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170章 红衣女子

第170章 红衣女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而与此同时,那座绿色的山峰上,一名鬼气森森的少年跟一只巨大的鬼物联手,对抗身前的七名修士,而地上已经躺了两具修士的尸体,其下场跟那奎木狼首领一样,浑身只剩下了一具枯骨。



    只是那鬼气森森的男子现在明显又法力不支了,幸亏那巨大的鬼物神通不凡,且越战越勇,挡住了那剩余的七名修士大半的攻击。



    忽然,那鬼气修士一声大喝,将一件黑色长剑祭出,砸向了旁边空无一人的一处地方。



    那长剑竟被直接击飞了,随即*名银甲修士就显出了身形。



    领头的一名银甲男子露出可惜之色。随即说道,



    “拓跋道友果然不凡,以一敌九之下,不但击杀了两人,还有余力神识外放的看破我们的行踪。天鬼门的第一筑基修士果然不凡。”



    见到到几名银甲修士出现,所有人都立刻停手,并露出了惊惧之色。



    “你们圣宫的修士。到这里做什么?此处的妖兽已经被我们杀干净了,莫非你们想杀人夺宝不成。”拓跋怨冷冷说道。



    “山上的那些灵药,我们圣宫还有些用途,还请几位道友割爱,。”银甲男子说的客气,口气却是异常强硬。



    而同时也思量起动手的结果,若是刚才没有被看破行踪的话,待这两方两败俱伤之时,自然不会放走一人,但是现在这些人虽然都消耗了不少的法力,但是人数不少,一旦*的过紧,两方势必又会形成联手之势,那就得不偿失了。



    剩下的那些修士一个个脸色铁青,刚才在这里拼斗了大半日,竟途给他人做了嫁衣。那七人都将眼神望向了拓跋怨,明显是想在联手一次的样子。



    而拓跋怨却是脸色阴晴不定,明显有些意动,但是随即想到,己方所剩的八人刚才拼斗了一场,法力所剩不多,更加上八人相互算计,如何是那几人的对手,更何况自己即使强自出头的话,即使能*的眼前几人让步,让出几成灵药来,有那七人作祟,也不一定能落到自己手中的。而且即使他是九大门派之一的天鬼门修士,也不敢轻易跟圣宫修士发生冲突的。此人也是能拿得起放得下,识时务之人,想到这里,拓跋怨心中有了计较。



    “既然是圣宫要的东西,在下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几位道友只管去取来就是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拓跋怨说完,竟真的大步走下了山峰。



    听到拓跋怨如此说,那七人皆是一惊,本打算在利用拓跋怨做一次出头鸟,没想到此人竟然忍气吞声了,七人恨的牙痒痒的,却又不敢说什么。眼睁睁的看着一群银甲修士四处采摘灵药。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了。不过想到拓跋怨一走,若是圣宫的人在突然翻脸的话,几人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随即七人戒备着向山峰下走去。



    而那领头之人,站在原地望着七人一动不动,本打算只要七人有什么异动,立刻击杀。见七人离去,倒也没有多加阻拦。



    ······



    在一座巨大的地下巢穴中,地面泥泽遍布,即使有几块突起的大石,上面也是各种毒苔遍布,并有不少的毒虫盘踞。而且此地明明身处地下,四周竟丝毫不见黑暗,实在诡异的很。



    一名身穿红衣的女子,周身漂浮着十几枚寸许长的飞针,上下飞舞,将此女严严实实的护在其中,细看之下,飞针上闪动着昏暗的蓝光,一看就是剧毒之物。在那些突起的大石上不停跳跃着,向前走去。而那些盘踞在大石上的毒虫见那女子跳来,都惊惧的跳入泥泽,仿佛对此女畏惧之极的样子。



    此女一靠近这片区域,眉头微皱,鼻子再轻嗅几下后,忽然发现了什么,跳到远处的一块大石上,便发现了一具漂浮在一块烂木上的尸体。这已经是此女一路来发现的第四具尸骨了。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见此这具尸体的惨状,还是让此女眉头皱起。



    只是这具尸体已
逍遥派吧
经全身溃烂,身上千疮百孔,浑身白骨淋漓,双目空旷旷的,眼珠早已化为了无有,让人望了寒气直冒!脸上嘴巴鼻孔之间不时有些体型细小的毒虫钻进钻出。这尸体已经无法辨认出原来的样子,只是从服饰上依稀能看出这尸体是一具女修的尸骨。此女一个火球术打出,将这具尸骨烧成了灰烬。就露出一丝凝重的喃喃自语道。



    “看来此地又有极为厉害的毒物盘踞了!”



    此女谨慎的在四周搜索起来,只见不远处一块巨石后面的一处泥泽之上,生长着一朵三色彩莲。



    这彩莲虽然还未开花,只是一个花苞而已,但已有了碗口般大小,并散出青红黄三色的光辉。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彩莲的上空数寸处,竟凭空出现了一道小巧玲珑的七色彩虹,闪闪光,绚丽之极。



    就连那托起起彩莲的淤泥,也隐隐散着扑鼻的异香。



    “七霞莲?不对,七霞莲乃天地灵物,怎会生长在毒虫遍布的泥泽之中。”此女神情凝重的喃喃道。



    随即驱使着十几枚飞针上下飞舞之间,刺向了那三色彩莲。



    以那飞针的锋利,刺到这彩莲之上,竟没有穿透而过。那彩莲被飞针射中之后,反而左右摇摆了几下,猛然缩回了水中。接着黑影一闪,一物从水中飞出,如箭矢一样的激射向此女。



    直接对着红衣女子喷出了大片的彩色雾气,而那女子似乎是没有提防,竟被那彩色的雾气困到了中间。



    黑吐出彩色雾气之后,便退回到一块巨石上,然后仰吐芯的冷冷盯着那被彩色雾气包裹的红衣女子。



    片刻之后,那彩色雾气便已经尽数散尽。此女丝毫无恙的望着此物,露出吃惊之色。



    “妖冠蛇?难怪毒性如此凶猛,连我的苦毒之体都不能轻易克制。”一看清楚黑影的真面目,红衣女子吃惊的自语道。



    在水池边上的黑影,赫然是一只身长三四尺,头生肉角的乌黑怪蛇。



    此蛇口吐鲜红的舌芯,肉角的上半部赫然是那三色的花苞,就犹如一朵纤细的小花长在其头颅上一样,显得极为可笑。



    至于那道彩虹,则是此蛇口吐的一道道迷离不散的七色妖气。而此蛇见刚才自己喷出的毒雾对此人毫无作用,眼中已有恐惧之色流出,在加上望见此女后,心头还隐隐有一种天生的畏惧。妖蛇虽然灵智不高,也隐隐猜到此女对其恐怕有几分天生的克制,不禁大为的忐忑不安。



    红衣女子面对如此奇毒的毒蛇,反而将身上的法器收了起来,直接飞向了那妖蛇方向。



    那妖蛇惊惧的大口的喷射出大片的彩色雾气,每喷出一口,就让此妖蛇的气势弱了几分,但是此妖蛇丝毫不见安心,因为喷出的毒雾对那红衣女子丝毫作用没有,此女已经穿过雾气,来到了妖蛇的跟前。



    妖蛇双目冰冷,一见此女袭来,一张口喷出了一颗七色的彩珠,放出艳丽的宝光,迎向了跳跃过来的红衣女子。



    此女见那妖蛇祭出的七色彩珠,丝毫不见惊慌,反而一伸手,将此彩珠握到了手中,若无其事的吞入腹中。



    妖蛇一见自己修炼多年的毒丹被此女吞下,惊惧的怪叫起来,随即被红衣女子祭出的十几枚飞针不停的从身体上穿过,片刻便轻易的击杀了此撩。



    红衣女子在斩杀妖蛇后,跳到妖蛇盘踞之地,仔细的搜索起来,片刻之后,在那巨石的最下方,靠近泥泽的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片枯黄色的毒苔。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此毒苔与其他的毒苔颜色差不多,混到一起,还真不容易发觉的。



    “浊心苔?难怪此妖蛇的毒性如此猛烈,原来是服食了此毒苔。”此女一边大喜的将此毒苔取下,一边喃喃自语道。



    红衣女子在收集完毒苔之后,又跳跃着向前跳跃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