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165章 太熟悉了

第165章 太熟悉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伤势痊愈,三人心情也是大好,不用继续窝在这鸟不拉屎的山洞里了。公输浩立即开始收拾家伙什,准备出发。

    待所有东西都整理齐全,公输浩却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这么大一堆行李物品,怎么办呢?

    收起来?可邓忆在一旁呢。若是让他看见自己有那种宝物,见财起意怎么办?现在虽然处得很好,可人心隔肚皮,财锦动人心啊。

    这要是不收起来,可怎么背呢?而且多不方便。扔了?怪可惜的,都还只用过一次。公输浩前几年带着公输晴颠沛流离,东躲xc苦日子过怕了,哪舍得这般浪费。

    正在公输浩左右为难之际,邓忆却是看出问题来了,笑道:“公输前辈大可收起来,储物宝物虽然稀罕,但在下恰巧也有一个。”

    说着,

    邓忆便从戒指中取出一本书来,示意给公输浩看。

    “这…我正准备收呢,只是还有一点点没整理好。”公输浩尴尬的假装理了理,然后才拿出一块玉佩,对着一照,行礼物品便都消失不见了。

    储物装备很稀有,样式也是各有不同,邓忆的是戒指,公输浩的则是一枚古朴的玉石。

    公输浩这几日里鬼鬼祟祟的收取东西,虽然做得很隐秘,但哪能瞒得住本身就有储物装备的邓忆,他早在两天前就发现这个秘密,公输浩有意隐藏,他也不好点破罢了。

    “嘻嘻……”看到爷爷的窘样,公输晴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让公输浩老脸憋得通红。

    公输晴虽然天资卓越,非常聪慧,却不是一个心细之人,更不喜欢去随意琢磨一个人的心思隐秘。

    公输浩则不同,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邓忆的伤势诡异痊愈,便已经让他疑神疑鬼了,现在邓忆居然连储物装备这种稀罕物都有,他又不得不开始思考、怀疑起邓忆的身份来。

    “这个邓忆,看上去年纪轻轻,可身份恐怕着实不一般啊。只希望不是祸事就好!”公输浩心里担忧着。

    行李物品收拾好了,三人正式出发,巧的是邓忆正好和公输家爷孙俩同路,都要去凉风城。

    朱兴岛为了确保绿焦岛交易会的安全,对最近的港口城市绿港城有诸多限制,包括停靠的船只大小,随行人员多寡等等都有要求。

    邓忆来朱兴岛的架座肯定是超出规模的,随行人员也很多,所以选择了在较近的凉风城停靠。来参加绿焦岛交易会的人,为了安全,多会乔装打扮隐藏行踪。

    因此,出于安全考虑,邓忆也不会直接将船停靠在绿港城,先到凉风城,再乔装偷偷到达绿港城,自然会安全许多。万一身怀巨款,在回逍遥岛的半路上被别有用心的人追踪截获,那可就惨了。

    “不知两位到凉风城有何贵干?”邓忆问道。

    “呃……”公输浩正在想什么办法搪塞过去。

    “我们想在凉风城坐船离开朱兴岛。”公输晴口直心快的说了出来。

    “你……”公输浩无语的瞪着自己的孙女。

    “离开朱兴岛?准备去哪儿呢?”邓忆当作没看见公输浩无奈的表情,

    继续问道。
万域魂尊最新章节


    “去哪儿……我们也没有什么目标,能安全离开就不错了,目标到哪儿算哪儿吧。”公输晴思索了一下,有些低落道。

    “哈哈哈。邓公子莫要听这丫头胡说,我们是准备去环心岛的。”公输浩在一旁打着哈哈,误导道。

    他心里大急,这孙女实在太不让人省心了,什么都乱说,真不把咱爷孙俩的命当命啊!万一这姓邓的是个别有用心之人怎么办?

    不是公输浩多疑心小,而是被境况所迫,不得不谨小慎微,不然他们爷孙哪能活到现在,江湖险恶,人心险恶啊。

    公输晴也并非愚笨没有防人之心,她只是有个直觉,邓忆绝非歹人,何况自己于他还有救命之恩呢,她相信邓忆不会陷害于他们,所以才会无所顾忌的都说了出来。

    “看来两位应该是有什么困难在身。”邓忆笑着顿了顿,又道:“或者说两位应该是在逃难当中吧。公输前辈,不知在下猜得可对?”

    从公输浩的行事作为,以及他们隐藏在荒郊野外的情况来看,邓忆轻易便能猜出一二。

    “对什么对,我们哪……”公输浩嘴硬想糊弄过去。

    可惜,旁边还有一个嘴快的公输晴,只听她崇拜道:“是啊是啊,邓大哥好厉害,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公输浩再次无语,感觉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在下去凉风城,也是准备离开朱兴岛,而且正好在下有船,不知道能不能邀请两位搭在下的顺风船?”邓忆诚心邀请道。

    “这怎么可以,怎么好意思劳烦……”公输浩立即准备推辞。

    可他再次被自己的宝贝孙女抢过了话头,只听公输晴高兴道:“好啊好啊,这样我们就不用冒险去找船了。”

    “哎!”公输浩扶额,仰天长叹。

    这都什么事啊!这丫头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好好的一个听话的乖孙女,今天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再想想下一站的目标,到时我顺道送你们去。”邓忆也是故意无视了公输浩的意见,直接就和公输晴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邓忆是真心想帮他们,所以如此作为却也是心安理得,因而他也不打算对公输浩多作解释,结果便是最好的解释。

    一路轻轻松松,用了约莫小半天功夫,三人便到了凉风城。中途没有任何停歇,三人直奔港口而去。

    只是刚到港口,公输浩的脸色便愈发凝重起来,而邓忆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就连一旁的公输晴也似乎有所察觉,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的小嘴也停了下来。

    “公输前辈,似乎有些情况啊。”邓忆淡然道。

    “我们不应该这么冒冒失失的冲过来的。”公输浩后悔道,如果不是因为邓忆带着,他们绝不会像这样毫无准备的跑到码头来,踏入了敌人的包围圈。

    “可在下看来,公输前辈的易容之术也不算差呀,怎么就这么容易被认出来呢?”邓忆疑惑道。

    “太熟悉了!”公输浩叹道。

    “太熟悉?”

    “一家人,能不熟悉吗?”公输浩悲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