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61章 战卞城王

第361章 战卞城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感谢书友“唯凡心”的打赏!)

    卞城王,冥殿第六殿殿主,修“大叫唤大地狱”神功,掌“十六小地狱”掌法,威震九州,是一等一的高手。

    “此子实力非凡,怕不是那么好对付。”

    为了这次行动,卢姓女子准备了几十年,费尽心机,眼见即将成功,绝不想出现任何意外,所以她一再激将秦才良,阻止卞城王。

    “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本王不是此子的对手?”卞城王不悦道。

    “当然不是,卞城王神功盖世,怎么可能会不是这个毛头小子的对手。”

    对卞城王还多有倚仗,此时此刻,万万不能把他给得罪了,卢姓女子赶紧陪笑。

    “哼!帮你是还当年的人情,本王其它事你最好少管,也轮不到你来管。”卞城王不客气道。

    “瞧卞城王说的,奴家也只是多嘴随便说说而已,哪敢管您的事啊!”

    “……”

    来锦绣城的江湖人士实在太多了,所有客栈,无论大小好坏全部爆满,甚至连许多居民的家里都挤满了住客。

    “看来只能搭帐篷住城外了。”眼见天色渐晚,邓忆带着大家往城外而去。

    至于那纨绔薛飞,邓忆暴揍一顿后就放任他们离去了。而后又在锦绣城晃荡了一下午,也没见锦绣门的人前来报复,可谓风平浪静。

    决斗在即,薛华需要静气凝神,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轻易不会与人动手,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实力超群的高手。

    “邓兄,在下有个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特意走到邓忆身边,崔志有些迟疑道。

    “什么问题问吧?”邓忆看了他一眼,心中已有猜测。

    “邓逍遥应该不是邓兄的真实姓名吧?邓兄的真实身份是……”崔志话到一半,便止住不言。

    “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没错我就是邓忆。”

    隐藏身份只是图一个清静,并无其他意思,既然被猜出来了,邓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索性承认了。

    只是比起王浩、张奎两人来,崔志的心机敏锐了不知多少倍。

    前两人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才回过神来,猜透了他的身份,后者估计在他出手对付薛飞时便有了想法,只是一直犹豫未决罢了。

    “崔志见过邓掌门!”

    激动,以致声音都有些颤抖,崔志抱拳,然后深深一拜,恭敬至极。

    当邓忆随手一挥,击倒薛飞十几个护卫时,他便心中一震,继而无比激动,脑海中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只是一直不知道该如何确认。

    酝酿了一下午,终于鼓起勇气询问,果真是被自己猜中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只好深深一拜,以示崇敬。

    “原来你的真名叫邓忆啊,好好的干嘛用个假……”崔志的一个朋友还没回过神来,张口就说道,只是话到一半才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偶像啊!你居然是我的偶像,逍遥阁的邓掌门!我的天,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们居然遇到了邓掌门,还一路同行,而且还称兄道弟……”

    跪了!就如王浩、张奎猜到邓忆身份时一样,几个大男人直接激动得跪了,并发了疯一般大呼小叫,让过往的原住民以为遇到神经病,赶紧绕道而行。

    出了锦绣城,邓忆一行沿着锦绣湖而行,准备找一个景致好的地方宿营。

    “出来吧,跟了一路了。”

    来到一个开阔的地方,四周已经没了人烟,邓忆拉住马头,朗声道。

    “不愧是不将我冥殿放在眼里的人,果然厉害,这么远都能发现我们。”

    应声飞出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身穿黑色大袍,阴气森森,气势逼人,正是冥殿第六殿之主卞城王。

    紧随卞城王身后出来的还有秦才良,以及他的三个入圣级护卫。

    “是哪一殿殿主?”邓忆问道。

    “本王第六殿卞城王,不知你又是什么人?”卞城王傲慢的问道。

    他很好奇,邓忆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修为,定然不是无名之辈,怎会没有听过他的名号呢?

    “听说卞城王的‘十六小地狱’掌十分了得,本尊很想见识一二。”邓忆没有回答卞城王的问题,而是看着锦绣湖说道。

    “请!”邓忆不愿答,卞城王也不愿多问,把手一请,便当先飞到了湖面之上。

    “常跪铁砂!”

    邓忆刚刚落稳站定,卞城王就当头一掌拍了下来,没有丝毫试探前奏,上手便是镇殿神功。

    本是黄昏,天气微凉,卞城王这一掌拍下,却如瞬间黑夜降临,一股冷冽阴寒之气将邓忆笼罩其中,更有一股巨力当头压下,似是要他俯首跪拜一般。

    脚下的湖水迅速结冰,极速蔓延开来,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就覆盖了里许方圆。

    便是湖边观战的王浩等人也被寒气袭体,个个都冻得浑身直哆嗦。

    冥殿武功的最大特色就是阴气逼人,声势浩大。

    “好!”

    大喝一声,无论是与秦才良他们一战,还是与李博翰一战,都不能尽兴,现在算是遇到了一个可以放开一战的对手。

    邓忆战意熊熊,抬手一记“流光拳”打出,与“常跪铁砂”毫无花哨的硬撼在一起。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波纹震荡开来,刚刚凝结的冰面猛然碎裂,然后隆起,冲上天空,直达十丈多高。

    “好!”

    卞城王也是大叫一声,翻手又是一掌。

    “磨摧流血!”

    黑磨直径丈许,似是由地狱阴气凝聚,翻腾不休,分上下两层,相互逆向转动碾磨,下方还有无数鬼魅探出利爪,要将敌人抓入磨中间的黑洞当中,然后碾成碎末。

    黑磨当头压下,邓忆不避不闪,万掌齐飞,轰然迎上。

    轰轰轰!

    刚刚再次凝结起来的冰层又一次崩裂,先是被压入湖水中,继而又爆裂到天空,然后在“磨摧流血”的力量牵扯下环绕四周,便如无数星辰环绕黑洞一般。

    “破!”

    黑磨下压,掌影无数,双方坚持了
追拿名门小娇妻无弹窗
数息后,邓忆暴喝一声,一拳打入黑磨中间的洞口中。

    黑磨一阵颤动,而后轰然爆裂开来。

    “棘网蝗钻!”

    一招被破,卞城王再接一招,只见他大掌一伸,便有一道大网生成,将邓忆网入其中。

    无数长着蝗虫身子,人的脑袋的鬼蝗飞出,铺天盖地的扑了上来。

    邓忆内力一震,一层厚实的罡气护住全身。

    扑哧扑哧,无数鬼蝗扑了上来,有的直接撞在罡气上,瞬息消散,更多的则趴在上面疯狂啃噬,很快就将邓忆彻底掩盖。

    响成一片的啃噬之声让人头皮发麻,竟然还可以炼化罡气和内力!

    “散!”

    邓忆内力一震,便将护身罡气上的所有鬼蝗震灭,但瞬间又有更多的扑了上来,好似无穷无尽。

    眉头一皱,邓忆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发力,一股强悍至极,让卞城王都心惊肉跳的内力爆发出来。

    整个人就如小太阳一般,罡气化作万千光芒,喷薄出上十丈远,将所有鬼蝗扫灭一空,一同消失的还有黑网。

    “礁捣肉浆!”

    掌如巨石,又有无数鬼魅推动,迅急无比,在邓忆爆发后收力的瞬间袭来。

    只来得及回手一档,却还是被巨力打入水中。

    “不愧是卞城王,时间把握真是妙到毫巅,‘十六小地狱’掌也果然不同凡响。”

    卞城王并未乘胜追击,而是静待邓忆浮出水面,两人再次对峙而立。

    只是邓忆的状态却让他皱眉不已,明明受了自己一掌,居然没有受伤!

    “小辈的内力也好生了得,世间少有,本王自愧不如,更难得的是还有一身不俗的外练功夫,让人好生惊讶好生佩服。”嘴上说服,卞城王却不愿输了气场,又道:“不过本王很想看看你能如此爆发几次。”

    “那你便来试试!”邓忆同样丝毫不示弱。

    “棘网蝗钻!”

    既然打定了消耗的主意,卞城王故技重施,手掌一翻,黑色棘网再现,鬼蝗漫天,将邓忆再次淹没其中。

    “哼,天真!”

    冷哼一声,邓忆再次强横爆发,瞬息便冲散了鬼蝗,将荆网泯灭于无形,“铸神诀”最不怕的就是消耗。

    冲破“棘网蝗钻”,邓忆跨步逼近,一式倒岳打向卞城王腰腹。相对冥殿武功的声势浩大,逍遥宝典却是内敛了许多,但卞城王绝不敢有丝毫轻视。

    卞城王在水面一点,极速躲闪,以“裂皮既擂”反击。

    两人在锦绣湖上打得天翻地覆,一时间难分伯仲,却是把秦才良、王浩等观战之人看得目瞪口呆,震惊得无以言表。

    卞城王亲自出手,秦才良一直信心满满,认为邓忆就算再强,也绝不是六叔的对手。卞城王毕竟是成名多年的老一辈强者,绝无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后起之秀。

    然而事实却如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甩在秦才良脸上,将他彻底打得一脸懵逼。

    王浩、崔志等人也是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卞城王威名远播,作为信息爆炸的玩家,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但同时他们也清楚,玩家现在还处在起步阶段,全世界几百亿玩家,能入圣的寥寥无几,一双手能数过来。

    所以在他们的心中,卞城王这等霸主级原住民是玩家绝对高攀不起的存在,从未想过在现阶段有玩家能与之一较高下。

    但眼前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彻底颠覆了他们对玩家实力层次的认知。

    尤其是崔志,他双手紧握,指甲刺破血肉,鲜血淋漓却不知,震撼、激动、敬畏、崇拜的情绪让他难以自抑,但一想到自己的状态,又不禁黯然伤神,泪水盈眶。

    湖面两人对战正酣,对岸边观战之人的心思无暇顾及,也无需顾及。

    转眼十几分钟过去,卞城王一边与邓忆缠斗,一边用“棘网蝗钻”消耗,企图将他拖垮。

    然而打到现在,对方居然始终生龙活虎,丝毫没有被消耗虚弱的迹象,须知自己已把“棘网蝗钻”来回使了不下二十次,每次对方都以同样的方式破之。

    那种爆发的方式看似威力大,实则力量分散,消耗更加巨大,卞城王自认能来个七八次便算不错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施展了二十多次,还像个没事的人一样,这就着实恐怖了!

    卞城王心里有些慌了,继续拖下去败的一定是自己。

    “只此而已吗?”

    眼见卞城王已经把“十六小地狱”来回使了好几遍,邓忆渐渐失去了继续耗下去的兴致。

    论境界招法,邓忆自认不是卞城王的对手,几次被其击中就是证明,但奈何自己能耗能抗,愣是把这个卞城王治得没了脾气。

    卞城王心里憋着一股气,也不回邓忆的话,抬手又是一记“棘网蝗钻”打来。

    踏步,抬手一吸,湖水隆起,将邓忆护在中间,湖水越聚越多,终于轰然爆裂,化作无穷水珠,继而环绕四周开始旋转,越来越快,同时向四周扩散。

    鬼蝗被大量磨灭,节节败退,最后一只不剩,一同泯灭的还有黑色“棘网”。

    冲破“棘网”,旋转的无穷水珠并未就此落回湖中,它们瞬息凝聚到一起,化作一幅直径超过三丈的太极水幕图,但变化依然在继续。

    缩小,太极水幕图急剧缩小,直至如手指一般大小。

    面对这一指之水,卞城王汗毛倒立,毛骨悚然,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直透心底。

    “闪!”

    想也没想,卞城王如落荒的野狗,疯狂奔逃,所过之处湖面皆暴起滔天水柱,却是因为他脚下发力过猛,湖水无法承受所致。

    “去!”

    轻吐一声,然后邓忆指尖一点,那一指极致压缩的太极水柱咆哮着,划破虚空直取卞城王后心。

    “啊!”

    一声惨叫,一股鲜血飞洒,卞城王披头散发,瞬间消失在湖面之上。

    “滚!”

    一个字,秦才良数人面如白腊,仓皇而走。

    邓忆不怕麻烦,也因他们没有对王浩等人下手,所以再次放了他们。恩怨分明,这是邓忆一直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