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62章 好戏开锣

第362章 好戏开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锦绣城,有间客栈,还是那间天字号上房中。

    看着卞城王胸口的伤,卢姓女子攥紧了拳头,咯吱作响,怒火中烧,她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卞城王盘膝坐在床上,捂着胸口,浑身染血,脸色更是难看至极,低着头不敢看眼前的女子一眼,哪怕是隔着黑纱,他也能清晰感受到她脸上的怒火。

    “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这就是你要还我的人情?”

    声音如同来自地狱幽冥,哪怕是冥殿的一殿之主,卞城王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想要解释一二,话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砰的一声,女子没有多余的话,甩门而去。如果不是考虑到冥殿还有利用的价值,她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可恶!”卞城王一把抓碎身边的被褥,怒吼一声。

    那一指洞穿了他胸膛,几乎是擦着心脏而过,如果不是反应快,极力偏移了一点点,恐怕已经被洞穿心脏,横死当场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禁一阵心有余悸,只是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晚辈手中,心有不甘啊!

    更糟糕的是现在身受重伤,恐要误了大事,不管是对卢娇娇还是对冥殿,都不好交代啊!

    “六叔,您没事吧!”秦才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知道自己坏了大事,而且还害得六叔无端身受重伤,心中惴惴不安。

    “滚!”卞城王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混蛋,都是他惹出来的好事。

    面对六叔的怒火,秦才良屁都不敢放一个,麻溜的退了出去。一脸苦瓜相,这次回去,恐怕秦广王亲儿子的身份也不好使,重责肯定是免不了的。

    “哎!只希望这次的计划不会因此而出现什么差错!”关上房门,秦才良暗自安慰道。

    锦绣之战一天天临近,却没想到在决斗的前一天,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大事。

    “听说了吗?江湖第四美女聂青青被抢了。”

    “被抢了什么意思?她可是天琴剑阁大长老的亲传弟子,谁敢动她?”

    “这你就不知道了,抢她的人也不简单,听说是冥殿秦广王之子秦才良出的手。”

    “就是那个江湖人称秦三少的秦才良?不对啊,不是说他爱慕聂青青吗?怎会对她下手?”

    “正是因为爱慕,所以才动手把美人儿抢了去。”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何况聂青青的身份也不简单,天琴剑阁肯定不会罢休。秦三少如此乱来,未免有些猴急了。”

    “不能不急,要知他的情敌可是李家七少李博翰,听说聂青青已经对他芳心暗许,就差上门提亲了。眼见佳话将成,秦三少只能出此下策,用非常手段放手一搏了。”

    “这消息要是传到李博翰的耳朵里,他怕是要急疯了不可。而且秦三少也是有魄力,怒发冲冠为红颜,一次就把李家和天琴剑阁都给得罪了,日后江湖有得他受。”

    “谁说不是呢。不过有一点你不知道,秦才良可是从李博翰手中抢的人,而且还把李博翰打伤了。”

    “嘶!秦才良莫不是疯了?他难道就不怕李文信去冥殿走一遭?”

    “估计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且秦才良还胆大包天的放出话来,说要在有间客栈等龙掌门来,并要当面提亲,迎娶聂青青。”

    “这个秦三少胆子真是够肥的……”

    茶余饭后议论江湖事,这是江湖中人最爱做的事情之一。

    秦才良抢聂青青,这事直接在锦绣城炸开了锅,满城所论,皆是此事,便是正餐“锦绣之战”也被抛之脑后了。

    “看来这锦绣城是越来越热闹了。”崔志不禁感叹一句。

    “有热闹,自然要看。走,一起去。”邓忆打头,一起往锦绣城有间客栈而去。

    龙雲来锦绣城了,同行的还有大长老、七长老以及十来个普通长老和执事,全都是入圣强者,一起驾着机关鸟从天而降。

    聂青青被抢,这事可大可小,主要是关乎天琴剑阁的颜面,处理不好还会影响门派的凝聚力,导致人心涣散。

    “师父!”见掌门和师父亲临,聂青青甩开两个抓住自己的丫鬟,一下子就扑到了大长老的怀里,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

    “秦才良拜见龙掌门、大长老、七长老还有各位长老前辈。”

    龙雲和大长老、七长老亲至,秦才良自然不可能继续抓着聂青青不放,所以由她离去,自己却是恭敬的一一见礼。

    “把李少侠也放了。”龙雲冷声道。

    “李博翰似乎不是天琴剑阁的弟子。”秦才良硬气道,没有要放人的意思,居然连龙雲的面子都不给。

    “小辈好大的胆子,竟敢抢抓我天琴剑阁的人,别以为你是秦广王的儿子就可以肆意妄为,信不信老身现在就斩了你!”

    爱徒受此等大辱,可以说是毁了清誉,大长老便已火冒三丈了,现在秦才良竟还敢不将掌门放在眼里,简直就是火上浇油,顿时就暴喝一声,拔剑而出。

    别看大长老一副二十多岁妙龄少女的模样,实则已经六百三十多岁了,是当今武林资格最老的老前辈之一。

    “本尊很想知道,是谁给了你如此胆量。”龙雲面带轻纱,让人看不出喜怒,但那冰冷的杀机清晰的宣示着她的怒火。

    面对龙雲恐怖的冷冽杀机,秦才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如果可以,他很想拔腿就跑,这种级别的人物,不是自己可以应对的。

    能坐上一方武学圣地掌门之位,龙雲自然不是简单之人,她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秦才良背后有人指使。

    啪啪啪!

    突兀的掌声来自三楼,只见一个身材妖娆,头戴黑纱斗笠的女子踏上楼梯,不紧不慢的走了下来。

    “不愧是龙掌门,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来。没错,他确实是受人指使,而且还是受我指使。”

    女子一边走下楼梯,一边口吐娇媚,哪怕被黑纱挡了面容,让人看不真切,却依然挡不住那风情万种,直叫人心里痒痒,欲念骚动。

    “卢娇娇!”对于这个女人,哪怕是罩着一层黑纱,龙雲也能一眼认出来。

  
火影之我的老爹是手打全文阅读
“能被龙掌门记着,真是荣幸之至。”卢娇娇一扭一摆,下到大厅,然后挑起裙摆,翘起二郎腿,柔若无骨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此时能进到客栈中来的,要么是自持有本事的人,要么就是不怕死的人,但都不少那几分定力。

    只是那一条露至根部,雪白如玉,完美无瑕的大腿,却是让所有人都看直了眼,便是女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暗生羡慕嫉妒恨。

    咕咚咕咚,有人难耐躁动,响起了吞咽口水之声。

    只可惜此女带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先不说她一身武功惊人,比此次锦绣之战的两位主角只强不弱,是一等一的存在,仅比龙雲这种掌教级弱了一筹。

    便是她的身份也让人望而却步。一流门派“七情六欲宗”,九州江湖最会玩弄人心的门派,没有之一。而她便是这“七情六欲宗”的大长老。

    修“七情决”,练“六欲功”,足以让任何一个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死得不明不白,是有名的蛇蝎美人。

    而且她已经年近四百岁,在江湖中算是前辈高人了。

    “你的帮手呢?”

    龙雲依然冰冷如常,但她心里清楚,卢娇娇绝不敢独自面对自己,现在既然敢肆无忌惮的现身,定是有了充足的准备。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局,一个专为自己准备的局。

    “还是龙掌门了解我。”卢娇娇轻笑一声,又道:“龙掌门诚心相请,诸位都出来吧。”

    “龙掌门别来无恙!”

    三楼又走出一个女子,轻飘飘的落在龙雲另一侧。

    这女子甫一出现,全场便一片肃静,所有人,尤其是男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什么叫妖娆,什么叫风骚,什么叫妩媚,什么叫尤物,说的大约就是此女子了。

    “原来是乔宗主亲至。”龙雲自然认识此人。

    乔媚娘,“七情六欲宗”宗主,一个天生眉骨的美艳女子,比龙雲早了一百年的人物。

    在龙雲出道江湖前,一度霸占了美女榜第一名上百年。

    后来龙雲登上美女榜,占据第一名,乔媚娘退至第二名,卢娇娇则是第五名,此排名一直保持到乔媚娘年满两百岁退出美女榜止。

    与偶尔只露一露大腿,始终洁身自好的卢娇娇不同,乔媚娘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放荡之女。

    她身如柳絮轻轻摇摆,肌如白雪吹弹可破,上凸下翘,衣着暴露,几近于无,私密处若隐若现,勾人无限遐想,让人欲念横生,饥渴难耐。

    她媚眼流盼,只一眼便让所有男人都觉得她是在看自己,魂都被勾了去,吞咽之声不绝于耳,更有甚者鼻血口水齐流。

    她欲念极强,每日无男不欢,但每个被她享用过的男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紧随乔媚娘之后,又是八个体态妖娆的美妙女子飞身下来,一个个气息强大,都是入圣强者。

    “见过龙掌门!”

    “来得倒是齐全。”在面纱的遮掩下,没人能看清龙雲的表情。

    这八人都是“七情六欲宗”的长老,十一个长老,算上卢娇娇一次就来了九个,可谓倾槽而出了。

    “久闻龙掌门芳名,未曾想今日一见却是在这种时候,‘独眼双雄’有礼了。”

    独眼双雄,一对孪生兄弟,天生各瞎一眼,扬州人士,江湖散人,师承不详,但两兄弟天资卓越,一手刀法惊世骇俗,武功堪比一流门派的掌门人。

    两兄弟心意相通,尤其擅长合击之术,联手起来便是龙雲也得小心应对。

    独眼双雄从门外而入,显然是要堵住天琴剑阁的去路。

    “哈哈哈!都说龙掌门是万年第一美人,一直没有机会见得,今日难得当面,不如龙掌门摘下面纱,满足了屈某的好奇心如何?”

    继独眼双雄之后,一个背负巨斧的光头踩破屋顶,落在三楼回廊上,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龙雲。

    只可惜龙雲身穿宽松素裙,面带轻纱,既不显身材也不露脸面,让他什么也看不到。

    “断头斧屈善!”

    周围的看客皆是惊呼,不少人已经开始退却,有间客栈现在可谓龙潭虎穴,杀机交织纵横,尤其是屈善的到来,让这是非之地变得更加凶险了。

    虽名叫屈善,却与善字半点无关。一个杀人盈野,彻头彻尾的魔鬼!这是江湖中人对他的评价。

    荒淫、弑杀、毫无人性,他杀人从不需要任何理由,屠灭村庄的事都干过不下十次,原因却只是因一时兴致。

    因使一手巨斧,杀人喜欢斧起头落,故而有断头斧之称。

    不管是朝廷还是江湖正道,都曾下过大力气追杀他,只可惜都以失败告终,他至今逍遥法外。

    他轻功绝顶,在江湖排行第三,他武功超绝,在恶人谷排第四位,不是因为他武功弱于前三位,只因他不掌神兵。

    “冥殿的人呢?”

    龙雲没有理会屈善,因为和这种人说任何一句话,她都觉得是耻辱,所以转而对秦才良问道。

    秦才良既然插手此事,就必然有冥殿的意志,否则他区区一个三代晚辈还不够资格,因而龙雲断定冥殿还有人来了,且最低也是殿主。

    说起此事,卢娇娇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她还是不露声色,盈盈笑道:“怎么,龙掌门是怕冥殿偷袭?”

    故意如此一说,就是要分散龙雲的注意力,给天琴剑阁的人造成精神压力。而龙雲之所以一问,也是想请出冥殿的人,避免这种被动的情况。

    虽然尚未动手,但双方的气机交锋已经到了极致,整个有间客栈都在摇晃呻吟。

    大量江湖看客知道不能继续待下去,纷纷从门窗迅速撤离,转眼便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剑拔弩张的双方。

    突然砰的一声响,三层楼的有间客栈瞬间化作了尘埃,随风飘散,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还未动手,气机便已将楼房绞成了粉末,其中之凶险可见一斑,双方实力之强让人恐怖。

    “逆徒!”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打破了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