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239章 路遇故人

第239章 路遇故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面脱逃的叶峰,还好整以暇的回头观望了一下战团,只见费斑以一敌三之下,依然不惜法力的大展神威,不但一座山峰在战团中横冲直撞,一对判官笔左冲右突,此时更是祭出了一件金光灿灿的巨碗,倒扣在半空中,将四人的战团生生禁制在了巨碗射出的光芒中,竟一时拖住了三人。

    而其余的一众金丹修士,大半已经及时脱身,盘龙谷的南宫凤仪更是飞出了数里之外,只是身后被一名金丹的后期的僧人追逐而去,不知凭借金丹中期的修为能否逃脱,倒是当日在交换会上见到的古韵宗的吉凶双煞,此时非但没有逃,两人凭借金丹中期的修为,反而联手之下,在围攻他们的僧人中大开杀戒,四五名金丹初中期的僧人,被两人联手杀的岌岌可危,一名少年僧人一个不慎,被那矮胖修士一爪抓破胸膛,还在跳动的心脏直接塞进口中,大口咀嚼起来。

    直到一名金丹后期大成的僧人,击杀了一名云岚宗的修士,及时接下了吉凶双煞的大半攻击之后,两人才心生退意的边打边退。

    而这时,玄阴教赶来的金丹修士已经越来越近了。

    再过片刻时间,战团已经离叶峰越来越远,逐渐模糊起来,而身后追逐而来的两名僧人越追越近,堪堪到了叶峰的身后,两人脸上凶厉之色一闪,就要施展出什么厉害的杀招出来。

    却见叶峰露出一丝讥讽之色,随即背后灵光闪动,一对丈许大的彩色羽翼凭空出现,双翅连连闪动之下,就瞬移般飞驰而去,速度竟堪比元婴期修士。只留下满脸错愕的两人僧人。

    “追,此人施展秘术,绝不会坚持太久的。”

    那名金丹中期的僧人惊叫一声之后,两人将遁速连接一气,向叶峰急追而去。

    可是当一盏茶之后,叶峰驱使着天凤翼,化成一个黑点,消失在天边以后,两人才满脸不甘的望着叶峰离去的方向,恨恨返回。

    飞出了数百里的叶峰,丝毫不敢懈怠。

    虽然驾驭着天凤翼一连变换了数个方向,但是如今深处两大派的势力范围,万一在遇到两派巡查的修士,可就麻烦了。

    叶峰一边收起大耗法力的天凤翼,换上了神行帆,一边取出两块中阶灵石,拼命的恢复法力,并且放出了双瞳鼠,这双瞳鼠能提前预知危险的天赋,希望能让叶峰提前避过一些危险吧,毕竟这小东西只有在灵兽袋之外,感应才更灵敏的。

    直到数日之后,依靠双瞳鼠的天赋,避开了数波巡查的修士,才有惊无险的飞出了后金国的范围,来到了晋国地界。

    不过叶峰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因为现在的晋国比后金国还要凶险,七星城还在死守,两大派在晋国布置了大批的兵力,而且还有极乐宗赶来的援军,此行可谓是步步凶险,一个不慎,便是杀身之祸。

    就算能及时赶到七星城之下,如何进入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七星城,也是一个大麻烦。

    叶峰寻找到到一个隐蔽的世俗小镇中,在一家农户的柴房中,恢复了大半的法力,待得天色见黑,才悄悄的施展轻身术,在地上奔驰而去。身形闪动间,比起世俗中的轻功高手不知快了多少,一只仿佛松鼠般的双瞳鼠,站立在叶峰的肩头,紧抓着叶峰的衣领,仿佛感觉到叶峰的小心,露出拟人化的郑重之色,满脸紧张的望着前方,仔细感应着什么。

    叶峰在这举步维艰的晋国,可不敢使用法宝飞遁了,此行虽然慢了一些,但是胜在安全,直到三日之后,一人一兽才来到腾龙山脉的外围。

    这时候,双瞳鼠忽然毫无征兆的鸣叫起来,叶峰身形一个闪动,就扎进了无边无际的密林中
超级写轮眼吧


    他刚刚将身形隐匿好,并用定风珠将周身灵气收敛起来。就见远处灵光闪动,几道身影就自远处追逐而来。

    一道刺目地白光,闪电一样的无声飞来。

    而在白光之后,一道金光,两团黑雾,一道绿芒,同样直追不舍。

    随着几人追逐而来,离叶峰越来越近,逐渐了显出了身形,只见前面那白光中的女子,十七八岁年纪。身披白色纱衣。肌肤凝脂如玉。缎般的鸟披肩垂下,相貌秀美绝俗。苍白的脸上透出阵阵不正常的殷红之色。

    躲在下面山林中的叶峰,看清楚此女的容貌之后,不禁大吃一惊,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逐光幻境的外境中,自己救下的那名筑基初期女修,只是后来再在内境相遇之时,此女摇身一变,竟有了金丹后期的恐怖修为。

    没想到数十年不见,此女竟然已经凝结元婴,成了修仙界的元婴前辈,只是此女现在气息混乱,脸色苍白之下,忽又潮红一片,明显是受伤极重,且又身中奇毒的模样。否则也不会被身后的四名金丹期小辈追的如此狼狈了。

    而当那几人逐渐显出身形之后,叶峰终于看清了那几人的模样,不禁吃惊更胜。只见为首的那团金光乃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僧人,却是空明寺的木禅。木禅身后两团黑气包裹之下的修士也显露身形,其中一名锦衣男子虽然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但是气息却弱于那金丹初期的貌美女修一筹,而那貌美女修脚踩一只黑气缭绕的鬼面雀,正是数次跟叶峰有过纠葛的凤舞。

    而最让叶峰心惊的却是落在最后面,被绿光包裹的白衣少年,那少年正是一直被叶峰认为被邪灵附身,昊阳宗的何姓少年--何进。

    那名金丹中期的玄阴教男子,叶峰不知底细也就罢了,但是另外三人虽然只是金丹中期修为,但是神通远超同级修士,尤其是昊阳宗的何进,对于略知此人底细的叶峰,对他的忌惮,比空明寺的木禅还更甚几分。

    那绝色女修纵然是元婴修士,但此时身受重伤之下,多半也凶多吉少了。

    而原本打算隔岸观火的叶峰,在那少女飞到上空之时,忽然体内的定风珠竟然毫无征兆的跳动起来。而那飞行中的女子忽然身形一震,明显发现了什么异样。刚飞过叶峰头顶的身形,忽然停了下来。

    接着光华敛去并停下来,露出了一位站在飞剑之上的绝色面容。

    “小辈!你们穷追不舍,难道真想自寻死路?”

    女的声音清寒无比,可是明眼人一下就听出,此女中气不足,身体明显虚弱之极。

    就在此女停下身形之际,后面紧追的几人,似乎也被此女的话吓住了,不约而同的停在了十几丈外。显露出身形。

    而在此时,停下身形的四人,与此女的冰冷眼神一对,同时露出踌躇之色。

    对方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且身中奇毒,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此人身为元婴期修士,万一对方拼死一击,硬拉上他们两人同归于尽,这可就太冤枉了。元婴修士临死前的反扑,又岂是他们几名金丹修士所能承受的。

    有此想法的四人,不由得互望了一眼,谁也没有抢先动手的意思。

    见此情形,何进诡异的眼珠一动,就面带微笑的对不远处的金丹中期男子说道:

    “此人中了九劫的红鸾迷雾,重伤之下,已经无法压制毒性了,鱼道友修炼的望月诀似乎正缺一具高级的炉鼎,若是鱼道友出手的话,何某绝不会出手争夺的。”

    那男子听了此话,心里大怒。但是面上的阴历之色一闪而过,冷哼一声之后,身形却丝毫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