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十章 旱魃

第十章 旱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地不愧为一洲父母官的府邸,一路行来,亭台楼阁环绕,假山林立,一个小小的湖泊旁边,建有一座巨大的凉亭,远远看去,那凉亭里面摆了数张桌椅,熙熙攘攘竟已做了二三十人。

    “见过诸位仙师,下官宋自庸,奉杜大人之命,在此恭迎诸位仙师,杜大人已恭候多时,请各位仙师入席。”叶峰见是宋姓儒生亲自来迎接,颇有些意外,看来这宋大人颇受这巡抚大人器重,竟派其来迎接一群修士。

    “这位大人客气了,在下山野之人,哪值得大人亲自相迎,真是折煞我等。”这说话是那白衣书生。

    “仙师客气了,能有幸恭迎各位仙师,乃是下官的荣幸,各位仙师这边请”。那宋姓儒生说完便先行带路。

    “听闻今日杜大人亲自出城迎接一位仙师去了,不知是哪一位?莫非已经到了,不知杜大人今日都宴请了哪些人?”那白衣书生随意问道。

    “要说这位仙师在此地可是大有名气之人,乃是濮阳城外,天一道观至阳真人,至于今日杜大人今日摆宴主要是为了给各位仙师接风,除了至阳真人与伏龙上人外,还有我们沙洲个郡的地方官员,以及几位精通水利的官员。”那宋姓儒生恭敬答道。

    “至阳真人也到了?”那中年大汉有些吃惊的样子。

    要说这至阳真人,叶峰也有所耳闻的,听说此人在凡人眼中乃是能呼风唤雨,陆地神仙般的人物,这几人虽都是修仙者,大都明白,这不过是那至阳真人愚弄凡人颇有些手段罢了,但听闻此人乃是练气十三层的修仙者,虽说一把年纪,但法力如此深厚,距离筑基期也似乎仅一步之遥,要说此人贪恋富贵,到也不尽然,听说当今圣上要封此人为护国法师,都被此人婉言谢绝了,要说一心修道,但又不太像的样子。

    “众位仙师到此,真让寒舍蓬荜生辉,杜某有失远迎,还请各位恕罪则个。”这自然是那杜大人带着一干人等出来迎接了,只见那杜大人一身青色便衣,约莫五十余岁,浓眉大眼,稍微有些发福,样貌和善。众人自然要给这一洲巡抚几分面子的,皆回首还礼。便一同入席。

    那杜大人旁边除了那伏龙上人外,那杜大人身侧还站了一名老道士。那老道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后面还有二十与人,看其身上一身的圆滑之气,多半是各地方官员了,到不足道哉,叶峰不禁好奇的打量了那老道士一眼,立刻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浩瀚如烟海,不禁吃了一惊,此人的法力比起那觉远老和尚要高深不少。

    叶峰吃了一惊,脸色微微一变,不禁心中暗付道,“这人法力深不可测,果然不负偌大的名头。”

    “这位是叶道友吧,小友年纪轻轻,就有练气七层巅峰的修为,距离八层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吧,身上火属性灵气如此浓郁,看来除了功法外,火属性法术掌握的很娴熟了。”那老道士似乎对叶峰很感兴趣的样子,一入座便随意对叶峰说道。

    叶峰一听,不禁大吃一惊,对方看穿自己修为到属正常,知道自己姓氏,多半是那伏龙上人说的也不稀奇。但看破自己修仙的功法与最熟练的法术外,实在令其心中微寒了。

    “在下有此修为,实乃侥幸罢了,哪入得了真人法眼。”叶峰见此,赶紧恭敬的说道。

    那老道微微一笑,也没接话,道与众人皆客气了一番便道“如今沙洲大旱,百姓流离失所,在下一人求雨实在力有不逮,今日幸亏各位道友到此,实乃百姓之福,不知各位道友对这求雨可有何良策?”

    这回可轮到众人面面相窥了,就凭他们这群低级修仙者,哪能对抗整个沙洲的大旱,这都是个人心知肚明之事,不知这老道士如此说是什么意思。

    沉默片刻后,见无人答话后,叶峰便道,“天地灾祸,大多有所征兆,无缘无故多半不会连年滴雨未落。真人是久居濮阳,且阅历颇深,不知可有何见解。”

    见叶峰轻巧一句话,便把话头又转给了自己,那老道微微一笑,似乎早知如此的样子便道。“不知各位道友可听说过旱魃?”

    “什么?旱魃?”

    “此地怎么会有如此凶物。”

    “真人不会弄错了吧?”

    一听旱魃二字,众人都倒吸了口凉气,这旱魃在修真界可是大名鼎鼎。叶峰也曾经在家族的典籍上见过,传说只有拥有灵根,但是生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无弹窗
前没有修炼一丝法力,并且含冤而死后,怨气凝聚,其鬼魂在身体中不散,久而久之,其身体通灵,形成僵尸。因为此物怨念极大,最喜杀戮,一经出现,方圆百里甚至千里内,便会连年大旱。叶峰本以为此乃传说中的东西,当时只是当作奇闻异事看的,没想到今日听人提起,而且这沙洲大旱似乎就是有这怪物引起的。

    “贫道在数日前受一位前辈指点,曾经进过黑浮沙漠一次,见过此怪物,多半是旱魃不会错的”。那至阳真人如此说道。

    “能被真人称作前辈的人,莫非是筑基期的高人?”

    “道长见过旱魃,怎么可能全身而退,传闻此怪物可是能和结丹期前辈争斗而不落下风的?;”

    面对那白衣书生与陈紫云先后发问,老道士略微沉吟一下答道“不错,贫道确实随同一位筑基期前辈一同进入过黑浮沙漠一次,那沙漠何等厉害,在下独自进入其中,多半有去无回的,而那位前辈也是因为身上有一件定风珠法器,不但能减少沙漠内,自身数丈内的风沙与高温,还能辨认方向,才能自由出入沙漠的。倒是那旱魃,乃是那前辈偶然遇到。要说那怪物确实凶猛,与那位筑基期前辈争斗并未落太大下风,最后被那前辈打成重伤后还是被其逃了性命。甚至连那位筑基期的前辈也身中尸毒,法力大降。至于那位前辈的名字,恕贫道不便相告”。

    那老道微微一顿,又接着道“至于传闻中此撩能力敌结丹修士,那是无稽之谈了,或许修炼到高深境界的旱魃,确实能和结丹期前辈一较高下,但贫道遇到的那只旱魃绝对没有如此实力的”。

    “听真人此言,莫非是想让我等一起进那黑浮沙漠,杀那旱魃”。中年大汉听那道士如此说,便赶紧问道。

    “那旱魃即便是深受重伤,恐怕也不是轻易能对付的吧,否则那位筑基期前辈也不会中尸毒而受伤了,更何况,那黑浮沙漠有如此大名气,那位筑基期前辈能进出自如,我等可没有如此神通的”。叶峰考虑一番后,也如此问道。

    “各位道友不必担心,在下可以保证,那怪物受伤极重,否则此撩没有什么灵智,不是命在旦夕,绝不会逃命的,我们此行目的只是找到此撩,若是不敌,各位尽管逃命,有贫道垫后就是了,至于进那黑浮沙漠,那位前辈之前已经把定风珠借给了贫道,我们只要不走散,贫道有十成把握带各位全身而退的,”。

    听老道如此说,众人不禁嗤之以鼻,遇到那旱魃,真要不敌,谁会傻乎乎的垫后,这种话在座几人自然是不信的。

    见众人如此表情,那老道又道“旱魃虽然毫无灵性,但是其本能对火属性有天生的直觉,其所在之地,多半是一处火属性灵脉,有一定几率寻到一些火属性宝物的。贫道在此声明,此行只为降妖伏魔。至于所得收获,各位平分,贫道绝不染指一分一毫,在下也颇通炼器之术,贫道答应,灭杀此撩后,今后为每位道友免费炼制一件法器”。

    老道也是聪明人,修仙界无利不早起,不许下些好处,众人是不会冒险的。

    见那老道许下如此大代价,叶峰心中惊疑不定,要说这老道真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他多半不信的,但又不好反驳,不禁望向了他人。

    “真人严重了,为民除害本是我等修仙之人本分,此行算老衲一个。”没想到那老成持重的老和尚倒是先答应了。

    “真人,大师皆是出家之人,心性慈悲为怀,实在让我等汗颜,此行也算霍某一个,否则真对不起读过的圣贤书了”。见那老和尚答应了,那白衣书生也如此答道。

    “几位之言甚是有理,降妖伏魔,怎少的了我伏龙。”那伏龙上人也答应道。

    那对兄妹与那大汉也稍微犹豫一下,先后答应了。叶峰见此,也不好在推辞什么。倒是那小姑娘犹豫一番后道“小女子此行乃是奉长辈之命,令有重任在身,实在不好耽搁的,还请几位道友见谅,倒是小女子虽无暇前去,但有一件对妖邪之道颇有克制之效的法器,倒是可以借与觉远大师,也算为百姓尽在下的一点绵薄之力吧,”

    见陈紫云如此说,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倒是那杜大人见众人找出了解决大旱的办法甚是高兴,频频与众仙师敬酒,众人又商量了一番进入沙漠的细节,那至阳真人又讲解了一番进入沙漠的禁忌后,便商议决定,明日一同进那黑浮沙漠,除那旱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