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349章 对战棒子

第349章 对战棒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且如今近距离一看,发现其果真不是虚名,一身武道境界如深渊一般不可测度,让人敬畏。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

    同时也都明白,邓忆将是他们的最强劲敌。

    邓忆同样不敢怠慢,起身一一回礼,这三人都是青年男性,在此时此刻,能有入圣的实力,无一不是天资最顶尖的存在,值得尊敬。

    汪宁予也起身,跟着一一见礼,尽管之前就已经相互打过招呼,但现在却是又有不同。

    作为唯一的女性,汪宁予有种一枝独秀的感觉,但同时也有一丝苦涩,在场的唯独她是靠外力入圣,不免有些难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你的路现在看似很窄,却不一定就不能走得更远。这世界很奇妙,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你无需为此上心。”邓忆传音宽慰道。

    汪宁予心中充满暖意,甜滋滋的向邓忆点头示意,心中阴霾顿时一扫而空,有心上人的这句话,比什么都好。

    邓忆五人所坐的位置是豪华包厢,普通玩家则坐在下方公众席上,因为票价不算贵,只需一两文银,所以观众多得无以数计,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

    不用担心坐远了看不清,这里是开天游戏中,坐在任意位置的视角都与最前排一般无二,可以满足每位玩家的最佳需求。

    之所以要观众,也仅仅是为了烘托赛场气氛,不然盘古可以让任意玩家在任意位置随时观看比赛,而且还是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观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权利的更迭,一些小国被兼并,全世界还剩163个国区,每个国区有100个世界赛名额,总数就是16300人。

    一万六千多人,首先进行的自然是淘汰赛。

    第一轮淘汰赛,选手们的对手是系统安排的九个一流高手,每个都使用不同的武功和兵刃。选手要依次击杀他们,取用时最短的前50晋级下一轮。

    “邓忆道友难道不观察一下我们的对手?”第一轮的规则一出,邓忆便盘膝而坐,开始闭目打坐修炼起来,舒贾特出言问道。

    “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把敌人了解太透彻,比赛起来更没意思了。”邓忆说道。

    “有道理。”瓦特点了点头,也学着开始打坐练功。

    其他人也跟着有样学样,全部开始闭目打坐,打熬内力。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虽然嘴上都说得这般煞有介事,实则还是因为下面的选手太弱,不值得他们这些入圣强者浪费精力罢了。

    第一轮比赛耗时近一个小时,紧接着开始第二轮,这次的对手不人,而是8只形色各异的机关兽,这些机关兽都有一流上等实力。

    选手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些机关兽依次失去战斗力,同样取用时最短的前50晋级下一轮。

    面对这些刀枪不入的铁疙瘩,所有选手都觉得头痛,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考验意志和精力的事情,想要一招定胜负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磨。

    但是再头疼也得硬着头皮上,选手没别无选择。

    第二轮紧张激烈,用时长达四个半小时。长时间激烈的战斗让选手们一个个都累得跟狗一样。

    但观众们却是看爽了,数千场战斗可以任意切换,想看谁就看谁,看着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家伙们被虐,心里都不禁暗爽,你们也有今天!

    短暂的一个小时休息时间很快结束,第三轮淘汰赛开始。

    这一轮的对手是七个人,个个都是一流上等实力,同样手持不同的兵刃,但修炼的是同一种武功,并且组成了一套合击阵法,一旦运转起来,攻击延绵不绝,非常厉害。

    这次的规则也略有变化,不是取最快击败对手的选手,而是取坚持时间最长的前50晋级下一轮。

    也就是说,这一轮绝大部分选手都会被虐得很惨。

    观众老爷们看得过瘾,每当有人被虐得鼻青脸肿,被各种兵刃用各种方法打死,他们就会拍手称快,大呼叫好,气氛十分热烈。

    第四轮更加惨无人道,居然是闯机关阵,取闯得最远的前50晋级下一轮。

    这一轮选手们的死法更是千奇百怪,什么火烧水淹是再正常不过了,比如万箭穿心,比如被巨轮碾压成肉饼,那都是家常菜。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

    第五轮是五只异兽,第六轮是四个影子刺客,第七轮是幻境、第八轮更是一个入圣级对手。

    总之,除了前两轮选手可以打败对手外,后面的基本是被一虐到底。只有少数实力极强的选手可以勉强抗挣一二,其他人都是要多惨有多惨。

    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九天论武大会不是那么容易参加的,奖品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第九轮也可以说算是最后一轮,是选手与选手之间的战争,由前八轮筛选剩下的54人争夺进入27强的名额。

    好吧,27强,这个数字怎么看都觉得怪异,非常的怪异。难道是三九二十七?这是什么安排?不管是观众还是选手,对此都是满脸懵逼。

    真正能明白其中道理的是豪华包厢中,至今都在打坐修炼的五个入圣级玩家。

    一对一的比赛,真正的实力碰撞,为了给观众更好的观战体验,每次只有两组同时进行。

    能一路闯到这里的,全都是超一流高手,彼此强弱相差不大,每一战都是你来我往,打得非常精彩。同时也意味着非常耗时间,27场比赛整整持续了一天半。

    “女士们先生们,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经过三天紧张激烈的比赛,我们终于决出了全世界最强的32强选手。”

    在4个小时的休息结束后,盘古恶趣味的整出了一个矮挫胖的丑货主持人,一身的肥肉,奇葩的装扮,甚至让人难以分清他的性别,唯一可取的是他充满磁性和韵味的声音。

    这个奇葩主持人,甫一出场就语出惊人。

    什么?32强?有没有搞错,明明
艾泽拉斯异闻录吧
是27强好不,怎么突然变成32强了?所有人面面相聚,就连选手都是一脸迷茫,完全不明白这是在搞什么鬼。

    不过奇葩主持人没有给大家更多的思考时间,一手持话筒,一手高指天空,大声宣布道:“下面,就让我们来为32强选手随机分配对手吧!大屏幕,滚动起来”

    主持人话音一落,高空中便出现八块巨大的屏幕,屏幕背景是27强角逐的精彩画面,一串串快得看不清的文字在上面疯狂滚动。

    滚动了大约一分钟后,主持人高喊道:“来,让我们一起数一二三。”

    “1、2、3停!”全场观众一起跟着大声呼喊。

    “出来了!”主持人用极为激动的声音再次高喊道:“第1场对决,将由我们的五位种子选手之一的邓忆对战有武神之称的李在熙选手。下面有请两位登场!”

    轰!全场瞬间炸开了锅。

    “邓忆不是没有参加比赛吗?怎么突然又成了32强?”

    “笨啊你,都说了是种子选手。麻蛋,居然直接空降到32强,这未免有些过分了。这让其他拼死拼活的选手如何想?”

    “就是,而且事先没有任何相关信息透露,尼玛还一次5个,真不知道盘古在搞什么鬼,太过分了点。”

    “这下李在熙惨了,这脸打得我都看不下去了,关键还是自己打的,找谁说理去!”

    “不光是李在熙,整个寒国的脸面都被他们自己打得啪啪响,颜面扫地、颜面尽失啊!”

    “怪只怪盘古太阴险,居然一声不吭就来这么一出,坑人也不带这么狠的!”

    “就是就是!而且邓掌门也太能忍了,论坛上都骂成那样了,他居然还一声不吭,若是解释一句,也不至于这样啊。”

    “我看人家根本就是不屑于解释”

    一时间,观众席上议论纷纷,质疑的有之,嘲笑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更多,热闹非凡。

    就连百事通都忍不住在论坛上感慨一句:事情不到最后,永远也别下定论,我算是领教了。

    当然,最精彩的还是要数华国和寒国玩家。

    华国玩家一片悔恨,那些骂得越狠的,此时心里越是难堪,肠子都悔青了,错怪了心中的偶像,错怪了华国的英雄,错怪了华国最大的功臣。

    几乎瞬间,邓忆的论坛专区就被道歉刷满了。华国数十亿玩家,几乎超过一半都责怪过他,此刻全是满满的忏悔。

    而寒国玩家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哽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只怪当初图一时嘴快,什么狠话都说尽说绝了,现在全成了响亮的耳光拍子自己脸上。

    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李在熙能打败邓忆,如此才能往回颜面。只是接下来主持人的话,瞬间就击碎了寒国玩家的念想。

    “等等,我想问一下,成为种子选手,直入32强的基本条件是什么?”有一个选手不甘的问道。

    主持人看了他一眼,**一笑,说道:“本次九天论武大会成为种子选手的基本条件是入圣,只要你成为入圣强者,你也可以享受种子选手的待遇。

    但是下次,下下次,或者下下下次,成为直入32强种子选手的条件可能会又有不同,只会更加苛刻。因为32强种子选手永远只有8个名额。亲爱的选手,你明白了吗?”

    说完,主持人又赏赐了这位选手一个**的飞吻,直把他吓得浑身哆嗦。

    面对主持人的解释,所有选手都沉默了。入圣!好吧,让他们直入32强确实无可厚非。

    面对入圣强者,选手们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在他们面前自己没有任何机会,差距太大了,大到让人找不到胜利的信心。

    不过都对盘古这种搞法充满怨念,本来大家都摩拳擦掌,准备争夺第一名,现在到好,直接空降五座大山,瞬间击碎了所有人的念想,未免太残忍了。

    多少也应该提个醒,让大家有个心里准备,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心情大起大落,难受至极。

    不管别人的心情如何,反正李在熙的心情如翻江倒海,难堪已经不足以形容,五味陈杂,真是百般滋味。

    总之就像便秘憋了几天一样,脸色一阵青一阵紫,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邓忆背负双手,目光眺望着远方,看都不看李在熙一眼。

    这是蔑视,**裸的蔑视,而且连武器都不选,打脸也不带这样的,李在熙忍无可忍,怒道:“邓忆,你好歹身为一派掌门,一方领主,如此辱人,难道就不怕别人笑你有失气度?”

    邓忆闻言洒然一笑,说道:“李武神,莫要说笑了,还是请吧。”

    “你”邓忆根本就不与他争辩,李在熙反而无言以对。

    回想起来,一直都是自己如跳梁小丑一般在叫嚣,除了徒增笑料,便是自取其辱,还能怨得了谁。

    “去死!”李在熙只觉得自己的脸面在发烫,忍不住怒吼一声,手中长剑一起,直刺邓忆心口。

    邓忆始终负手而立,动都不动一下,任由长剑刺在自己身上。

    叮的一声,李在熙的长剑像是刺在铁板上一般,竟然难以寸进。

    “啊呀!”李在熙大喝一声,双手持剑,脚下扎稳马步,使出全身的力道猛然一推,顿时长剑在巨力的推挤下,弯曲成弓形。

    然而邓忆始终双手背负身后,动也未动一下,甚至看都没看李在熙一眼,就好像现在比赛的不是他,被剑刺的也不是他一样。

    李在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脸色涨的通红,如猴屁股一般,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长剑除了弯曲更厉害,发出不堪重负的**外,始终纹丝不进。

    “哎,你让我失望了。”邓忆轻叹一声,心口的肌肉一震,李在熙便如破沙袋一般,连人带剑横飞出去。

    噗!一口鲜血喷出,李在熙扶着长剑,艰难的爬了起来,充满仇恨的望着邓忆,这一口血不是被打出来的,而是被气出来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