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154章 风水浅谈

第154章 风水浅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风水学是一门历史悠久的玄术,本为相地之术,也称地相,古称堪舆。相传风水始于九天玄女,后由舒绰、张遂等传奇风水大师发扬光大。

    风水的核心思想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主要关乎住宅、墓地、城池等事物的选址、坐向、建设的方法和原则,强大的风水局能判一地兴衰存亡之势。

    后来风水局逐渐完善细化,不再仅限于住宅、墓地、城池等事物的范畴,它开始融入到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如逍遥岛布设的“人杰地灵”风水局,如商家们都钟爱的“招财进宝”,如婚房中常设的“恩恩爱爱”和“早生贵子”等等。

    除了上述求福求财的风水局,还有许多阴损害人的风水局,如“断子绝孙”、“家破人亡”等等。

    风水局的品类可谓数不胜数。

    风水涉猎广泛,深受民众喜欢,因此风水师自然不少,但因生存与市场需求的影响,绝大多数风水师都只会布设一些风水小局,如“招财进宝”一类。

    如“人杰地灵”、“五谷丰登”这一类的风水大局,懂的人少之又少。能得韩聪,可谓邓忆之大幸,逍遥岛之大幸。没有韩聪的“人杰地灵”,逍遥岛岂能有今天。

    合上《风水浅谈》,通过这本书,邓忆算是对风水局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更为能得到韩聪这样的特殊人才而庆幸不已。

    这本《风水浅谈》不仅对风水的历史和发展做了简明扼要的概述,更附带了数十种风水局的布设方法,图文并茂,介绍异常详尽。

    只是风水过于深奥,邓忆依然两眼一抹黑,除了前面的概述,其它内容完全看不懂。不过他还是慎重的将《风水浅谈》交到了田丰手中,此书韩聪定会喜欢,必须买。

    除了这本《风水浅谈》,邓忆又先后挑选了《风水相师》、《天机》、《疑龙经》、《玄机天现》等数十本奇书怪典。

    本欲购买更多,但一想到自己的储物戒空间有限,恐携带不便,邓忆对一旁侍立的书童道:“小兄弟过来一下。”

    通禹书斋虽然没有推销的伙计,但有许多书童在一旁侍立,随时听候差遣。

    随着邓忆一声招呼,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儿走了上来,作揖道:“先生有何吩咐?”

    来通禹书斋的书客,多数都是有学识之人,故这些书童皆尊称书客们为先生。

    “你们通禹书斋在朱兴岛应该有长期经营的书斋吧?”邓忆问道。

    “是的先生,我们通禹书斋在朱兴岛府城有长期经营的分号。绿焦岛的这间分号也会每年准时开放。”小伙答道。

    朱兴岛虽实力强大,但朱家却不敢称王,所以没有王都、王城,只有首府城,人们习惯简称府城。

    “分号?如此说来,你们通禹书斋是连锁书店,在别的地方也有分号咯?”

    “是的先生。我们通禹书斋总店在大禹豫都城,分号遍布大禹各大重城以及海外大型岛屿。”

    “如此就好。

    ”

    邓忆顿时了然,怪不得通禹书斋能独霸一座阁楼,享
超级大佬系统笔趣阁
受特权级待遇,而且名为“通禹”,原来是因为它通贯大禹,遍布海外,实力够大够强,让朱兴岛这样的霸主也不得不给它三分薄面。

    既然如此,邓忆索性不再继续选购,把已经选好的书籍结了账,便带着田丰、李桥山直奔拍卖场而去。

    外面的商品实在太过繁杂,以邓忆的眼界,想要挑选到中意的好东西,实在太难,无异于大海捞针。

    好东西,多半会出现在拍卖场,只有在拍卖场才能卖出一个好的价钱。

    “拍卖场每天九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如果宝物拍卖完则会提前关闭。不过只要宝物价值达到要求,在拍卖过程中可以随时发布委托进行拍卖。

    宝物完成拍卖交易,则朱家会收取1%的费用。

    拍卖过程中我们可以随时进出拍卖场,不过入场需要出示最少200两黄金的资本,或者有委托拍卖的凭证。

    主公,拍卖已经开始了,您现在要进去吗?只是现在里面的人恐怕特别多,会很挤。”

    1%的费用真算不上高,甚至可以说有些偏低,点滴之间,都能看出朱家很懂得笼络人心。

    “没关系,我们进去吧。”邓忆拿出200两金票,通过审查轻松进入拍卖场。

    “……!”

    三人没走几步,便被水泄不通的人群堵在通道里寸步难移。

    “这个,主公,看来我们只能等下次了。”田丰上前试了试,发现里面塞得满满的,根本动弹不得。

    邓忆稍稍沉默了一会,下定决心道:“不行,必须得进去。”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们跟紧就行。”

    说罢,邓忆靠近人群,双手往最后面的两人肩膀上一放,轻轻使力往两边一推,两人便不由自主的挤着身边的一排人往两边让开,让出了一人多宽的位置来。

    “特么哪个混蛋在推大爷,找死啊!”邓忆左手边的高个汉子被莫名推了一把,如果不是人挤人,差点没摔倒,于是张嘴就骂了起来。

    “麻烦让让可以吗?”邓忆扫了那汉子一眼,手放在他肩膀上始终没拿下来。

    “特么让你……”高个汉子张嘴便欲再骂,却猛然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连张嘴都不能,一股剧痛从右肩袭来,瞬间侵蚀全身。

    “嘶…痛……”高个汉子冷汗如雨,肌肉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身体里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一样,剧痛直入骨髓,直入灵魂。

    “可以麻烦你让让吗?”邓忆再次轻声细语的问道。

    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好像是一场梦,但是高个汉子却不敢如此想,湿透了的衣服,依然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的肌肉,无不宣示着这一切是真的,刚才自己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

    高个汉子惊恐的瞟了一眼邓忆,然后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说道:“可、可以,爷您先过……”

    直到那只魔鬼般的手从肩膀上拿开,高个汉子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冷汗,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然后急匆匆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拍卖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