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四十章 殿议

第四十章 殿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到叶峰上场,众人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毕竟叶峰在上一轮的测试中可是表现突出的,而那筑基期的绝色少女更是露出一副大感兴趣的神色,微笑着看向了叶峰。

    叶峰也是大感郁闷,若是自己毫无顾虑,法器灵符齐出的话,毁掉这巨虎傀儡也并非不可能之事,而现在自己身上不少的极品法器见不得光,使用哪些法器,倒是让叶峰有些犯难。

    叶峰在给自己加持了一个轻身术之后,就直接操纵着映月环攻向了巨虎,以那巨虎的速度,几乎任何的防御法器都起不到应有的防御作用,与其被动防御,还不如直接进攻,在用灵活的身法避开巨虎的正面攻击。

    而这时那巨虎已带着呼啸的风声冲向了叶峰,正好于那映月环化成的金光撞在了一起。在爆发出一阵刺耳的撞击声之后,那映月环已被撞飞了出去,而那巨虎也在那巨大的撞击下,后退了几步。

    随即又不知疲倦的继续冲上来,叶峰可是丝毫不敢让这巨虎近身的,连忙使用轻身术极速后退起来,并继续操纵着映月环攻向了那巨虎。只是片刻之间那映月环再次被撞飞出去,而那巨虎在次向叶峰冲来。

    叶峰暗暗叫苦,如此下去,不等那巨虎近身,自己法力先耗尽了。

    以那巨虎的巨虎的速度跟变态的力量跟防御,不止叶峰,其他人也都郁闷不已,那巨虎身上的灵压明明远没有达到筑基期修士的高度,但是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力量极大,即便是上品的防御法器,也挡不住这巨虎的几下攻击。

    “既然上品法器的防御对此兽无效,那就只好用极品法器了。叶峰如此想到之后,不在犹豫的祭出了那面小钟,小钟在半空中陡然化为两丈巨大,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下将正冲向叶峰的巨虎罩在了里面。

    巨钟内传出了阵阵急促的撞击之声,巨钟只是摇晃了几下,就在一层谈谈的灵光下,若无其事了。

    虽然此宝自破损后没有完全修复,但是困住一个未达到筑基期灵压的巨虎还是没问题的。也幸好此宝没有完全修复,否则凭叶峰的法力,还无法坚持太长时间的。

    众人在一片惊愕的目光中,见叶峰先后使用了上品攻击法器,跟极品困敌法器,脸上一阵羡慕。又见那巨虎被困在了巨钟内,更是引来一阵骚动。

    而叶峰现在却一脸轻松的做到了地上,手握两块灵石,一边恢复法力,一边操控巨钟继续困敌,看来是想打一场持久战了。

    而从叶峰一脸轻松的表情,跟巨钟带传来的撞击声来看,这次的斗法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的。

    “好了,本次的比斗结束,下一个。”这时,那樊师祖的的声音谈谈响起。

    叶峰毫不犹豫的一收巨钟,平静的走回了原处,引来众人一阵的惊呼声。

    而这时,一个相貌圆滑的老者手握一把巨大的长鞭上场了······

    “冷一升,杜玉,陆长风,苏媚娘,·····你们留下,其余的可以退出去了。”那樊师祖平静的一口气说出了三十个人的名字,看来就是明日代表本峰参加选拔的弟子了,其中自然少不了叶峰。其中赫然还有那名炼气十一层的中年人,那人凭快速的身法在那巨虎的攻击下,躲避了半盏茶的时间,被樊师祖留了下来。

    其他没有被点到名字的弟子虽然满脸的不甘,但是却不敢有丝毫的疑义。对樊师祖躬身施礼后,鱼贯退出了大殿。

    樊师祖稍等片刻后,又把目光望向了这并排站立的三十人。

    “很好,你们今日的表现都不错,远超上一次本峰的选拔弟子。以你们的实力,想必明日的选拔中,想必会有不少人能入选,从而得到进入雾隐山脉的资格。至于进入雾隐山脉的注意事项,我就不多说了,到时自然会有人跟你们详细讲解的。好了,你们先回去准备一下吧。”

    “谨遵师祖教诲”众人齐身向樊师祖施礼后,就退出了大殿,这宽广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

    “众位师侄,你们说说看,这些弟子中,明日有有几人能在选拔中脱颖而出啊、”樊师祖平静的向身后站立的一众筑基期修士问道。

    “弟子以为凭媚娘的七彩绫跟静心剑完全可以胜出,那叫叶峰的小家伙也不错,还有就是陆长风,
次元的开拓者无弹窗
毕青几人法力深厚,即便没有极品法器,凭手中的上品法器也有不少的胜算。倒是师叔为何留下海师侄,他法力不过才炼气十一层,即使有飞天靴的辅助,在明日的选拔中,胜算也不高的。”一个双目无神的中年书生模样的修士说道。

    “媚娘这孩子,我本是不打算让他参加此行的,只是这孩子太过于固执,我也没办法,”那樊师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至于海通天,虽然法力不高,但是除了那飞天靴以外,另有后手的。”

    “原来师叔早有安排,倒是晚辈多虑了。”那中年书生说道。

    “媚娘那孩子此行采摘灵药是其次,那是想给父母报仇是真吧。只是当年杀害苏师弟跟樊师妹的凶手早已物是人非了,这孩子有如此执念,怕是会影响筑基的。”那一名白发老者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又何尝不是有些担心呢,这可是音儿留下的唯一骨血,若真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万死难辞其咎了。”那樊师祖有些伤感的说道。

    见此情形,到绝色女子立刻安慰道,“师叔也不要太归于担心,小师妹经过此次的历练,说不定心境能豁然开朗呢,只要师祖多赐下一些保命的灵符,已小师妹的神通,自保应该不成问题的。只是可惜当初的樊师姐跟苏师兄二人,竟然双双惨死在山脉内,否则凭他们两人的资质,现在大有机会筑基的。”说到这里,那绝色女子的眼神也有些黯淡下来。

    “哼,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害死我女儿,否则定将其抽魂炼魄。”说到这里,樊师祖脸色一寒,身上散发的寒气,让一众筑基修士都喘喘不安。

    “如此十年过去了,此事不好追查的,我看多半是昊阳宗修士搞的鬼,现在两宗关系敏感,还请师叔三思而后行啊。”另外一名中年妇人赶紧劝慰道。

    “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不用你们提醒了。”那樊师祖思量片刻后说道。

    “师叔,弟子倒是有些好奇,那叫叶峰的少年不知什么灵根资质,怎会在两年之内连续从炼气九层,修炼到炼气十二层,莫非是什么逆天的资质不成?”那绝色女子话锋一转,又大感兴趣的问起了叶峰。

    “这少年的资质不太好说的,倒是修炼的速度确实不慢,应该跟修炼的功法有关,但是修行肯定够勤奋,否则也不会有此成就了。倒是他用的那件小钟你们不觉得眼熟吗?”那樊师祖突然如此问道。

    那白发老者忽然想到了什么,“听闻当年的弥尘真人法力深厚,凭借假丹期修为可以力敌金丹初期修士,凭借的就是手中的两件异宝,一件是弥尘镜,另一件就是弥尘钟,这两件可都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极品法器,莫非····”

    “许师兄弄错了吧,后来听闻这弥尘真人被那阴煞已色相诱惑,最后被那阴阳双煞暗算,那两件宝物应该落在阴阳双煞手上的。”那名中年妇人疑惑的问道。

    “听闻前段时间,那阴阳双煞又出来兴风作浪,还掳走了昊阳宗一名有六阳之体的弟子,被昊阳宗数名筑基修士追杀的。只是后来昊阳宗的那几名筑基修士莫名失踪了,而阴阳双煞也没有在出现过,看来多半是两败俱伤,或者昊阳宗之人被杀,阴阳双煞重伤。”那中年书生分析道。

    “莫师兄的意思是,此人多半寻到了那阴阳双煞的兵解之地?”那绝色女子疑惑的问道。

    “好了,我只是说此种有点像弥尘钟,没有确定就是的,你们也不要妄加猜测了,而且凭他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运气。而且那小钟的威力明显于传闻不符的。倒是明日的选拔你们要提前准备一下了,”那樊师祖打断了众人的猜测。

    只是这几人若是知道那小钟不但就是弥尘钟,而另一件弥尘镜也在叶峰手里,那樊师祖还好,其余几人怕是要眼红了。

    而身在药园洞府内的叶峰对此一无所知,没想到用出了那不起眼的小钟,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不过叶峰也顾不得了,明日的选拔必须取胜,雾隐山脉势在必行,炼制了这么多的灵药,自然需要不少的灵乳来催熟,现在的灵乳可是所剩不多了。

    若是在禁地内寻到足够的灵药,不需要换什么筑基丹,只要能把种子带出来,想必就有源源不断的筑基丹了。叶峰这样想着,和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