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71章 情断意绝

第371章 情断意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龙雲震惊了,她从未想过,有人居然能像喝白开水一样,轻轻松松,随心所欲的进行内力运转验证。

    但是,当她主动提出帮邓忆推演逍遥宝典上的武功时,彻底被惊呆了。因为她提出的每一点想法,都会被邓忆当面完成验证,不管其中对错,都是那么的轻松写意。

    “你是怎么做到的?”龙雲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须知内力运转验证可与功力深厚没什么关系,毕竟内力越深厚,出错后爆发就越强烈。高手之所以自创功法容易些,那时因为他们推演更精准,很少出错罢了。

    不过这也仅限于低阶功法,高阶照样抓瞎。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经脉比较强韧而已,出错时有足够的时间把控内力,镇压暴乱。”邓忆实话实说。

    “……!”龙雲无语,这得多强的经脉才能做到如此,她简直无法想象。这货居然还而已!

    转眼十几天过去,龙雲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她下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借了邓忆的幻影,独自匆匆回了一趟锦华山,带回来的却是天琴剑阁八千多年的底蕴。

    天琴剑阁立派八千七百多年,经历了数十代人的更替,每一代不知有多少入圣强者,不知有多少绝顶强者。

    她们对武道的思想,对武道的理解,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不管是验证过的还是没有验证过的,几乎都会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一代代积累,直至现在。

    这就是一个武学圣地的底蕴,能给后代无数启发,能让后辈弟子少走无数弯路。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武道典籍、心得体会,邓忆震惊的同时也欣喜若狂,无需龙雲开口,便忍不住自己一头扎了进去。

    这些武道典籍和心得体会早已被分门别类,有天琴决、天剑诀的,也有镇派心法“长青功”的,更有大量其它武学功法的。

    基本上只要是天琴剑阁的弟子修炼过,或者见过的武学这儿都有,其中还有大量对各门各派武学的解析及应对经验。

    当然,由于储物装备的空间限制,龙雲这次带来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存放在“经义阁”中。

    阅读,验证,推演,再验证,与龙雲切磋检验,这个过程一遍遍循环往复,甚至让邓忆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转眼两年过去,邓忆依然沉浸在无尽的武道海洋中不能自拔。他痴迷于武道,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不是有所牵绊,他甚至会成为一个武痴。

    直至这天,龙雲接到了大长老的传书,邓忆才从痴迷的状态惊醒。

    “我准备去一趟‘绝情宗’。”龙雲突然对邓忆说道。

    面纱遮住了面容,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她紧皱的眉头邓忆知道她的心情有些糟糕,她一向都是平淡如水,很少会有这般变化。

    “突然去‘绝情宗’,难道亚兰她……”邓忆猜到了一种可能,一种他不愿意面对的可能。

    “是的,亚兰功力进境很快,已经是入圣中等水平了,但同时道和法的冲突也有了发作的迹象。”龙雲的语气始终平淡,但邓忆明白她内心的焦急。

    “难道就不能让她停止修炼?”邓忆还是有些不愿意接受,一旦真走到那一步就彻底无可挽回了。

    龙雲摇了摇头,说道:“她心中还有一丝执念,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谁也拦不住。此事因你而起,这丝执念肯定也落在你的身上。”

    邓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明白,我会去面对的,不管是什么结果。”

    一下被搅乱了心情,邓忆暂时没心思继续研究武道,便跟随龙雲一起来到了“绝情宗”。

    听名字就能猜到,“绝情宗”是一个修太上忘情道的门派。全宗上下都是女子,与天琴剑阁一样,不收男弟子。

    “绝情宗”是一流门派,但门人弟子却不多,在九州江湖八十多个一流门派中,人数应该算是最少的,毕竟绝情之人很少。

    但没有人敢小瞧“绝情宗”,就传承功法而言,其丝毫不弱于武学圣地,就顶级高手而言,也同样不少,同样不弱于武学圣地。

    “绝情宗”缺的只是没有镇派弟子镇压一派气运,否则晋升武学圣地也不无可能。

    “绝情宗”的人素来冷漠,不喜与外人接触,因而很少与江湖中人起冲突,属于那种旁观的角色,也是江湖中最安宁的门派,没有之一。

    龙雲拜访,“绝情宗”虽然冷漠,却也不想得罪一方武学圣地,所以宗主亲自接待,算是给了最高的规格。

    绝情理智的人办事效率最高。龙雲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绝情宗”宗主端起茶杯饮了一口,便爽快的答应了。

    她不担心龙雲会骗她,因为对一个武学圣地而言,“绝情宗”的功法是没有意义的,除非这个圣地也是修太上忘情道。

    很显然,天琴剑阁是不可能修太上忘情道的。而且龙雲还答应,“太上忘情功”一旦有人修炼,人也来她“绝情宗”。

    有人修炼,人来绝情宗,没人修炼,功法送还,还卖了一个武学圣地人情,怎么算绝情宗都不亏。

    拿着“绝情宗”的功法,邓忆和龙雲没有逗留,立即转回锦华山。

    “弟子拜见掌门师父。”

    白发如雪,程亚兰跪拜在龙雲面前,却显得更苍老几分。

    “你真的不愿意暂停修炼?”龙雲端坐不动,退下面纱的面容极为精致美丽,却也充满愁容与痛心之色。

    “以前一直嫌修炼进度慢,现在难得状态好,岂有放弃之理。”程亚兰话语冰冷,对龙雲的愁容并不在意。

    “你可想好了?”龙雲闭眼沉默了一会,再次问道。

    “一直不曾改变。”

    “好,这个你拿去吧。我已让邓忆在洗尘苑等你了。”说着,龙雲将绝情宗的功法推到了桌边,心里却在祈祷:我的好徒儿,你可千万别拿啊!

    然而程亚兰始终坚定不移,一言不发的拿起功法,深深一拜,扭头离去。

    洗尘苑正是程亚兰居住的小院落,当她进来时,邓忆正在院子中看着花草发呆。

  
最强败家系统最新章节
  “小妹见过邓大哥,大哥近来可好?”程亚兰盈盈一拜,语气却平淡的让邓忆心痛。

    “一切都好。”邓忆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你可安好?”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哥随我进来吧。”程亚兰打开闺房的门,将邓忆迎了进来。

    “大哥请用茶。”在外室坐下,程亚兰温柔的端茶倒水。“大哥远途奔波,想必一定是累了吧。小妹去给你准备热水,让大哥舒服泡一个澡。”

    也不管邓忆是否同意,径直来到浴间,在浴盆中放满水,然后玉手探入水中,内力勃发,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一盆热腾腾的洗澡水便准备好了。

    “刚好大哥的茶喝完了。走,小妹给你搓澡。”

    再次不由分说,程亚兰拉着邓忆便进了浴间,并给他宽衣解带,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

    “亚兰!”邓忆一把抓住程亚兰的手,心里却是更加乱了,她的表现显然是不正常的。

    “大哥怎么了?给大哥搓澡可是小妹一直都想的呢。”程亚兰挣脱了邓忆的手,继续帮他脱下衣服。很快邓忆便清洁溜溜的呈现在她面前。

    程亚兰丝毫没有避讳与羞涩,极为自然将邓忆扶入浴盆。

    接着更让邓忆大吃一惊的是,她自己也开始褪去衣服,很快便完美的呈现在他面前。

    “亚兰你!”

    “来,小妹给大哥搓背。”

    程亚兰完全不管邓忆的惊骇,跨进浴盆,开始给他搓背,她是那么的细致,那么的认真,那么的温柔,也让邓忆的心是那么的痛。

    搓了半个小时,程亚兰这才停手,又让邓忆帮她自己搓澡。

    因为没有准备毛巾,所以邓忆只能用手搓。触摸着她光洁如玉的肌肤,他却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冷。

    时间掐得很准,也是半个小时,程亚兰起身出浴,拿来毛巾先温柔的帮邓忆擦干了身子。

    然后又反过来让邓忆帮她自己擦拭。

    “大哥!”

    一声轻轻的呢喃,程亚兰娇小玲珑的身躯紧紧的贴了上来。

    “亚兰,你到底想要怎样?”邓忆再也忍不住了,扶住她的香肩,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欠了大哥的人情总是要还的!”

    “你不欠我什么,也不需要你还!”邓忆低吼道。

    “大哥可以不要,但小妹必须还。”斩钉截铁,程亚兰的话语不容任何质疑。

    “……!”邓忆看着她,心里阵阵悲凉。

    第二天一早,当邓忆睁开眼时,看到程亚兰身无寸缕,正端坐在他的身边。

    见到邓忆醒来,程亚兰说道:“小妹心里再无遗憾,如果大哥没什么事可以先行离去。”

    冰冷至极的语气,让邓忆愣在床上,半天不能动弹。

    没有管邓忆的反应,程亚兰盘膝而坐,入圣强者的强大气息轰然散开,然后又如灯火在风中摇曳,明灭不定。

    竟是当着自己的面,开始转修太上忘情功!

    此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邓忆长叹一口气,洒下一滴泪水,起身离去。

    秀天涯,是锦华山最高,景致最好的地方,也是天琴剑阁历代掌门人的卧居之所。

    一堵峭壁从锦华山山顶突兀拔起,三面笔直陡峭,一面是缓坡,直通下方玉秀殿。

    缓坡有限的空间上,错落有致的座落着几栋亭台楼阁,一直延伸到了最顶端,布置典雅自然,非常秀美。

    站在秀天涯边,举目望去,数千公里内没有任何遮挡,白云飘飘,仙雾缭绕,是极致的美丽。

    龙雲每天早晨睁开眼,踏出卧室的门,就能欣赏到如此景致,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了。

    只可惜,此时随美景当前,邓忆却无心欣赏。

    “亚兰如何了?”龙雲走到邓忆旁边,柔声问道。

    “她昨晚把身子给我了!”邓忆没有隐瞒。

    龙雲浑身一震,却沉默不语。

    “但第二天早上,她却当着我的面,转修了‘太上忘情功’,她是借此斩掉了最后一丝执念,真正踏入了太上忘情!”邓忆哽咽道。

    “她曾把你当作是天,当作是地,当作是她的整个世界,做你的女人应该是她心底最深的一丝执念,如今把身子给了你,也算是圆满了吧。”

    沉默了一会,龙雲又叹息道:“有人为情而身死,也有人为了情而心死,亚兰选择了后者,终究还是你负了她!

    哎!也怪这丫头太过执着,执念太深,何苦如此作贱自己呢!”

    “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从未想过会将她伤得如此之狠。”邓忆后悔莫及。

    “我去安排一下,你暂时便在经义阁中住下吧。”说着龙雲便下去安排了。

    “让一个外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入住经义阁,这事绝无可能,我死也不会答应。就算他是我们天琴剑阁的恩人也不行,门规不可破。”

    几乎所有长老都跳了起来,极力反对,大有龙掌门若不收回成命,她们就死在她面前的架势。

    经义阁关乎门派传承,岂能胡来?

    只是当龙雲拿出大量邓忆验证并注解的笔记后,所有长老都闭嘴了,也终于明白,掌门上次为何一言不发,带走那么多武道典籍和心得体会了。

    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所有长老都用最热情的态度,用最高的规格,把邓忆像祖宗一样给供在了经义阁。

    至于门规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处理了邓忆的事,龙雲又见了程亚兰一面。

    “弟子拜见掌门师父。”

    依然是恭恭敬敬的叩拜大礼,龙雲却从中再也感受不到丝毫温情,有的只是让人寒心的冰冷。

    “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天琴剑阁的弟子,也、也不再是我龙雲的弟子,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持这封信件去绝情宗吧!”

    扔下信件,龙雲转身离去,她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泪水。

    “师父之恩情,弟子铭记于心,来日但有机会,一定报答。”程亚兰再次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