实力弱的承受不住,刚开始只觉得头昏眼花,慢慢发现自己的内力开始暴躁起来,隐隐有失控的征兆,顿时吓得赶紧后退,躲得远远的。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手,不是那么好观看的。

    又是一轮交锋后,两人相对站定。

    龙雲挑战天榜,一是为了追寻武道的更高境界,同时也是为了验证手中所施展的这套拳法——逍遥拳。

    虽然到了这个境界意重于形,但毕竟练了一辈子的剑,手中是否持剑对实力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因而龙雲抱拳请道:“请何前辈拔剑!”

    她需要的是一个全盛状态下的何录林。

    何录林眉头紧锁,面色微白,略微沉默了一会,把手一招,道:“剑来!”

    他不得不拔剑了,因为他已经落了下风,继续强撑下去丢的只会是自己的脸面。

    “老爷接剑!”剑童梅田拾起身边的一把剑,噌的一下拔出来,扔给了何录林。

    这只是一口普通的宝剑,并非神兵。

    何录林提剑在手,道:“就让我们一招定胜负吧!”

    “好,何前辈请!”龙雲自无不可。

    抬手,剑起,一把、两把、三把……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就好像何录林有无数只手,有无数把剑,摆出无数个剑式一般。

    在一般人看来,这些只是一动不动的剑式,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在邓忆、龙雲这等级别的强者眼中,每个剑式都代表了何录林的一份剑道理解,无数剑式就是他一生的剑道理解,是他剑道的缩影。

    何录林凝气聚势,龙雲也不落后。

    只见她一双玉手在胸前虚抱,一副太极图瞬息生成,诡异的是,随着力量的汇聚,太极图的旋转速度不仅没有变快,反而越来越慢,最后甚至近乎停止。

    琴音骤停,邓忆起身,凝重的注视着聚势中的两人。另一边剑童梅田同样起身,紧张的盯着自家老爷何录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