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127章 同门相残

第127章 同门相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白眉僧人距离爆炸点最近,受余波威胁,尽管已经给自己加持了层层防护,但是一身僧袍已经被波及的不成样子,倒是那面目狡狯的僧人,本就后退了几步,在见到闪电鸠暴起发难之际,又向后急退了几步,反而无恙。

    “这是什么鬼东西?”叶峰不禁吓了一跳,尽管离那爆炸的攻击数里远,依然震的头脑发麻。这鬼东西的攻击怕是抵得上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了,若是击在自己身上,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白眉僧人勉强摇晃着站了起来,猛烈的咳嗽,咳出一团黑血来,脸色难看的要死。一副大为心痛的样子。

    不过幸亏那闪电鸠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一头金丹期的妖兽足以弥补自己的损失了,这才脸色好转,并神色不变的望着那面目狡狯的僧人。

    “木林师兄,此兽乃是师兄一力击杀,师弟绝对不敢贪功,不过小弟多少也出了一些力气,在下只要这闪电鸠的一对羽翅,其余的妖丹,骨骼材料全部归师兄如何?”那僧人暗自戒备,小心的问道。

    “不错,如此分法甚为公平,师弟尽管动手去取下那羽翼吧,”那白眉僧人微笑着说道。

    那僧人小心的向前靠近了几步,见那白眉僧人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不过生性谨慎的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师兄现在被那枚黑炎圣火珠的余波震伤,恐怕受伤不轻吧?”那僧人试探的问道。

    “为兄是受了些损伤,怎么?莫非师弟想要趁我受伤,独吞这五级妖兽不成?”那白眉老僧神色不善的问道。

    “小弟不敢,只是提醒一下师兄,五级妖兽价值不菲,即使两人平分,也足以发比横财了,更何况还是师兄占大头,而且师兄现在受伤不轻,我们一路追逐的那人到现在没有找到,多半就躲在附近。小弟虽然神通不高,师兄现在但是对保命还是有几分自信。”那僧人郑重的警告道。只是每句话都说了一半,点到为止。

    “师弟多心了,你我同门数十年,还信不过为兄吗?若是师弟不放心,那就为兄前去动手,最后将那对羽翼给师弟留下就是了。”那白眉僧人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僧人思量了片刻,“不敢劳师兄动手,小弟自己动手即可。”

    说完之后,取出一柄白芒闪动的戒刀,砍向了闪电鸠的后背羽翼。

    只是那僧人的戒刀还没落下,忽然异变突起,几道碧绿的藤蔓无故自脚下升起,缠住了双脚,并快速的向全身蔓延而去。

    “啊,这是什么?”那僧人急忙挥刀向身上的藤蔓砍下。

    只是戒刀还未落到藤蔓上,一道乌光已经向自己激射而来,不过此人也是与人争斗经验丰富之辈,竟然对身上的藤蔓不管不顾,驱使着戒刀向那还没有做出防护的白眉僧人攻击过去。

    那白眉僧人倒是吓了一跳,丝毫没有料到眼前胆小如鼠的师弟会跟自己用这种同归于尽的办法。急忙将那道乌光召回,跟戒刀斗在了一起。

    那戒刀跟那乌光根本不是同一等级的法器,即使那白眉僧人受了较重的伤,那面目狡狯的僧人也根本不是其对手,更何况此人被那绿色藤蔓缠住了全身,行动不得,赖以脱身的快捷身法根本用不上了。

    虽然那藤蔓不是什么厉害的攻击法器,但是要破开的话,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而那僧人此刻可是陷入两难,若是现在对藤蔓不管不顾,自己片刻之后,就会彻底丧失行动自由。若是现在砍断藤蔓,恐怕还没等出手,就要被对方的法器击杀了。现在只能苦苦的挣扎着。

    果然,不出片刻时间,那僧人就彻底失去了行动自由,连储物袋中的法器也无法掏出,就被那白眉僧人另外祭出的一把戒尺彻底击杀了。可怜这僧人也算老谋深算之辈,到最后,还是被自己同门算计了。

    那白眉僧人看都不看那被自己击杀的同门一眼,两眼放光的望着那闪电鸠
一品道门无弹窗
庞大的尸体。

    “施主出来吧!贫僧已经看见你了,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在离闪电鸠只有十几步远的地方,白眉僧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咋呼了起来。

    叶峰一惊,以为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被其看出了踪迹。但马上就哭笑不得起来,因为这白眉僧人虽然嚷的够大声,但两只眼睛却滴溜溜的乱转个不停,根本就没有瞅向叶峰的藏身处,而是再用诈语而已。

    叶峰又好气又好笑,亲眼看着白眉僧人大呼小叫的好一会儿,真正放心的去收取那闪电鸠的尸体。

    叶峰小心的取出了那枚偷袭效果最佳的小针,跟攻击最强的疾风尺,正准备偷袭一把,将那老僧击杀。

    可他的身形尚未展开,忽然灵兽袋内的双瞳鼠无缘无故的传来一阵惊惧的躁动声,叶峰不由的暂缓了一下身形,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惨叫,听声音,正是那白眉老僧的垂死之声。

    叶峰机灵的打了个冷战,踌躇了一下后,头脑露出深涧,向外面望去,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白眉僧人的尸体后面,竟然站立了三名玄阴教修士,两男一女,而白眉老僧,浑身上下多出了十几个血窟窿,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叶峰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这几人如何出现在这附近的,可是一点征兆也没有,不说自己,就是那比自己老奸巨猾的白眉老僧,在临死前也没有发现敌人。若非自己的灵兽提前示警,凭自己没有恢复多少的法力,恐怕下场不会比那空明寺的白眉老僧好多少。

    叶峰远远望去,只见那三人一名十**岁,神情娇媚的黑衣少女,一名脸色苍白的俊秀少年,只是这少年的脸色苍白的有些过分,一看就是修炼某种邪功所致,脸上毫无血色。而另外为首的一名修士,则是一名神情阴历的青年,只见这青年脸上伤疤纵横交错,面色丑陋之极。

    那少女跟那面色苍白的少年倒也罢了,只是跟自己一样的筑基中期修为,而那青年则是可怕的筑基后期顶峰的修为,而且从身上隐隐散发的阴寒气息,让叶峰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明显是修炼了某种极为厉害的神通功法。

    “师兄的万鬼帆果然神妙,这秃驴的神通跟法力都不弱,都丝毫无法发觉。”那苍白少年冷笑着说道。

    “万鬼帆乃是家祖的防身宝物之一,即使我等只能发挥出一二成的效果,也绝不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能看破的。空明寺的汇灵盏同样有此功效。”那满脸疤痕的青年说完之后,毫不客气的将那白眉僧人的储物袋凭空摄取而来,神识探入其中。那少女跟少年同样露出期盼之色。

    只见那青年将神识探入那储物袋中,脸色由一开始的期盼,渐渐变的清白交错,随即失望之极,“哼,此人身上的法器灵石倒是不少,不过可惜那汇灵盏竟然没有带在此人身上。不过我们能得到这五级闪电鸠的尸身,也算是收获不少了。”那青年露出失望的神色之后,将储物袋扔给了那脸色苍白的少年,随即望着那闪电鸠的尸体,满脸的贪婪之色。

    而那少年一边望着那闪电鸠的尸体,一边也例行将神识探入其中。

    只是刚将神识探入其中,一柄乌黑的丝线毫无征兆的忽然闪过,那少年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就停在了原地,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种惊惧的表情。

    那黑衣少女正好在那青年身后,虽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也察觉出一丝异样,马上戒备起来。

    “鬼厉师兄,发生了何事?”那黑衣少女一边取出一面小旗法器戒备着,一边问那青年。

    “何方高人躲在附近,在下玄阴教鬼厉,还请现身一见。”那青年喊话之际不知动用的何种神通,声音虽不大,传的也不远,但是附近的回声却是连绵不绝。

    叶峰不禁一惊,莫非此人发现了自己,但是响起刚才那白眉僧人口出诈语,估计此人多半要对那黑衣少女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