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神威领主 > 第68章 踏波而战

第68章 踏波而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是,昨日便已经钱货两清。金将军此来大约是找主公您的吧。”向毅答道。

    “邓老弟好久不见。”这时金勇已经上到了甲板上,抱拳道。

    “金兄好久不见。”邓忆抱拳回礼。

    “昨日来你正好在闭关,后来听到消息说你与神火帮的赵平斗了一场,还将他打得重伤逃走。可是真的?”金勇道。

    “确实和他斗过一场,只是侥幸胜了一招半式。”

    “行啊,邓老弟真是深藏不露啊!”赵平赞道。邓忆居然能胜过赵平,如此实力着实出乎金勇的意料。

    “哈哈,

    金兄莫要埋汰小弟了。我看金兄气深如渊,才叫真正的深藏不露呢。”

    “得,咱也不互相吹捧了,兄弟我技痒,不知邓老弟是否赏脸与我切磋一二?”金勇丝毫不管邓忆还在用餐,拉着他就走,完全没了往日的沉稳。

    “早知道金兄是来找小弟打架的,说什么也不让你上船来。”邓忆大呼后悔。

    “说什么都晚了,赶紧走。我在下面等你。”说完金勇便跳下船来,踏波而行,在离船不远处的一片空旷海面上等着邓忆。

    “…”邓忆无奈摇头,只能跟随而去。

    两人踏波而立,遥遥相望,浑身的气势瞬间由懒散变得凝重起来。附近的海面也瞬间变得平静如镜,在两人的滔天气势下,掀不起丝毫波澜来。

    “双火城上乘刀法。怒海六式,邓老弟小心了。”金勇拔刀蓄势,提醒道。

    “自创武学,闲云。金兄请。”邓忆同样蓄势而立,请金勇先手。

    “邓老弟好才华,好本事,金某自愧不如。”虽然还没试过邓忆的自创武学到底如何,但是敢在他们这样的武者面前使用,定然不会太差。要创出这样的武学,金勇自问绝对做不到。以己比人,金勇不得不感叹邓忆的才华。

    “金兄过誉了,小弟愧不敢当。”邓忆谦虚道。

    “邓老弟请小心,金某出手了。”

    “哈”说完金勇大喝一声,向邓忆遽然逼来。如镜的海面在他脚下瞬间爆裂开来,如狂龙出海,掀起惊涛骇浪。

    狂风肆掠、怒涛汹涌,怒海六式的狂暴意境铺天盖地而来。让邓忆宛如置身于世界末日中一般。招式未出,就已经让邓忆感受到了其中可怕之处。

    毫无疑问,怒海六式比熔火剑法强,而且强出不少。

    沧海一粟,金勇首出此招。刀锋所过,无波无澜,连原本狂暴的意境都随之平息下来。两者诡异相驳,却又彼此完美契合,让人觉得本该如此,丝毫不显突兀。

    那看似平静、简单、缓慢的一刀,

    却让邓忆有种无可躲闪,无可抵挡的感觉。邓忆不禁骇然,这怒海六式真的好生厉害。

    棉云叠嶂,邓忆勉力抵挡,同时抽身后退,暂避锋芒。金勇的刀似慢实快,瞬息便至。然而两厢接触,邓忆却发现金勇的刀
农家内掌柜笔趣阁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劲。

    内力,金勇的缺点在内力上。怒海六式比熔火剑法强,金勇的刀法境界比赵平高,但是他比赵平年轻许多,内力比赵平弱了许多。招式虽强,奈何没有强劲的内力支撑,其实力最多与赵平相当。

    发现这点的邓忆暗中松了口气,虽然是比武切磋,但如果被狂虐一通,也不是一件让人爽快的事情。彼此能斗个旗鼓相当,都不伤脸面,自然最好。

    本欲后退的邓忆瞬间止住退势,使出“闲云”第6式“翻云覆雨”,此乃借力打力的招式,牵引、拉扯,轻松破除金勇的沧海一粟,只是金勇刀法奇高,邓忆借不到丝毫力量。

    “闲云”第1式“云涌无形”,此招意在无形,又如云涌般无休无止,让人无法琢磨,疲于应付。

    面对邓忆的漫天拳影,金勇收刀略退,变沧海一粟为百川归海。刚才因沧海一粟而平息的怒海意境再次显现,压制着邓忆的心神,束缚着他的身形,让邓忆有种在水中战斗的感觉,束手束脚。

    百川归海化无尽刀影为怒海,化怒海为深渊,吸摄一切。邓忆的云涌无形生生被这股强大吸扯力打断,甚至整个身体都被吸扯得往前移动。

    不过邓忆对此并不慌乱,反而放弃抵抗,任由自己被吸扯过去,乘机拉近与金勇的距离。当刀光已近,转眼就要被绞杀成肉末的时候,邓忆使出风卷残云,掌力化作飓风,同样形成巨大的吸扯力,与金勇的百川归海对拼。

    眼见双方招式已老,气势将尽。邓忆抢先出招,云龙探抓,直接向金勇显露真形的大刀抓去。

    翻江倒海,金勇岂能让他得逞,虽然出招稍慢,但还是在危机关头使出这招,从而化险为夷,并且直取邓忆的手腕,以攻代守。

    邓忆变爪为掌,使出翻云覆雨来化解这招攻势。此次邓忆丝毫没有想过要借力反打,而是全力运使前半式进行牵扯,阻碍金勇的后续招式。同时轻轻跃起,使出“闲云”第5式“拨云见日”,右脚如破开云层的阳光,瞬间突破金勇的刀势防御,直取其腹部。

    金勇大惊,邓忆的出招实在太快,完全让他来不及回刀应对。只能后退少许,用左手勉强格挡。

    “砰”的一声,金勇被踢得往后滑出了十多米远才止住身形,激起两道数米高的水墙来。

    “厉害!”甩了甩略微有些麻木的左手,金勇叹道。刚才邓忆使了巧力,他并未受伤。

    “侥幸而已,金兄可要继续?”既然已经开打了,邓忆反而还想再多打一会,送上门的陪练对手,不要白不要。

    “继续!”金勇有些不服输,邓忆的反应及变招速度居然比他快出不少,让他始料不及。不过他相信自己接下来只要有所防备,定然不会让邓忆再次得逞。

    “请。”邓忆摆好架势,依然请金勇先出手。

    “好,那金某便不客气了。”说罢金勇就再次发动怒海六式的刀意向邓忆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