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659章 冥雾

第659章 冥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峰虽然身在血光的束缚之内,却丝毫没有焦急之色,这血光虽然明显是一种血道法宝发出的神通,但是想要突破四象真灵盾的防御,却根本不可能,只是见到那两人已经岌岌可危,不想在出手而已。『可*乐*言*情*首*发(klxsw.com)』【全文字阅读baoliny】

    元婴修士的法力深不可测,情急拼命之下,若想临死之前拉几个人垫背,几乎是轻而易举。

    直到一盏茶过去,见到这两人的声势越来越弱,仿佛连还手之力也没有了,叶峰这才祭出了星辰珠,轻易了走出了那道血光,眼神一转,便祭出了幻剑,遥遥对着那白发老者激s而去。

    “我们在加把劲,这两个老家伙支持不了多久了!”

    最后突破血光困覆的病童子,见到两人大处在了下风,口中大吼一声,并祭出了一面令牌一道法诀打在上面,那天鬼傀儡立即发出一声大吼,双掌翻滚之下,立即将那对长戈抓在了手中,同时发力之下,竟然打算将这对长戈就此折断。

    而那对长戈在此天鬼傀儡的双掌之内,左冲右突,竟然无法脱困而出,并且发出阵阵哀鸣之意,仅在片刻之后,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这对长戈居然真的被就此折断。

    “噗!”

    那白发老者本命法宝被毁之下,立时元气大伤,一口精血喷出,口中大怒的喊道,“鼠辈,尔敢毁我本命法宝,定将你碎尸万段!”

    白发老者虽然盛怒之下,但是反应倒也不慢,一口精气喷出之后,护在身前的一把长剑立时声势大阵,将几人的法宝击退,而趁此机会,立即召回了原先的小镜,倒立在半空中,一片血色霞光倒s而下,将这片区域染成了血红之色,而在这血色光幕之内的法宝,立即如深陷泥泽一般,行动迟缓起来。

    “姚长老救命!啊!”

    一声大吼远远传出之后,一声惨呼声立即传来,竟是那头陀不敌山指几人,此时已然身首异处。

    “不好!”

    叶峰心中惊呼一声,听那头陀的语气,似乎此地还有更厉害的修士,看来要速战速决了。

    心中一惊之下,张口喷出一枚白色圆珠,一道法诀打出之后,那圆珠灵光大放,一层r白色光幕升起之后,护在那老者身前的血光立即消散的无影无踪。

    就在那老者一惊之际,叶峰一道法诀打出,原本困覆在血光之内的数十柄幻剑,瞬间合成了一把飞剑,并立即在原地失去了踪迹。

    “不好!”

    那老者惊呼一声,刚要在施展什么防御手段,只觉脖颈一凉,便失去了知觉,随即头颅咕噜一声,掉落在了地下。

    见到叶峰忽然大展神威,解决了此人,原本正急速向这边激s而来的冷月几人,不禁神情一呆,竟一时愣在了原地。

    刚想说什么之时,忽然叶峰灵兽袋内的双瞳鼠发出一声尖鸣之声,随即一股惊人的灵压从天而降,死死的锁定住了几人。

    在这巨大的灵压之下
超级武医吧
,叶峰只觉呼吸困难,全身的法力竟出现了阵阵懈怠。

    “果然还有高阶修士,起码也是元婴中阶顶峰的修士!快些进入禁制之地!”

    山指竟然最先反应过来,并发出一声警告。

    “大胆小辈,擅闯本城禁地,还敢诛杀我长老会的执法修士,现在还想走,不觉有些迟了吗?”

    一个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出之后,一道黑气便凭空出现在了这处空间之内,而所出现之地,正是那口y井之上。

    待那黑光散去之后,露出一个矮小干枯的身影,只见此人双目无神,浑身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满脸的皱纹之下,更是苍老的不成样子。

    此人现身之后,眼神缓缓从几人身上扫过,脸色接连变了数变,有些惊疑的说道,“妖族,还是天狐一族,看来阁下是妖神谷的修士了!”

    那老者从冷月身上移开目光之后,又接连从山指,叶峰等人身上扫过,口中喃喃自语道,“剑神宗,妙音观,浩天宗,苍月门,居然都是名门大派的修士!”

    那老者最后把目光落在山指身上之后,露出一丝惊疑之色,疑惑的说道,“咦!这位小友修炼的功法特殊的很,莫非是天宫的修士重现修仙界了?”

    但是叶峰却心中一惊,此人虽然还未进阶到元婴修士,却身上的灵压*人,比起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还要高了许多,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元婴中期顶阶的修士。而且不动手之下,一眼便能从个人修炼的功法之上,看穿几人的身份来历,这份眼力更是不同凡响。

    几人联手之下,虽然能击杀两名元婴初期修士,但是面对此人,却丝毫不敢贸然动手。

    “姚天启!竟是你这个老怪物!”病童子一见此人,露出了满脸的惊惧之色。

    “什么,吸血人魔,你不是早就被叛出浮屠宫,被上一任浮屠宫的宫主给击杀了吗?”

    “什么?是这老魔,他居然没死!”

    一听病童子说出此人名号,任逍遥与费离几人,皆发出惊呼之声。

    叶峰虽然没有听说过吸血人魔的传闻,但是见到这几人的表情,便暗道一声不妙。

    而此人却冷笑一声说道,“本宫身为本城十三势力之首,为了本城的安危,自然要留一些后手,尤其要防备本城出了什么内j,监守自盗的话,给本城带来大难!”

    几人闻听此言,皆是脸色一变,若是就此退走,能否顺利走出这片冥雾还是两说之事,而y井之内的宝物,又是几人所不能割舍的,但是此人就守在了y井之上,跟此人硬拼的话,更是谁也不敢贸然出手。

    那老者仿佛看穿了几人的心思,有些凝重的说道,“你们几人神通不凡,在那些大门派之内,想必也是楚翘,若是将你们全部击杀,势必引来各大宗门的报复,老夫也不会做这等损人不利己之事,只要诸位小友立下心魔之事,不将本城的秘密传出,老夫未尝不能放你们一马,并且送你们安然离开冥雾,只是这病童子勾结外人,却留他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