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264章 凌飞凤

第264章 凌飞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派进入西凉城的修士,几乎死伤殆尽,就连偷袭藏宝阁,并毁去龙鳞果树的空闻,也被连城玄机将元婴擒获,最终将其抽魂炼魄。即使有那么几名幸存的修士,也因为本城戒严之下,成了瓮中之鳖,攻城的修士中,更是死伤了大批的精锐修士。

    西凉城同样不好过,因为错估了敌人进入本城的修士数量,导致传送大殿被毁,十余座传送阵陷入瘫痪,守城的禁制被毁去大半,就连连城玄机亲自出手守护的藏宝阁,也因为一时大意下,龙鳞果树被彻底毁去。

    而且在城外的追击战中,因为无人牵制空明寺的虚空子,而损失惨重,光是元婴修士,就阵亡了数名之多,就连当初带领叶峰前往晋国的费斑,也在一个不慎之下,被虚空子一招打散了肉身,只有元婴侥幸得以逃脱。

    这次的袭击战,三派固然闹个灰头土脸,西凉城也是损失惨重,可谓是两败俱伤了。

    这让西凉城的长老会震怒异常,立刻下令全城戒严,全力搜捕未逃走的三派高级修士。

    想到连元婴修士都接连陨落,不禁让叶峰惶恐不已,这已经是西凉城区域爆发大战以来,爆发的最为激烈的战斗了,通过这场势均力敌的袭击战,双方都清楚的很,真正的决战已经越来越近了。

    就在刚送走萧益之后,叶峰心神一动,走出洞府,望着天边一名御剑飞行的白衣女子露出微笑之色。

    “雪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正在闭关吗?”

    那白衣女子落地,叶峰便微笑着说道,此人正是连城雪。

    连城雪一见叶峰,立刻关切的说道,“听家祖说,夫君数日前,在藏宝阁身受重伤,我又怎能安心闭关,夫君没事吧!”

    叶峰微微一笑说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连城雪不禁有些疑惑的望着叶峰打量了片刻,才有些吃惊的说道,“亲身听祖父说起,夫君被空闻那老秃驴的黑炎圣火雷的余波击中,身受重伤的,夫君丝毫无碍?”

    “那些元婴期的老怪物拼命之下,果然厉害,若非我连体之术以有小成,且令祖相助,怕是我真的九死一生了。”说到这里,叶峰不由露出心有余悸之色。

    连城雪犹豫片刻后,取出了一件金光闪闪的迷你甲衣说道,“这件金甲仙衣是祖父当年击毙强敌,意外得来之物,防御效用不凡。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会闭关,用不到此宝了,还是夫君拿去防身吧,这样我还安心一些。”连城雪如同娇妻一般。温柔的解释道。

    叶峰默然了起来,盯着连城雪清水般的明眸。凝望了好一会儿,直看得此女双颊微红,调侃一笑的接过此物,小心收好。并取出几个玉瓶,然后说道:

    “既然如此,那为夫也就不矫情了,为夫前段时间炼制了几炉丹药,雪儿不妨拿去一些,用作修炼之用。”

    连城雪好奇的接过玉瓶,打开瓶塞之后,不禁露出惊奇之色的说道,

    “葵水丹!夫君竟炼制出了此种丹药,只是此丹药正好适合夫君现在的境界使用,夫君不留下一些吗?”

    叶峰摇头说道,“为夫修炼的功法特殊,这些丹药服用不了太多的,雪儿若是需要,尽管拿去吧!”

    连城雪这才将丹药全部收下,大喜的说道,“妾身的功法正好修炼一个瓶颈之处,原本还嫌祖父赐下的丹药有些不够用的,这下再无后顾之忧了。”

    接下来,两人又在洞府内闲聊了大半日的时间,并交流了一些修炼心得,连城雪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离去。

    送走连城雪之后,叶峰刚一转身,便觉全身寒毛倒立,惊惧的站在原地说不话来。

    只见一名神情娇媚的
末世恋爱法则帖吧
粉色宫装少女,正站在叶峰身后,笑吟吟的望着自己,此女不是别人,正是两日前,攻打藏宝阁的修士之一,极乐宗的凌飞凤。

    此女虽然笑面如花,但是脸色苍白,头发散乱,双目无神,明显一副元气大伤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

    可叶峰丝毫未觉此女柔弱,以对方元婴期的修为,怕是举手之间,就能取了自己性命。

    叶峰一边全神戒备,一边悄悄取出传音符丢到了地面上。

    就在气氛有些沉闷之时,凌飞凤突然脸色一沉,手一抬,朝一侧轻飘飘一抓。

    顿时那边方向灵光闪现,一只粉色大手诡异的浮现,闪电般向下一捞,竟将一道火光从虚空中抓了出来,然后死死的禁锢在了大手之中。

    口中淡淡说道,“妾身对叶道友可并无恶意的,否则当日在藏宝阁中,早就对叶道友出手了,哪容道友活到今日,叶道友还是不要做这些小动作的话,省的妾身误会,误伤了道友的性命。”

    叶峰一边思量着什么,一边恭敬的说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晚辈能力所及的话,定当效劳。”

    凌飞凤一笑说道,“这里非谈话之地,进道友的洞府一叙如何?”

    叶峰犹豫片刻后说道,“前辈大驾光临,是晚辈的荣幸,前辈请!”

    叶峰说完之后,识趣的当先走入洞府中。

    凌飞凤见叶峰如此识时务,露出满意之色,但仍是眼波流转不定,紧盯着叶峰的一举一动,怕是叶峰稍有一些小动作,就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直到进入洞府之内坐定之后,凌飞凤才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叶峰的洞府来,“叶道友的这处洞府不错呀,不但灵气充裕,还有灵眼之树这等天地灵物。”

    叶峰暗自焦急,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一株普通的灵眼之树,而且还未成熟,哪入的前辈法眼。”

    说完之后,并亲手递上了一杯灵茶说道,“这是晚辈偶然得来的一些灵茶,请前辈品尝一二。”

    凌飞凤接过灵茶,灵目一扫,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清酌一口说道,“居然是月云宗的碧云茶,连城玄机那老怪物很少将此灵茶送人的,看来叶道友与那老怪物的孙女有婚约在身,所传非虚了?”

    叶峰不禁心里一惊,此女不但知道自己的姓名,连自己有婚约在身之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可是实在想不出自己跟此女有何交集。

    叶峰满腹疑虑,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晚辈确实与连城前辈的孙女有婚约在身,若是前辈觉得此茶还入的口。晚辈还有些存货,就一并孝敬给前辈吧!”

    凌飞凤笑吟吟的摇头说道,“这些灵茶你得来不易,我就不贪图你们这些小辈的便宜了,听说叶道友早年出身依附盘龙谷的叶家,如今盘龙谷败退,贵家族的长辈都还好吗?”

    叶峰强忍住心中的惊讶,微笑着说道,“晚辈资质太差,早已被逐出家族,已经跟原先的家族再无任何交集了。”

    两人又左顾右盼的闲聊了一个多时辰,仿佛多年不见的之交好友一般。

    虽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但是凌飞凤陆陆续续的,将叶峰的出身来历,有何际遇,均说的一清二楚,就连叶峰当初被族中长辈算计,以及叶峰的父亲叶子舟被人暗算之事,都说的清清楚楚。

    叶峰强压住心中的好奇,不但对此女何事来找自己只字不提,对此女为何调查自己,更是不出口询问一句。

    而凌飞凤却渐渐露出不耐之色,本想乍然将叶峰经历说出之后,在卖个关子,引得叶峰好言求知,哪知叶峰仿佛对所有的事都毫不在乎一般,实在让此女犹如泼了盆冷水一般。大感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