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292章 强弱易位

第292章 强弱易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偷袭斩杀一个入圣强者,邓忆给人轻描淡写的感觉,但被偷袭的人临死爆发,强大的气机极为引人注目,藏都藏不住。

    “小心邓忆!”一声惊呼,吓得所有入圣强者心惊胆颤。

    本来准备出手的人立即收回脚步,往人群里一钻,逃之夭夭了。那两个正在交手的则吓得冷汗直流,一边交手一边左顾右盼,寻找脱身的机会。

    但脱身的机会还没找到,又有两个蒙面人杀了出来,分别加入对手一起,成了二打一的局面,被死死的纠缠住,这下更加难以脱身了。

    两人急得五内俱焚,同时恨透了那几个躲起来的家伙,尼玛出卖队友都不带打声招呼的。

    那几个躲起来的家伙是抓不住了,邓忆脚下一点,直接向那个穿睡衣的人扑去。

    看到邓忆向自己扑来,睡衣男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拼着受伤逼退了宋方与陈落山,然后转身往人群里钻,竟还顺手一推,将一个协助自己的超一流高手推向了邓忆。

    那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邓忆一剑劈成了两半。好心帮忙,却反遭暗害,真是要多冤有多冤。

    本身速度就比不过邓忆,现在又有伤在身,更加逃不过,哪怕一路卑鄙至极的利用他人做挡箭牌,也不过多逃了三个呼吸,就被追上。

    虽然被吓破了胆,但入圣强者始终是入圣强者,还不至于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此人使的是长刀,刀法是朱家的成名神功武学烈焰腾龙刀,功力深厚,刀法精湛,比朱长春都要强一些。

    只是居然查不到此人的信息,要么是赤血的人,要么就是隐世不出的朱家高手。

    不过管他是谁,只要是朱家的人,邓忆照杀不误。

    逍遥剑第一式名曰分水,劈刺之间,万物辟易,攻防一体。是最没有章法的一式,讲究的是气与神的结合,剑光浩大,威力极强。

    数招分水式所过,睡衣男的攻势不仅尽数被破,连带的还斩杀了大批护卫。

    逍遥剑第二式名曰万剑,挥舞之间发出无数剑光,如蜂涌漫天,讲究以气化剑,以神驭气,是极强的杀伐招式。

    几招分水式已让睡衣男难以应付,邓忆随后又接了一招万剑式,无数剑光数都数不清,密密麻麻几乎遮掩了他的视线。

    随着邓忆挥剑一指,无数剑光如训练有素的精兵,齐齐嗡嗡作响,如万剑鸣唱,剑尖指向睡衣男,然后化作洪流扑了上去。

    面对如此猛招,睡衣男心神震荡,大刀挥舞,化出无数火龙张牙舞爪的反扑上来,与剑光洪流对撞在一起。

    可怕的气劲爆发开来,横扫方圆十丈,摧毁了一切,实力稍弱的被绞得粉身碎骨,实力强些的则吐血狂退。

    剑光与火龙初一接触,似乎半斤八两,双双泯灭,但只是一个停顿的功夫,火龙便节节败退,成了一面倒的局势。

    睡衣男急得放声狂叫,浑身青筋凸鼓,显然是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却依然阻止不了死亡的步步进
隋末阴雄小说5200
逼。

    “啊!”半分钟,仅仅坚持了半分钟,睡衣男的火龙尽数消亡,惨叫一声,被无数剑光凌迟而死,全尸都没能留下。

    睡衣男惨死,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儿去,披头散发,浑身伤口密布,鲜血淋漓,在四人的围攻下,形势岌岌可危,已是强弩之末。

    见无需自己动手,邓忆转身向周围的护卫杀去,顿时掀起一股血雨腥风,杀得那些护卫四散而逃。

    直至天蒙蒙亮,有大军围困了城主府,邓忆才招来机关鸟,带着四位入圣强者潇洒离去,自始至终,他们身上甚至丝血未沾。

    当年九阳门一战,朱兴岛折了三个入圣强者,讨伐逍遥岛折了一个,麻风城折了三个,如今一夜之间,潘山城又损失了三个,合起来达十个之多。

    接到消息的朱长青差点没晕死过去,朱兴岛确实很强,入圣强者确实不少,但也经不起如此折损呀!

    十个,整整十个入圣强者!多么恐怖的力量,竟然就这么没了。

    鹿儿岛、环心岛两家加起来也才五个,再加上他们盟友的一个,共六个,新旧更替,数百近千年都是如此,却与朱兴岛周旋至今。

    朱兴岛算上朱长青,也才九个,加上赤血海盗团的五个,以及盟友的三个,合计是十七个。

    但赤血海盗团只调派了三个过来,减去联军讨伐之前接连折损的四个,开战之前双方是11比7。

    开战才短短几天,双方就变成了5比7,对如此规模的大战来说,强弱之势可谓瞬间易位。如此巨大的损失,朱长青没当场吐血已经是算有定力的了。

    不过真是越想越心疼,像刀绞一般的疼。何况昨天晚上死的还有他的二儿子朱明生。

    如果仅仅只是战力对比发生反转,还不至于让朱长青提心吊胆,毕竟赤血还有两个,拉回来便是7比7,再不济也能斗个旗鼓相当吧。

    但问题是那个手持神兵的邓忆该怎么办?谁能对付,谁能治得了他?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没有四五个人根本拖不住他。

    面对这个问题,朱长青一个劲儿的揉搓着自己的头,疼啊,真疼!这些天来,只要一想到邓忆,他便觉得像是有铁钉在脑海中不停的捅一样,疼得厉害。

    下方的群臣同样好不到哪儿去,除了面面相聚,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

    “废物,都他娘是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滚!都给老子滚!”朱长青愤怒的咆哮着,像是一只食人的野兽。

    群臣闷声不吭,都心惊胆颤的急忙退走,生怕慢了落在后面,一不小心可能就被当了泄愤工具,被杀了可没地方喊冤去。

    前些天就有人不识眼色,慢了几步,多说了一句,结果身首分离被抬了出来。

    “贾文尚,你留下。”朱长青突然喊道。

    贾文尚浑身一颤,僵在那儿,然后在所有人同情的目光中转过身,脸色惨白,小心翼翼的走了回来,躬身道:“岛主,您有什么吩咐?”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