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248章 神行符

第248章 神行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而身在数百里之外的叶峰,不禁惊喜的发现,水玉姬祭出的玉符竟有如此的妙用。

    当初在重围之中,本以为在劫难逃的叶峰,在此女玉符的作用之下,就凭空出现在了百里之外,而一连经过两次传送之后,两人已经距离七星城两百余里,已经超出了元婴修士的神识感应之外。

    叶峰这才为之一松,这时一旁的水玉姬忽然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出。

    “前辈你受伤了?”叶峰关切的问道。

    水玉姬没好气的说道,“我本就重伤未愈,又硬结了三名同阶修士的联手一击,你说会不会受伤?”

    见叶峰露出担心之色,随即又说道,“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还是先进入腾龙山脉在说吧!”

    只是两人遁光刚起,水玉姬苍白的脸上出现一阵不正常的殷红之色,随即又是一口精血喷出。

    叶峰不禁担心起来,随即取出了一瓶丹药说道,“本门的回阳丹,晚辈当初准备了不少,前辈在服下几粒吧。”

    水玉姬倒也不客气,接过玉瓶,直接取出几颗丹药吞服了下去。

    而叶峰又接着说道,“前辈只管安心炼化药力疗伤即可,剩下的路程就由晚辈代劳吧。”

    说完之后,背后灵光一闪,一对彩色羽翼显现而出,也不管水玉姬是否同意,将其直接抱入怀中,向前飞遁而去。

    水玉姬上次毫无知觉也就罢了,现在神识清醒之下,初次被一名男子抱入怀中,只觉羞愤难当,剧烈挣扎起来。

    “前辈恕罪,追兵就在身后,还望前辈一切从权。”

    听到叶峰如此一说,水玉姬这才停止挣扎,任凭叶峰将其抱在怀里,飞遁而去。

    初时,水玉姬还是满脸羞愤之色,但是随着叶峰飞遁的速度越来越快,不禁露出惊讶之色。只觉叶峰身后的羽翼神奇之极,竟与传闻中的雷遁术一样可以瞬移,却偏偏看不出叶峰使用的是何种遁术。但是速度却又快如闪电,一个金丹修士全力赶路之下,速度竟不比一般的元婴修士慢的样子。本来以为叶峰驱使如此等级的宝物,片刻之间就应该将法力消耗一空,可是叶峰带着此女一直飞遁到腾龙山脉之后,速度竟丝毫不见放缓。

    当初自己可是亲眼见叶峰还是筑基后期修士的,如今不过数十年一过,真不知叶峰如何修炼出此种神通。

    就在水玉姬神游天外之际,叶峰已经飞近的腾龙山脉之中,并换上了一面帆旗法器,两人脚踩巨大化的帆旗向前飞驰而去。

    数个时辰之后,两人重又回到了闪电鸠的巢穴之中。

    刚停下身形之后,水玉姬立刻推开叶峰,满脸潮红之色的站在一边,背过身去。叶峰望着此女羞涩的面容,跟起伏的背影,只觉此女呼吸急促,明显有些心境不稳的样子,竟不觉有些痴了。

    半响之后,水玉姬才调整好心态,重新回到那种冷冰冰的样子,故作平静的对叶峰说道,“此行如此凶险,你为七星城的防守出力不少,也算为我圣宫立下了大功,这枚神行符就算对你的奖励吧。”

    说完之后,将一枚灰白色的玉符扔给了叶峰。

    下意识的接住玉符之后,叶峰立刻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此玉符正是刚才此女用来传送的玉符,瞬息百里的神效,可是保命的最佳宝物,有此玉符在手,无异于多了一条性命。只见这玉符呈现灰白之色,上面符文闪动,神秘之极。

    “这神行符传自上古,如今炼制之法早已失传,圣宫之内也没有多少的,本宫此行带来了三枚,这枚玉符就赠与你吧,”水玉姬淡淡解释道。

    “多谢前辈。”

    叶峰收下玉符之后,才凝重的问道,“三派的声势如此浩大,不知七星城还能否守得住?”

    水玉姬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是三派只有那些攻击手段,且风族无法凑齐六人之数,增加
娶个天仙开超市吧
烽火天雷大阵的威能的话,七星城还是大有可能守住的。但是三派威震七圣原数万年,都颇有些底蕴,本宫也不知他们是否还有其他后手的。我们虽然击杀了一名风族,但是三派修士中,是否还隐藏了其他的风族,还真不好说的,如今我们已经尽了人事,只能听天命了。”

    那少女在一声叹息之后,便吩咐叶峰在外警戒,而她则盘膝而坐,开始缓缓运转功法,疗养伤势。

    一日之后,叶峰的先前损耗的法器已经恢复如初,只是七星城危在旦夕,再也无法静心打坐了。在感受到水玉姬仍在运功疗伤之后,叶峰犹豫片刻,便向腾龙山脉的外围飞驰而去。

    只是如今的腾龙山脉外围,安静异常,连练气期的小修士也不见一个,倒是极远之处的七星城方向,灵气波动混乱异常,叶峰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的七星城战事正激烈异常。只是这灵力波动能传出如此之远,还是让叶峰大吃一惊。

    现在看来,七星城现在虽然还未被攻破,但是三派的攻击手段更激烈了一些。

    现在叶峰单独行动,也不敢贸然向前了,沉思片刻之后,对着一道传音符低语几声后,将其扔出,便原路返回了闪电鸠的巢穴。

    一日一夜之后,水玉姬忽然睁开了双眼,惊疑的说道,“不好,有修士向外面这么飞来了。”

    接到水玉姬的传音,叶峰立刻飞遁而来,出现在水玉姬面前。

    此女有惊疑的说道,“奇怪,来的怎会是一名筑基修士,此人身上阴气精纯,应该是玄阴教修士才是。”

    就在水玉姬惊疑之时,来人已经进入了叶峰的神识感应之内,随即说道,“前辈莫慌,那人是晚辈的一名属下,是晚辈招来询问情报的。”

    水玉姬不由露出惊疑之色。

    片刻之后,一名神情娇媚的黑衣少女已经出现在这洞府之中,正是血如焉此女。见到叶峰之后,立即恭敬的跪拜下去。

    “奴婢拜见主人,不知主人召见,有何吩咐?”

    “主人?”水玉姬有些疑惑的望着那血如焉。

    血如焉这才见到洞府之内,竟然还有一人,且法力高深莫测,不禁露出惊惧的表情,望着叶峰。

    “这位前辈乃是叶某的同道,你无需惊慌。”叶峰随意说道。

    血如焉这才对那少女施礼说道,“见过前辈。”

    水玉姬淡淡望了血如焉一眼,对叶峰说道,“你能知晓九大派的诸多秘闻跟情报,看来都是此女帮你探听消息了?”

    叶峰恭敬的说道,“前辈果然聪慧,正是如此。”

    水玉姬又疑惑的问道,“只是此女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却能知晓玄阴教的不少机密,看来在玄阴教内颇有些背景了。”

    血如焉恭敬的说道,“回禀前辈,家祖在世之时,曾收过几名记名弟子,如今家祖虽然过世,但家祖的那几名记名弟子,都在本教担任一些护法等要职,晚辈的一些情报,都是从此处探查而来。”

    “哦!不知令祖尊姓大名?”水玉姬感兴趣的说道。

    “家祖血泣!”血如焉不敢隐瞒,直接说道。

    “竟是血泣道友,你是血泣道友的嫡系孙女?”水玉姬大惊的问道。

    “前辈识得家祖?”血如焉不禁疑惑起来。

    水玉姬沉思片刻后说道,“谈不上认识,只是令祖在数百年前,曾经数次进入圣宫之内,跟圣宫的诸多长老都有些交情,且与我们圣宫的擅道之大师切磋过阵法之道。一直与我们圣宫的诸位长老,关系匪浅,只是令祖数十年前,以元婴中期的修为突然坐化,实在蹊跷。”

    “晚辈曾经听家祖隐隐提起过,因为对本教其他的长老勾结风族,深感不耻,曾屡次劝阻过,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坐化掉了。看来多半是教内的其他长老捣鬼了。”说道这里,血如焉脸上神情一阵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