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409章 太一化清符

第409章 太一化清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郑慕白同样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没想到手无往不利的剑符,居然没有斩断那两柄鼓槌,而见到那数丈大的大印飞驰而来,更是一阵惊慌闪过,这剑符虽然犀利无比,但是这大印实在巨大,口低喝一声之后,那长刃一个盘旋之后,便绕过大印,向帝青激射而去。『可*乐*言*情*首*发(klxsw.com)』【全文字阅读baoliny】

    见此长刃的威力,帝青不由露出一丝凝重之色,随即将那柄玉如意挡在了身前,不放心之下,又祭出了一件乳白色盾牌,护在身前。

    这时那长刃激射到玉如意之上,一声脆响传来,长刃竟然毫无阻碍的洞穿了那灵压不凡的玉如意,向帝青激射而去。

    这下帝青可有些慌张了,以那长刃的度,根本没有机会躲过,只有硬结这一击了,脸上厉色一闪之后,便手结法印,似乎要施展什么厉害的神通。

    而这时,那长刃的度却为之一缓,竟是长刃的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紫色小鼎,放出无数的紫色光丝,缠在了长刃之上。

    那长刃犀利之极,冒出丝丝血光之后,缠在上面的光丝便被轻易的斩断,但是小鼎之内的光丝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停的激射而下,将那长刃缠的结结实实,竟然让那长刃一时度缓慢起来。

    帝青见此,不由露出大喜之色,一挥手之间,祭出了一面仿佛渔般的宝物,化作一张数丈大的大,将那长刃收进了。大在将长刃束缚之后,开始缓缓变小起来,任凭那长刃左冲右突,竟然丝毫无法脱身,更无法斩开渔分毫。

    趁此机会,帝青一催脚下的双鹜兽,绕过血色长刃,向郑慕白激射而去。

    郑慕白惊惧之下,不由面如死灰,当即脸上厉色一闪,一咬舌尖,一口黑色的污血从口喷出,口念念有词,化成一团乌黑的雾气。一看便是要施展什么拼命的秘术。

    只是此人的秘术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忽然口的咒语声戛然而止。

    眼前的黑气更是随风飘散,人头“咕噜”一声,掉落下去,无头的尸体毫无征兆的向下掉落。

    向前飞驰的帝青,不由惊疑的停下了身形,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一幕,就在郑慕白被斩杀之后,一柄透明的飞剑,在郑慕白掉落的尸体之下,一阵盘旋,带着此人的储物袋,向叶峰飞驰而去。

    竟是叶峰神不知鬼不觉的祭出了幻剑,将郑慕白斩杀了,不止是郑慕白,就连神通不弱的帝青,都丝毫未曾发觉一丝异样。

    “叶道友果然神通广大,在下佩服”

    帝青在震惊过后,不禁吃惊的说道,只是语气之,满是对叶峰深深的忌惮。

    “不过是侥幸罢了,这也幸亏帝道友收取了那张灵符,才让叶某有机可乘”

    叶峰微微一笑之后,将郑慕白的储物袋收在了手。

    而没有了郑慕白的法力支撑,帝青轻易的将那枚剑符收进了渔法宝之,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轻笑着问道,

    “不如此人的储物袋归叶道友,这灵符有些意思,就归在下如何”

    “那灵符本来就被道友收取,这样分配最合适不过,不过我们现在离五华宗的势力范围不远了,还是早些赶回去为妙。”

    叶峰说完之后,两人便向来路飞驰而去。

    就在两人飞离此处半个时辰之后,两道流光风驰电逝的飞驰而来,一名满身邪气的年人,跟一名妖媚少妇显
异尸争仙录最新章节
出身形。

    “此地的天地元气如此絮乱,慕白好像就是在此地被杀的”那少妇闭目感受了一番此地的元气之后,有些惊疑的说道。

    “奇怪,慕白虽然神通不算太高,但是身上的保命之物却是不少,同阶修士能击败他的不少,但是能灭杀他的,肯定不多。”那年人有些惊疑起来。

    “墨璇那贱人无暇出手,能击杀他的怕是也只有其他元婴修士了,若是金丹修士出手的话,似乎只有苍龙榜上的修士有此手段。莫非”说道此处,少妇闪过一丝忧虑的神色。

    “不可能,苍龙榜上的修士,又怎会轻易的来此偏僻之处,元婴修士出手的可能也不太,若是数名金丹后期修士联手的话,应该也有此神通的、。”

    少妇的猜测之言,立即被那年人否决掉了。

    “看来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不过不管慕白是怎么陨落的,天元宗都难逃干系。定要墨璇那贱人血债血偿。”

    就在两人刚离开,一旁的虚空,一阵灵光闪动,两道身影就凭空出现。

    一名金丹后期的柔弱少女,一名骨骼清奇的银发老者。

    “慕容世家的太一化清符果然不凡,不但轩辕皇族的金丹后期修士无法发觉,就连邪剑那两个老怪物,也无法发现分毫。”

    那老者身上灵光隐现,竟然有了元婴修士的威压,但是对那金丹后期的少女却是恭敬之极。

    那少女谦虚的说道“羿前辈过奖了,这也是羿前辈法力深厚,才能彻底发挥此灵符的神通,若是晚辈的话,万没有如此神效的。此符可是当初的韩立前辈遗留在此界的,可惜只是一张残页,否则隐身的效果更胜一筹。只是天元宗那两人神通不弱,不知会不会影响此次的大比,其一人乃是轩辕皇族之人,知根知底也就罢了,另外一人不知是何路数,前辈久居此地,可知天元宗这一代修士,可有如此杰出之辈”

    那老者沉吟一番后说道,“这个道友放心,天元宗与我们魔血门素来交好,在大比应该不会起什么冲突,只是那白衣少年,恕老朽眼拙,实在看不清什么路数,我们青山海域似乎没有如此杰出之辈,多半是那些大宗门出来历练的修士了。天元宗有这二人相助,此次大比,应该可以扬眉吐气了。”

    那少女点头说道,“但愿如此吧,我们此次最大的敌人还是五华宗,只有彻底的将五华宗击溃,才能让宫家的势力,撤出此地。那宫家自以为联合了邪龙教,幻魔宗几大魔道势力,就可以为所欲为,却不知我们慕容家,早已经跟剑神宗达成协议,联手压制魔道,怎会任由宫家壮大。”

    老者抚掌说道,“哈哈,五华宗以为请到了宫家的宫不悔,却不知慕容小姐已经秘密来到了我们魔血门,当年慕容小姐尚未进阶金丹后期,就能跟此人一较高下,现在进阶到金丹后期。那人自不会是对手了。”

    “哼。宫不悔”原本面容一直波澜不惊的少女,一听闻宫不悔这个名字后,神情立刻阴沉了下来。

    听到这声冷哼。老者不禁一惊。

    这才想起,这位慕容明珠可是以败在宫不悔手下为耻的。一直十分厌恶别人提及此事的。

    “这其实”

    老者喃喃的想要重改口说些什么,少女一挥手,淡淡说道,“好了,我们现在要紧的是,联合其他几个宗门,共同排挤五华宗,其他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手机请访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