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十六章 阳煞之威

第十六章 阳煞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没等二人在多想,那巨斧已然攻到,声势浩大的砸到了那面银白色小盾之上,发出阵阵刺耳的摩擦之声,两者竟然一时呈相持之状。而紧随巨斧之后的漫天中阶法术又陡然而至,那阳煞面色更加难看了,而这时那阴煞操纵的铜镜发出阵阵霞光,竟然将漫天的火球,冰锥,等法术强行吸入了铜镜之中。

    “弥尘镜,你怎么可能有此宝?”那少妇见漫天中阶法术被人破去,惊呼道。

    “让你尝尝我宝镜的厉害,”那阴煞说完后,一口精血朝向空中的铜镜喷出,只见那铜镜在吸收了阴煞的精血后,陡然化为数丈之大,铜镜带着青色霞光照向昊阳宗三人。

    没想到对方还有如此厉害的法器,让三人不禁有些错犹不及,那老者不及伤敌,青色小尺带着漫天的尺影迎头撞向了那铜镜,漫天尺影与青色霞光瞬间撞击到了一起,并水火不容似的发出阵阵爆鸣声。只是那阴煞乃是筑基中期,法力明显弱了一筹,铜镜出现一丝不支之象。这这时那少妇自然要痛打落水狗,一柄七彩飘带飞出直接攻向了那女子方向。

    而这时那阳煞挡住了丑陋大汉的攻击后,又用一柄飞剑击飞了大汉的巨斧,见此,毫不犹豫的用飞剑迎向了那少妇的飘带。那飘带乃是飞行,防御多用的法器,与其他极品法器硬碰硬的话。多半不支的,虽然与那飞剑一样,也是极品法器,但对面那飞剑明显不支的样子,不消片刻,就被那飞剑斩成了两节。

    那少妇面色有些难看了,自己刚刚筑基没多久,手中根本没有趁手法器的,这可是其身上唯一的一件极品法器。没想到就这样毁掉了。那少妇有咬牙切齿的一摸储物袋,取出一柄飞刀法器。继续攻向阴煞,而那丑陋大汉此刻又操纵着巨斧迎向了那阳煞的飞剑,两者又斩在了一起。

    那老者见阴煞已呈不支之象,一口精血对着小尺激射而去,小尺之上的尺影明显更盛了几分,直压的铜镜节节后退。而这时老者冷笑一声,手指微动下,一枚小针法器飞向了阴煞。

    那阴煞此刻正拼命操控着宝镜,知觉眉间一阵剧痛传来,一枚小针从眉间穿过。

    “啊”。

    一声惨叫传出后,那铜镜立刻掉落掉地上,那少妇的飞刀已然飞到,一刀便破去了阴煞的防御护罩,而那老者的小尺也同时攻到,直接砸向了阴煞。那阴煞的身形瞬间变成了一堆血肉。

    “不”。

    那阳煞见同伴身亡,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并拼命的将法力注入那把飞剑中,一下击飞了那丑陋大汉的巨斧。那大汉一见阳煞一副拼命的疯狂之色,也不紧逼,直接收回了那把巨斧,并谨慎的又取出一面蓝色小旗,将自己护的严严实实的。而那少妇与老者见此,也都但求无过的各自取出防御法器,把自己防御起来。

    “你们今天都要死。”

    那阳煞一脸疯狂的喊道后。双手一挥下,手中立刻多了几把尖锥,只见那尖锥尺许长,通体漆黑,而又闪耀着妖异的黑芒,一看就是剧毒的邪物。

    更诡异的是阳煞并没有用来攻敌,反而一咬牙下,将其中一把插进了自己左臂,那尖利的小锥立刻齐根莫入大汉的肩膀。小锥一入体,阳煞立刻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声音低沉,仿佛野兽一般。而头上更是冒出了一丝黑芒。

    紧接着,又把其余四把小锥分别插入了右臂,胸口,小腹。小锥每一把插进阳煞身上,其头上的黑芒便盛了几分,而当第四把小锥插入腹部后,阳煞的脸上已经被黑气掩盖,面容已经模糊不清。口中更是直接喷出一大口黑血。

    那老者见多识广,一看便知道那阳煞正在施展什么自残的秘术。一看这秘术如此诡异,在也不敢让其施展下去了。

    “快动手,”老者说完便驱使着那把小尺向阳煞攻来。

    而那大汉与少妇见此,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也一同操纵着法器向阳煞攻去。

    那阳煞明显施法还未完成的样子,一边念动着咒语继续施法,一边扔出数张防御灵符,
玄门太子全文阅读
瞬间在身体外布下了数层防御,并且除了原先的小盾外,还多了一件小钟类的法器。那小钟在阳煞一个法诀下,迎风而长,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口五六丈高大的巨大铜钟。将那阳煞直至罩在了巨鈡的里面。

    而这时那昊阳宗三人的法器已经攻到了,尤其那小尺犀利异常,面对阳煞用灵符布下的数曾防御,势如破竹般一连破去五六道灵符形成的光罩。而那老者脸上没有一丝自得之色,反而越来越焦虑。

    直到三人把那小盾法器的防御破去后,三人脸上更是难看了,因为那巨鈡的防御更是坚固异常。任凭三人驱使着法器狂轰乱炸,那巨鈡只是留下几道淡淡的痕迹,一看就不是短时间能破开的。

    而三人见此以隐隐有了退意。

    “赵师兄,这种自残身体的魔功绝对不会坚持太久的,我们现在暂避锋芒,守住通道。”那大汉有些迟疑的说道。

    那老者迟疑片刻之后,也答应道。“好,就这么办,这通道是唯一出路,我们只要守好通道就不会放虎归山。”

    就在这时,“当”“当”的连声巨响传来,让这三人脸色一变。那巨响传自那巨鈡之内,可不是他三人攻击巨鈡发出的声音,而是巨鈡内部发出的响声。

    “这是这么回事”?那少妇惊疑的问道。

    三人向那巨鈡望去,只见那护住阳煞的巨鈡发出惊天的巨响,直震的三人几乎双耳失鸣,外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形。

    随着每一下的钟声响起,钟壁就会无端的凸起一块,几声巨响后,此巨钟就变的面目全非,而后直接被击飞出去,从里面“嗖”的飞出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出来。

    “这是什么?”那少妇一见之下,失声的叫了出来,而那老者与丑陋大汉同样脸色铁青,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蹿出来的阳煞,在也看不到原先的一丝影子了,无论体态外形,已经完全妖魔化。

    只见那怪物如今身高丈余,浑身上下冒着淡淡的黑气,头生一支尖利狰狞的独角,口中獠牙尺许长,后面还拖着一条长满了鳞甲的尾巴。更让人心惊的是,其身上还长满了血红色的鳞片,在一身的黑气下,若隐若现。将其裸漏的身体遮掩了大半,透出一股说不出的煞气。两眼更是冒着森然的绿光,浑身充斥着嗜血的杀戮气息。

    若不是这怪物身上还挂着阳煞原先所穿的长袍,几人说什么也无法把这怪物跟阳煞想到一块去。

    “师弟,师妹不用担心,这怪物如今妖魔化也不足为惧,他现在连最起码的神志都没有了”,那老者安慰道。

    “师妹你做什么?”老者刚说完,却见那少妇向那山洞出口奔去。

    而那怪物向那老者冷冰冰的望了一眼后,突然身体一跃,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向前狂奔而去,其身形快到了极致,奔跑之下带出一道道的残影。

    “快祭出法器”,那老者喊完,立刻用数件法器护住了全身,那大汉自然也不敢大意。刚做好防御状态的大汉却大叫一声“小心”。

    只见那怪物对眼前的老者与大汉不管不顾,反而追向了跑向出口的少妇,纵身之下,几步竟追到了那少妇身后。少妇此刻手忙脚乱之下,竟然连防御法器都不及取出。只来得及升起一个防御护罩。

    那怪物身形一晃,一只利爪就抓向了少妇的后心,身上的护体灵光更是如纸糊般被那利爪一抓破开。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那少妇就被那怪物的利爪自后心穿膛而过,那少妇低头望了一眼,只见一只漆黑的长满尖刺的利爪从自己胸膛穿出,那利爪上还抓着一颗红通通的心脏,一动一动的跳动着。

    少妇张大了嘴,却再也喊不出什么来。

    “我就这么死了吗”?这是少妇临死前的唯一念头,随后带着不甘,恐惧的神情,尸体掉在了地上。

    那怪物竟直接把手上那颗还跳动的心脏直接扔进了大嘴中,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仿佛在吃什么美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