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66章 太上忘情

第366章 太上忘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感谢书友“mar丶缘浅”、“被窝里偷偷哭泣”的打赏和月票!还有“奈何桥的轮回”的红包。拜谢!还有就是vip章节名称是修改不了的,所以前两章出错了都改不了!这不科学!)

    咻!

    一颗钢珠飞出,精准命中目标眉心,直接贯穿大脑,从后颈飞出。

    “不可能!”

    邓忆心中暗惊,眼前的情景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明明用钢珠洞穿了那杀手的脑袋,可他竟犹若未觉,手中的剑依然不偏不倚,威势丝毫不减的刺向龙雲。

    宛若有不死之身一般!

    来不及细想,一个跨步上前,邓忆在千钧一发间,一把抓住剑尖。

    但是这一剑的威力实在太强了,凭他的力量竟抓不住,依然在他的手中慢慢推进,一点点向龙雲逼近。

    鲜血在从指间滴落,剑与骨头的摩擦声异常刺耳,邓忆要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它抓得更紧。

    龙雲对这一切似乎充耳不闻,她动都没动一下,只是一双玉手在琴弦上奋力一拍,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悍音波力量猛然爆发。

    先以闪电般的速度横扫海魂螺的音波,连带将乔媚娘扫飞上百米远,跌落在一栋民房中,生死不知。

    继而又如洪峰骇浪,向四面八方碾压过去。

    因为就在邓忆起身抓向那一剑的瞬间,刚才都已退缩罢战的敌人,同时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势,目标直指她和邓忆所在的位置。

    “孽畜受死!”

    大长老暴喝一声,本是无影无踪的无痕却在她手中爆发出无量青光,将屈善彻底吞没。

    另一边,七长老剑光展开,竟想凭借玉清剑之力,同时截住卢娇娇、蔡光白、独眼双雄四人。

    但是这种想法未免有些天真,冲在前面的独眼双雄明明使的是同一种刀法,却一正一反,以极诡异的角度切入七长老的剑光中,瞬息就将她压制了下去。

    卢娇娇、蔡光白从她身边一闪而过,继续攻向龙雲,却正好与音波巨浪撞上。

    蔡光白扭身上前,手中刀光一闪,就如击在水波上一般,将袭来的音波切开,这便是威震江湖的断水刀。

    带着卢娇娇,循着切开的缺口,两人继续突进。

    恰在这时,一道黑影诡异的出现在七长老身后,一把长不过十来公分的匕首一闪而没,在她的后背划出一条骇人的黑色血口,深可见骨。

    “七长老!”

    一直静默无声的龙雲也忍不住痛呼一声,玉手在紫青玉凤琴上一抓一放,一道宛若实质音波呈扇形横推过去。

    “小心!”

    蔡光白惊呼一声,断水刀施展到极致,却依旧只能带着卢娇娇连连后退。

    毕竟有着较大的综合差距,哪怕断水刀在应对音波攻击上有一定的优势,却依然不是对手。

    那黑影一击得手,正准备抢夺玉清剑,却未想到龙雲的攻击来得如此迅猛,只能无奈收手,极速退去。

    同样想抢神兵的独眼双雄见势不妙,也在无奈中撒丫子狂退。

    “杀机!”

    突然,身边有一丝杀机闪现,邓忆瞬间想到了一个人——断魂剑!

    “啊!滚开!”

    甚至来不及示警,邓忆暴喝一声,浑身青筋暴起,内力喷薄,一下子将那个诡异的杀手连人带剑,甩出了数百米远。

    然后一个横移,挡在了断魂剑与龙雲之间。

    邓忆的突然出现,显然出乎断魂剑的意料,但他没有丝毫犹豫,还是将手中的神兵刺了下去。

    扑哧一声,短剑穿胸而过,直没剑柄。

    在神兵面前,邓忆的身体也只不过略显强韧罢了。

    刀名“盛唐”,这是邓忆给它取的名字,自邓忆得到它以来,因为没有合适的主人,便一直躺在他的戒指中,今日才得以重见天日,再次向世间展示它的锋芒。

    一剑穿胸,邓忆没有就此束手,盛唐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在断魂剑的喉间扫过,带起一串血珠,飞洒在空中。

    断魂剑捂住喉咙,难以置信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消失无踪。

    “江瑶,希望你不要死太早了,今日一剑之仇,来日定当加倍奉还!”

    屈善丢下一句狠话,然后落荒而逃,他的胸口被大长老切开了一道二十多公分长的口子,深可见骨。

    江瑶则正是大长老的姓名。

    乔媚娘被龙雲击败,生死不知。

    断魂剑被邓忆一刀切破喉咙,险些生死,重伤而逃。

    屈善被大长老重伤,同样落荒而逃。

    剩下的卢娇娇等人见势不妙,纷纷四散而逃,转眼便一个不剩。

    “不要追了,赶紧相互救治。”龙雲叫住准备追击的长老,吩咐道。

    又从戒指中取出一个玉瓶,打开瓶塞,玉手一招,便有几滴晶莹剔透的玉液飞出,落在了邓忆的伤口上。

    “你没事吧?”龙雲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没什么大碍,避开了要害,伤的只是皮肉。不过这是什么伤药?效果惊人啊!”

    那几滴玉液刚刚落在伤口,便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生机散开,促使着伤口快速愈合,效果比九阳回春丹都要强上一截。

    “玉露。”龙雲忍不住瞟了他一眼,被神兵穿胸而过,竟然还有心思问药物的名字,真不知该说他命长好还是说他神经大条好。

    “对了,断魂剑上淬有剧毒,你没事吧?”龙雲又问道。

    “你看我像中毒的人吗?”说着邓忆又将伤口露给她看,血液鲜红,伤口红润,皮肤雪白,完全没有一丁点中毒的迹象。

    “放心吧,我修炼的内功心法可克万毒,我是万毒不侵之体,不然我怎能轻易帮这位前辈逼毒。”邓忆又指了指大长老,解释了一句。

    如此,龙雲算是放心了下来,于是赶紧放下邓忆,去帮助门人弟子救治。

    这一战天琴剑阁死了三个长老,一个执事,其中包括七长老。

    七长老在被那个黑衣蒙面杀手偷袭后,又被独眼双雄的刀气所伤,没抗住当场殒命。

    其她人几乎个个带伤,而且伤势都不轻,状态最好的
苍天万道小说5200
反而是龙雲自己。

    “龙掌门,刚才薛某一时疏忽,让那杀手脱身偷袭了七长老,薛某万分愧疚!”这时薛华在属下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躬身一拜,诚恳道歉。

    当时邓忆拿出盛唐,震惊了所有人,使得整个战局停顿了一小会,让薛华误以为厮杀就此结束,于是主动脱身罢战了。

    哪曾想转眼又爆发了更激烈的绝杀,当他想帮忙的时候已经晚了。

    “此事错不在你,薛掌门无需自责。能得薛掌门出手相助,龙雲已是感激不尽了。薛掌门伤得不轻,还是赶紧疗伤逼毒吧。”

    说着,龙雲又拿出两个玉瓶,里面装的正是疗伤解毒的药物。

    薛华的状态确实很糟糕,浑身上下都是伤口,面色漆黑,显然是中毒不浅。

    在那个杀手手中,他是没有讨到一丝好处,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侥幸了。

    “你这一身毒怕是拖不得。”邓忆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要不让我来帮你逼毒吧?”

    “多谢少侠,薛某正是求之不得呢!”

    薛华激动道,他不赶紧疗伤,眼巴巴的跑过来除了表达歉意,为的就是希望邓忆帮他逼毒。

    邓忆为大长老逼毒的风姿,他可是记忆犹新。而且他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如果没人帮忙,估计抗不过一个小时。

    也不废话,邓忆在薛华的背上连拍带打,不过半分钟的功夫,就帮他把毒素全部逼了出来。

    薛华自然是千恩万谢了一番。之后又将天琴剑阁和邓忆安排在邻水别院调息修养,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薛华与龙雲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为龙雲的绝世英姿倾倒,暗生爱慕。

    只可惜龙雲眼界太高,根本就看不上他,他也自觉配不上龙雲,因而从未表露过。

    之所以拜师锦绣门,之所以刻苦修炼,最终继承掌门之位,为的就是能离龙雲更近一些。

    哪怕是后来有了家室,还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他也从未忘记过龙雲。

    第二天早上,锦绣山,邻水别院。

    “龙前辈!”龙雲一早就来看自己,让邓忆有些受宠若惊。

    “记得第一次见面就已经说过,不要叫前辈,不要把我叫老了。”

    女人都免不了俗,渴望自己永远年轻,永远不老,如此看来,龙雲虽然看似高高在上,却也是个很正常的女人。

    “叫我龙雲或龙掌门皆可。”龙雲说道。

    “龙掌门!”邓忆再次见礼。

    “我直呼你邓忆可好?”

    邓忆是恩人,于整个天琴剑阁都有大恩,称呼少侠、公子未免生分了些,可自己终究还是前辈,其它的又怕过于亲昵,思来想去,龙雲只好直呼其名了。

    “可以。”邓忆自无不可。

    “伤势恢复得如何?”龙雲又问。

    “很好,再过一两天就能痊愈。”

    “不愧是炼体的人,恢复能力就是强,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是前辈,不对,是龙掌门的伤药厉害,不然哪能好得这么快。”邓忆由衷道。

    “这‘玉露’是我天琴剑阁的秘传伤药,效果确实不错。”对于玉露的效果,龙雲还是挺自信的,说着便拿出五个玉瓶,又道:“行走江湖难免需要,你留着备用吧。”

    “这未免也太多了,我收两瓶吧。”

    越是好东西越是精贵,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昨天一战有两个长老受伤不重,都没舍得用这玉露,坚持用了其它普通伤药,可见其珍贵,数量肯定稀少。

    对此,邓忆自然不会一下把五瓶都收了去,这很可能就是天琴剑阁的全部藏货了。

    龙雲也不矫情,把剩下的三瓶都收了回去。

    “诶,这个……昨天最后那个杀手怎么那般诡异?竟然被穿破头颅而不死!”邓忆支支吾吾,却又岔开话题问道。

    回想起最后那个杀手,邓忆心里都一阵发毛。

    他与对方足足相峙了三息时间,那剑一路推进,最后离龙雲只有三公分的距离,力量这才开始削弱,然后被甩了出去。

    “本就是死人,你打穿他的头颅自然也不能让他再死一次。”龙雲淡然道。

    “死人!?”邓忆惊疑万分,想不通其中的关窍。

    “死士,从小训练,修炼一种特殊的功法,他们一生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出手之时就是他们身死之时,集中全身精气神,发动致命一击,威力绝伦。”龙雲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功法?未免太霸道了!”邓忆惊呼。

    “一种为正道所不齿的邪恶秘法。凡修炼之人都会惨遭摧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而且活不长久。这种死士一般分为三等,在黑市中偶有售卖。昨天那个应该是中等的。”龙雲继续说道。

    “真是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啊!只可惜他的尸身没找到,不然还能研究一番。”邓忆忍不住感叹。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龙雲显然看穿了他的心思。

    “这个……亚兰怎么样了?”邓忆有些不敢问,怕惹恼了龙雲,别话没问出来反遭训斥就划不来了。

    谁知龙雲却心平气和道:“前天入圣了。”

    “入圣了!真是太好了!”邓忆有些惊喜,明明说最少需要几年的,没想到这么快。

    “好吗?”龙雲语气转冷,看着邓忆继续说道:“太上忘情,很好吗?”

    “太、太上忘情……”邓忆惊呆了。

    他已经不是初练武功的菜鸟了,各种典籍没少看,自然明白什么是太上忘情,这对程亚兰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炼玉决不是太上忘情道,天琴决不是,天剑诀同样不是,我天琴剑阁没有一部太上忘情道的武功。”龙雲盯着邓忆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每个字都像一把刀,深深的插在邓忆的心里,让他痛彻心扉。

    “……!”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龙雲收回目光,继续说道:“现在只希望她能修炼慢点,多给她一些时间,或许还有转机,但她的资质很好!”

    邓忆心乱如麻!

    摒弃一切杂念,摒弃一切感情,是为太上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