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91章 一路追杀

第91章 一路追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虽然不知这些人用了何种方法追踪到的,三人惊惧之下,急忙驾驭着法器急速向前飞去。

    但是筑基修士的法器的飞行速度,又怎么能与金丹修士相提并论,不消片刻,又追进了几分。三人面容越来越难看了,不说那几名筑基修士,单是那一名金丹期修士,一根手指头怕是就能将三人灭掉。

    “看来我们三人今日在劫难逃了,一动起手来,我们三人必死无疑。我们还是分开走,各自施展神通的独自行事。生死全凭各人造化了。”叶峰一边御器飞行,一边愁眉紧锁的说道。

    看那金丹期的老怪物明显是冲叶峰的蛇蜒果来的,两女自然不会反对叶峰分开行事的主意。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那李梦楠一咬牙说道。然后全身蓝光罩体,一下斜射出去。

    “师弟多加小心。”李媚娘说完之后,则面容阴沉的化为一道白虹,向另外一个方向激射而去而去,走的和李梦楠自然不是一个方向。

    而见三人竟然轻易的分开了,那中年男子飞行的巨剑骤然一停,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之后,那四名筑基修士则分成两队,各自向李梦楠跟苏媚娘逃跑的方向急追而去。而那中年修士则驾驭着巨剑,再次向叶峰追来,巨剑上少了那四名筑基修士,遁速竟然又增加了几分。

    叶峰见那中年修士向自己追来,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只是不知这中年修士如何知道那蛇蜒果在自己身上,并且自己离开七星城如此之远,还能准确无误的追上来。

    已那巨剑的恐怖的速度,不消片刻,离叶峰只有数里之远了。

    叶峰脸色连变数下后,忽然掏出一张金色符箓往身上一拍,就在金光包裹中向一侧方向破空而走了。借助着金灵气,速度竟然一时不比那金丹修士慢多少的样子。

    此符正是一张金盾符,虽然这金遁符乃是价值不凡的中品灵符,但是周围的天地金灵气稀薄,只是遁出了三四里,叶峰的身形就显现而出。

    中年男子见此,自然勃然大怒,体表灵光缭绕,也驾驭遁光的急追而来。

    转眼间,二者就相隔数里的一口气遁出了数十里之外。

    幸好生性谨慎的叶峰,平日里为了保命,不惜血本的购置了大量遁符,如今总算派上用场了。

    面对那中年男子的恐怖遁速,叶峰知道凭自己的遁速绝对无法将其摆脱,只得将一张张价值不菲的灵符不停地施展而出,可即使这样,在那中年男子的恐怖遁速下,也有些相形见绌了,而自己的遁符已然所剩不多,而附近的地势平坦,根本无法隐藏身形,叶峰即使能一口气,跟此人拉开百里的距离,躲开此人的神识范围,也多半无法逃出生天的,此人既然能从七星城追踪到此处,想必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什么追踪的记号,身上仅存的几张水遁符更是不敢贸然使用了。

    “主人,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迟早会被此人追上的。”一个悦耳但是充满焦虑的声音在叶峰脑中响起。

    “幸好前面就是渭水河了,若是能坚持到渭水河,凭我身上的几张水遁符,借助渭水的庞大水灵气,或许能跟此人拉开距离的,到时候就有机会逃往离渭水最近的昊阳宗,看此人打扮多半是玄阴教修士,即使玄阴教位列正魔九大派,此人独自一人也不敢独自对抗昊阳宗一个宗门的。”叶峰一边紧提法力急速飞行,一边跟灵儿说道。

    “只是此人是如何追踪到我的?”叶峰不解的问道。

    “此人多半是不知何时,在主人身上种下了什么追踪的印记。而凭其金丹期的修为,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主人身上种下标记的话,主人也不好发觉的,即使发觉了,凭主人的修为,短时间内,也无法驱除的。若是主人实在没办法的话,小婢倒是可以略尽绵薄之力的。”灵儿无奈的说道。

    “你有办法让我摆脱此人?
至尊医道无弹窗
”叶峰惊讶的问道。

    “此人在主人身上种下了追踪标记,我也没有多少把握的,只是我们天凤一族有一种可以临时激发潜力的秘术。我可以暂时催动起来,帮助主人使用天凤翼,凭借天凤翼的遁速,或许能跟此人拉开不少的距离。只是我现在法力低微,无法发挥天凤翼的多少神通,而且使用之后,起码数年之内都要陷入沉睡了。”灵儿说道。

    “那就算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出此下策了,而且你说的对,此人在我身上种下的追踪标记,即使拉开一些距离,也不一定能将其摆脱的。”叶峰一边跟灵儿交流着,一边取出一张土遁符,全身灵光闪动下,又飞行出了三四里之外。

    此举动,让那即将追上叶峰的中年修士愤怒不已,每当自己快要追近之时,叶峰都会用处一张遁符,虽然凭借自己在对方身上种下的神念,不会将人追丢,但叶峰层出不穷的遁符,让此人可是大为恼火。

    故而中年男子虽然全力催动遁术,短时间内竟然无法追到叶峰。

    如此一来,他越追越怒,不由的满心思全是将对方追上后,要好好折磨一番的恶毒念头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单手一掐诀,一口精血喷出,当即体表金光一闪,脚下的巨剑灵光大盛,遁速更快了几分。

    这时,叶峰又往口中抛入几颗丹药,并两手同时握住一块中品灵石的拼命吸纳里面的天地元气起来。

    中年修士在后面见此情形,当即心中一声冷笑。

    以他神识强大,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叶峰不过是一名筑基初期修士,就算再服用丹药和吸纳灵石中灵气,也无法跟自己比拼遁速的,而此人遁符使用的已经不像先前那么频繁,多半是遁符用光了。

    毕竟像这种飞遁符箓,可是价值不菲的,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即使有些靠山,又怎么可能肆无忌惮地使用。

    在他想象中,以叶峰这种逃窜之法,恐怕一时半刻后,遁符就要消耗殆尽了。到时候,凭筑基初期的遁速,在其眼中是根本不值一提的事情。

    不过等叶峰一口气又用出了两张遁符,飞遁出了十多里之远,速度仍不见有丝毫减慢后,中年男子脸色终于微微一变了。

    再过片刻之后,前方看似空旷的大地上,终于现出了一条绵远百里宽的巨大河流。

    叶峰见此狂喜,猛然两手飞快一掐诀,体表金光竟然再为之一盛,速度赫然比先前又一下快了两分的奔那条河流激射而去。

    而这时叶峰身上的其他遁符也彻底消耗干净了,只能忍痛使用出一张水遁符,顿时化成一片蓝光,射向那片河流。几个呼吸间,叶峰的身形就出现的河面上,一个盘旋后,叶峰的身形扎进河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后面中年男子见到渭水河的时候,却脸色蓦然一变,这才明白叶峰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中年修士毕竟是金丹期强者,面对此情形,飞到河面上,身躯一顿的停在了下来,不怒反笑了起来。

    “小子,你莫非真以为藏了起来,本座就找不到你了。凭本座在你身上种下的标记,以我的神识强大,将你找出来还不是片刻间的事情!”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当即在空中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蓦然点在了自己额头上。

    “噗”一声,一股恐怖仿若实质的庞大神识,当即从中年男子身上冲天而起,并在高空中一个滚动后,就向滚滚河流一罩而去,河底的沙石之间,几乎全都被一缕缕神识之力扫荡而过。

    中年男子原本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但等其神识将附近扫荡了七八遍后,仍然没有所获后,面上终于露出了惊疑之色。

    他通过自己种在叶峰身上的标记,能模糊感应到叶峰肯定停在附近没有走远,但等真动用神识之力去寻觅时,却无法确定其真正位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