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十七章 符宝除魔

第十七章 符宝除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师妹”。

    那大汉大叫一声,双目通红的不惜法力,拼命操纵那巨斧劈向了那怪物。显然两人与那少妇关系匪浅的样子,而那老者也将眼前的小尺攻向了那怪物。只见那巨斧与漫天的尺影片刻间砸到了怪物身上。

    而那怪物仿佛还在品尝美味没有醒来的样子,瞬间就被漫天的尺影砸在其中。而那怪物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那巨斧击倒在地。

    那老者见此大喜,不假思索的又操纵了那枚小针射向了怪物头颅。希望能一下就解决这让人心惊的怪物。

    可惜美梦只做了片刻,一阵破裂声传来后,一道冲天的煞气从那怪物身上传来。接着其身形暴怒的一跃而起。任凭那尺影与巨斧砸在身上,竟伤害不了其分毫。而那老者射向怪物的飞针竟然被直接反弹了开来。

    那怪物突然仰天狂吼一声,双手如同风车般的狂舞起来,而老者的小尺与大汉的巨斧竟然被其空手击飞了出去。尤其是那巨斧竟然一副灵性大损的样子。

    那怪物双手捶胸,仿佛被人打断了品味美食而一副暴怒异常的样子。

    这下,两人可有些大感不妙了。尤其那老者心生退意,奈何那怪物此刻已然守在了洞口边缘处,且身形如此之快,与其比拼速度,实在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师弟,你替我护法片刻,待我激发一件宝物!”那老者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冲那大汉说完,单手一挥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银白的玉盒出来。

    望向手中的玉盒,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舍之色,但随后神情煞气一闪而过,猛然双手一拍此盒,顿时整个玉盒寸寸的碎裂了开来。露出一张紫光包裹着的奇特符箓。

    符箓上印有一张紫红色的小剑,那小剑在符箓中闪动不定,仿佛灵性十足一般。

    让人骇然的是,此符箓刚一现身,一股凶历的煞气一圈圈的散了出来。甚至连那毫无灵智的怪物在感受到此符的惊人煞气后,有隐隐的显出一丝不安之色。满脸戒备起来。

    那老者见此大喜,也幸亏这怪物毫无灵智,若此刻出手的话,怕着老者根本没有发动此宝的机会。老者立刻盘膝而作,口中念念有词。

    “符宝”,大汉惊呼一声。大汉见老者取出符宝才看到一丝生机,随即一脸戒备的看着那有些恐惧的怪物。

    只见那紫红色的巨剑漂浮在老者身前,周身灵光大放,一股冲天的煞气更是让人心惊胆寒。那怪物此刻虽说已没有了灵智,但是那巨剑上的煞气还是让其本能的大敢恐惧不安。摇晃着巨大的尾巴,双手捶胸,低声的吼叫着。

    而那老者原先在争斗中,已然消耗了不少法力,而此刻激发了此符宝后,显然已有些法力不支了,脸色苍白的可怕,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余岁般。但是脸上却露出一股自信与兴奋的表情。

    那老者缓缓的站立起来,一指身旁的巨剑,只见那巨剑怒鸣一声,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冲向了那怪物。那怪物见此,摇头摆尾之下,竟用双手一下抓向了巨剑。

    让那老者大感意外的事发生了,那巨剑并如想象般直接将那怪物穿胸而过,虽然那怪物抓着巨剑被这股冲击力带着不断后退,但巨剑竟未能立刻
辣手神医帖吧
建功,那怪物一连退出十余丈,直到身体贴在了山洞的石壁上,才去势一缓的停了下来。

    而这时那怪物与巨剑竟一时成了相持之状。

    那大汉此刻更是有些着急了,老者此刻明显已是强弩之末,若是这符宝还奈何不了那怪物的话,自己就真的凶多吉少了,那大汉情急之下,再次操纵着巨斧劈向了那怪物,

    而那怪物虽然被符宝化成的巨剑撞击的连连后退,但那巨斧明显不是同一等级的宝物,巨斧劈到怪物头上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多少伤害的样子,而那怪物到是被激怒的吼叫连连,而那巨剑此刻却对那怪物更逼近了几分。已堪堪到胸口的样子,不出片刻,怕是就能将那怪物斩杀于剑下了。

    而这时那巨剑身上的灵光忽然暗淡了下来。一看就是老者注入的灵力消耗殆尽了。

    那老者见此,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青瓷小瓶,拔下瓶塞,一颗漆黑如墨的丹药出现在手中,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气从丹药上散发出来。老者一咬牙之下,将这颗丹药塞进了嘴里。

    那大汉见此有些疑惑,但知道老者多半是服用了什么激发潜力的丹药,欣喜之下操纵着巨斧对着那怪物狂劈了起来,但这老者却心中发苦了,这颗丹药乃是激发修士潜力的丹药,霸道异常,,虽说能让自己法力枯竭的时候,恢复部分法力,但其后患去穷,元气大伤一番是肯定的,寿元恐怕也会缩减不少,而以后再想凝结金丹怕是更加艰难了,而如今命在旦夕,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见那丹药入口后,老者苍白的脸上,闪现出一股不正常的殷红之色,法力瞬间恢复了小半之多。

    而那老者此刻,更是不惜精元的拼命将法力注入符宝之中,那巨剑有了老者后续法力的支持,再次灵光大盛,一声清明后,拼命挣脱那怪物的爪子,刺向那怪物胸口。在那怪物一声尖锐的怒吼之后,只见那巨剑已将那怪物穿胸而过,并将其定在了那石壁上,拼命挣扎,不消片刻,身体变成了一堆枯骨,生机全无。

    那老者在激发潜力后,又被巨剑吸干了法力,在见那怪物丧命后,总算放下心来,接连喷出几口鲜血后,直接跌坐在地上,那巨剑在灭杀了怪物后,也重新变成了原先的符箓模样,飞回到老者手中,只是光华比原先暗淡了不少。老者看了大为心痛。

    “没想到师兄竟然还身怀符宝,今日若没有师兄的符宝大展神威,小弟今日怕是难逃此劫了。”那大汉见怪物被灭杀,才大松了一口气。

    “师弟客气了,若不是因自为我,师弟今日也不会涉足此地,更何况若不灭杀此撩,我也同样难逃此劫。只是可惜了何师妹。若不是我等大意了,能早些祭出符宝,何师妹也不会惨死此地。”那老者有些内疚的说道。

    听到老者此言,大汉眼神一黯,“师兄不必自责,今日何师妹陨落此地,也是命中该有此劫数。我们还是赶紧救醒木离吧,那孩子没事吧?”

    “弟子见过师傅,见过朱师叔,多谢师傅师叔的救命之恩。”这时竟从那山洞的出口处走出一名锦衣少轻年遥遥对着二人一拜,只见这少年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脚步虚浮,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但双目间精光闪动,如此情景下,不见丝毫慌乱,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