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209章 失道寡助

第209章 失道寡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知道吗,袁非临死之前也是如你一般,不停的在问怎么可能。”邓忆狠戳陈远志的痛点。

    “你!不得好死!”陈远志浑身颤抖,双眼猩红,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将邓忆抓得越来越紧,面目扭曲道:“你以为这样你就真的能赢吗。”

    “是时候叫他们动手了,不然你可就没机会了。”邓忆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陈远志的算盘,邓忆岂会不知,他同意单挑,只不过是想拖住自己,然后所有人一拥而上,将自己灭杀,施毒不过是随机应变的一次附加算计,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杀!快给我杀了他!”陈远志脸色剧变,大吼一声。

    “杀!”霎那间,所有海盗齐声大吼,

    一同冲了上来。李佑、海东、来顺三人略作犹豫,然后也拔出武器冲了上来。

    此刻,陈远志死死抓住邓忆,不让他挣脱。邓忆也是死死地抓住陈远志,使出巨力,差点将他的骨头都给捏碎了,同时内力如滔滔江水,疯狂涌入他的体内,在其经脉中横冲直撞。

    “啊!”剧烈的疼痛让陈远志发狂的叫喊着,双手却不肯放松一点点。

    海盗终于围了上来,四面八方,周身要害全是攻击。躲,已经完全不可能。

    “呵!”邓忆大喝一声,长发无风飘起,衣服如充气一般往外鼓动,瞬息间,炙白色的罡气护罩如气球一般,急速膨胀,与围上来的海盗猛烈撞击在一起。

    实力弱的被撞翻在地,实力强的被逼得连连后退,瞬间人仰马翻,所有攻击都被阻挡。就连陈远志也不例外,被弹飞出去。

    “哈哈哈,老东西果然有些本事,居然没弄死你,可惜可惜!不过有的是机会,下次再来。哈哈哈!”邓忆大笑着,掌影连连,将挡在前面的海盗逼退,然后跳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陈远志不顾自身伤势,冲到水边,但是除了黑黝黝的海水,什么也没看到。

    “啊……”怒极发狂,陈远志疯狂的嚎叫着,声音震落了无数碎石。十几分钟之后,嚎叫停歇,他又挨个将属下狠狠责骂了一遍,这才气呼呼的回到自己的宫室。

    李佑、海东、来顺三位当家也跟了进来。

    “废物,都是废物!”会客厅中,陈远志坐上首位,拍着桌子,骂个不停。

    “大当家,海东今日办事不力,犯下大错,请大当家责罚,也请大当家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现在是非常时刻,大家都指望着您呢。”海东跪伏拜倒,诚恳认错。

    海东这一出让所有人出乎意料,都愣愣的望着他,陈远志停止谩骂,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来,大当家喝口茶,消消气。”海东满上一杯茶,双手奉到陈远志面前。

    “嗯!”陈远志点点头,接过茶,轻轻地抿上一口。突然,他怒目圆睁,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砸在海东的脑袋上。

    哐当一声,茶杯四分五裂,猩红之物顺着额头,沿着眼角,流过嘴角与下巴,

    滴在海东的胸前,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却狂笑道:“陈远志,你也有今天,我忍你很久了!”

    “海东,你
独家婚宠帖吧
这个卑鄙小人,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叛徒!咳咳咳!”陈远志跌坐在椅子上,捂住胸口,指着海东怒骂道,只是才说两句,便咳出血来。

    匕首深深刺入陈远志的胸膛,直没至柄,鲜血将他的衣服染红了一大片,最关键的是,这一下刺伤了肺。原来,海东趁着奉茶的功夫,成功偷袭了陈远志。

    这突然一幕,惊呆了李佑和来顺,两人愣在那儿,半天不知道动一下。

    “叛徒,哈哈哈!袁非多么忠心耿耿,结果呢,被你指责为叛徒,然后死于非命。叛徒,我就是叛徒,你们又能怎么样!”

    “为什么,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陈远志懂了海东的意思,先前他没有背叛,但从刚才偷袭开始,他彻底背叛了。陈远志相信海东的话,因为到了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说谎的必要了,所以,他更加疑惑。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都是因为你,能有今天,都是被你逼的!”海东说道。

    “……”陈远志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此刻的他出乎意料的平静,回想起与海东的点点滴滴,他心里又明白了一些东西。

    “陈远志,你太霸道了,没有人可以忤逆你,而且你从不给别人留情面。对我是如此,对李佑、来顺等等所有人都是如此,唯独你的废物儿子,还有袁非是例外。

    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你可曾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没有,你从来没有,因为你自私自利。”海东咬牙切齿,一点点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海东,你有不满,大可以说出来,为何要背叛我们深渊海盗团,为何要背叛于我?”陈远志痛心疾首。

    “说出来!哈哈哈,这是最好听的笑话。姓陈的,不要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有给我们说出来的机会吗?你问问李佑,问问来顺,你有给过我们解释的机会吗?”海东指着李佑和来顺,吼道。

    “哎!陈远志,我们深渊海盗团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李佑长叹一声,说道。

    “李佑,你也!”陈远志指着李佑,惊骇道。

    “算算时间,他们围困我们深渊岛多久了。你前前后后又发了多少求救信,可有一个人回你?一个都没有,想想为什么?因为你把事情做得太绝。不,应该说是你做人太绝!”李佑自顾自说道。

    “来顺,你……”陈远志充满期盼的看着来顺。

    “哎!”来顺长叹一声,抱手而立,一言不发。

    “原来,你们是早已串通好的!”陈远志远志绝望道。

    “串通!哈哈哈,陈远志,你真的想多了,我们从来就没有串通过。这叫什么?这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海东讥讽道。

    “咳咳咳!不可能,你们一定是串通好的。”

    “哎……”

    李佑、来顺两人再次叹息。他们确实没有串通,当海东发起突袭,他们都非常错愕,但是随即,他们便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似乎一直压在心里的石头落下了。而且很奇特的是,他们竟没有丝毫要帮陈远志的念头,于是双双选择了袖手旁观。

    “你们三个卑鄙小人,咳咳,如果不是老子有伤在身,岂会被你们得逞!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