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117章 虎头蛇尾

第117章 虎头蛇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邓忆轻蔑道:“呦,你还有这本事啊?”

    “你!”哈落成一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旋即又冷笑道:“哼!死到临头还嘴硬。我是没这个本事,但我的朋友却有这个本事。只要能杀了你们,其它的我都不在乎。”

    “想必你们几位应该是被这货请来助拳的吧。”邓忆做出为难的样子道:“其实现在真不想帮洪山派的忙,田赫那匹夫实在太让人心冷。不过既然你们几位非要送上来,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了你们。就当是为亚兰、沈红他们报仇好了。”

    邓忆的话明显是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陆霸、余东山、穆青衣都不禁大怒,还没见过如此嚣张,如此不自量力的玩家。就算是欧阳浩天,也不敢在他们三人面前如此说话。

    余东山怒笑,

    道:“哈哈哈,阁下倒是自信得很,当真是我见过的最狂妄之人。”

    天梯阁排名靠前的玩家,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被邓忆如此藐视,陆霸也忍不住了,道:“不如余兄先歇着,让陆某来陪他好好玩玩。”

    “好,陆兄请!”余东山自无不可。

    “不用那么麻烦。”邓忆放下亚兰的手,越众而出,指了指陆霸、余东山和穆青衣,道:“你们三个还是一起上吧。”说罢,邓忆又指着哈落成道:“至于你嘛,还不够资格。”

    “你!”哈落成气得脸色铁青,指着邓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归气,但他心里还真有些怕了邓忆,那枚铜币的威势,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穆青衣冷笑不止,陆霸和余东山更是怒极而笑,笑得前俯后仰,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对他们的嘲笑视而不见,邓忆对程亚兰道:“一会你去收拾那个哈落成。要注意安全。”

    程亚兰坚定的一点头,道:“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邓忆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这时,陆霸他们终于止住了笑声,正对邓忆怒目而视,并做好了战斗准备。

    邓忆负手背后,缓步向他们逼近。气氛瞬间变得凝重,战斗一触即发。

    若论武功,陆霸、余东山、穆青衣他们身怀绝学,比起昨日潜山派的四大高手来,要精妙很多。但若论威胁,他们与比起昨日潜山派的四大高手来,又差了许多。毕竟火候经验,内功修为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呛,余东山率先出剑,一道赤色的剑光瞬间喷吐而出,直奔邓忆眉心。

    还是这招,邓忆轻蔑一笑,直至那剑光临近眼前,他才侧身让过,然后一爪抓向余东山的咽喉。

    是他!居然是他!余东山在心里惊呼起来。对这一招他实在太熟悉了。虽然没有龙吟之声伴随,但是他在天梯阁中挑战了邓忆不知多少回,在这一式利爪下不知吃过多少亏,怎么可能会认错?!

    余东山就像是在睡梦中被突然浇了一盆冰水,

    瞬间透心凉。刚才的轻蔑与愤怒全都化作了恐慌。

    想也没想,余东山收剑后撤,将浮云身法施展到极致,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树林当中。


真武神王帖吧
   “......”看着瞬间逃得无影无踪的余东山,邓忆彻底呆了。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邓忆根本就不知道,余东山在天梯阁中挑战过他无数次,而且每次都被虐得惨不忍睹。以至于在刚才面对他的时候,余东山瞬间就完全失去了信心。

    “......”不仅邓忆呆了,其他人也彻底愣了。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情不自禁的显现出无数问号。

    宋晓明不敢置信的喃喃道:“走了?余东山逃走了?”

    “东...山...!”哈落成懵了,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余东山消失的方向,内心一片绝望。现实中最好的朋友,开天中最大的依仗――余东山,居然瞬间绝尘而去,就这样扔下他不管了!哈落成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难...难道是...!”穆青衣咽了咽口水,震惊的看着邓忆。虽然没有余东山挑战邓忆的次数多,但穆青衣前后也挑战了邓忆不下十次。因此对邓忆的招式还算比较熟悉,再加上余东山不战而逃的表现,穆青衣敢肯定,眼前之人,就是那个强大至极的神秘无名客!

    陆霸瞪了穆青衣一眼,那意思就是:难道是什么你倒是赶快说呀!别吞吞吐吐的。

    面对这莫名其妙的情况,陆霸也有些心惊肉跳。余东山怎么说也是天梯阁前5的玩家高手了,突然一句话不说就不战而逃,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不得不让陆霸感到疑惑,惊讶。

    “原来阁下就是无...邓兄啊!”确定了邓忆的身份,穆青衣赶紧拱手道:“真是幸会幸会!”

    本想喊出无名客的名号,但话到一半,穆青衣又立即转口了。因他为想到邓忆在天梯阁中始终隐藏身份,于是猜测他可能什么不便暴露身份的原因。所以,穆青衣也不敢一口叫破,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人家。

    “......”邓忆再次满脸疑惑的看着穆青衣,不明白这货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喊打喊杀的吗?怎么这会儿又满脸堆笑了?

    看着邓忆一脸疑惑的样子,穆青衣又道:“今天这地方不适合交流,改日再请邓兄喝酒啊。”然后冲陆霸使了个眼色,拉着他迅速离去。

    “......”这两人诡异的举动,再次让所有人都呆了。

    但有一人反而被惊醒了,只见他眼珠子一转,然后乘大家不注意,一个起跃,往余东山逃走的方向逃去。这人正是哈落成。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邓忆不屑道。说着随手弹出一枚铜币,射向哈落成后心。

    这一次哈落成算是有所准备,一个闪身,居然躲了过去。不过紧随其后的两枚铜币,他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只能刺出手中的长剑,硬抗了其中一枚。顿时被打得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余东山能逃走,那是因为事出突然,而且他轻功了得,邓忆自认为追不上,所以没有做无用功。

    陆霸和穆青衣能走,是因为与邓忆他们着实没什么仇怨,邓忆也不是一个喜欢随意欺人之人,所以放了他们。

    至于这哈落成,那就绝对没理由再放他走了。所以,邓忆毫不犹豫出手,将他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