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八章 斩杀邪修

第八章 斩杀邪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自己的成名宝物被毁,大头怪人不禁大为后悔,自己无端来趟这趟浑水做什么。

    原来这大头怪人就是那中年儒生要去请来求雨的伏龙上人。这伏龙上人虽然有些法力,但离求雨还差的远,不过依仗自己是修仙者,用几手灵雨术愚弄凡人,招摇撞骗罢了。如今年岁以高,自知在修仙路上不能走太远。知道如今沙洲大旱,本想去招摇撞骗,骗些财物的,没想到却无意中撞见一邪修杀人。这伏龙上人本也没向多管闲事,但见那凡人中隐藏了一名修仙者,且神通与那邪修相差不远的样子。眼馋其手中的千魂剑,又当着这奉天郡郡守的面子。本想落个名利双收。却不想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伏龙上人也是老奸巨猾一辈,恼怒之下,见那邪修受伤如此厉害,本想在祭出白龙印与其拼命,但转念一想,不知那邪修是否还有厉害后手,毕竟就算手中法器被毁,但其手中的灵符也让其大为忌惮,真不知此人以散修的身份,哪来的如此多中阶灵符。更何况就算眼前真杀了此人,也不是叶峰的对手。心怀异念之下,也装出一副法力不支的样子。

    却见那叶峰手中连弹,火球接二连三的从手中弹出,击向那骷髅头,那骷髅头此时身上的黑气以散了大半,在那邪修受伤之后,这骷髅便灵性大损。也幸好其灵性大损,因为此时的叶峰也心中叫苦不喋,其身上所剩的法力以然不足两三成。

    但见其眼前的邪修已然灯枯油尽,而这骷髅头也独木难支,叶峰也只好咬牙坚持着。虽然火球术大耗法力,但也不敢在用法器对敌了,见到那骷髅头的诡异神通后,更是不敢丝毫让其近身,一边用轻身术闪避,一边右手连弹下,射出火球,消磨其身上的黑气,左手更是握住一块下品火属性灵石恢复法力。

    而那邪修见如今大势已去,在法力稍恢复一些后,一咬牙,又掏出一块闪了黄色光芒的灵符,竟是一张罕见的土遁符,见此邪修手中灵符层出不穷,二人都大感意外。

    那大头怪人更是大为后悔,若不是刚才自己藏拙,隐忍不出手,那会给这邪修可乘之机。毕竟这样的邪修大都记仇之辈,将来自己单独遇上,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大头怪人一边如此想道,一边默念口诀,再次祭出了白龙印。

    只是此举却有些迟了,只见那土遁符已被激发,灵符周身冒出土黄色的光芒,那邪修更是周身灵光大冒。

    “今日之仇,乾某来日必抱,定将你二人抽魂炼魄”。那邪修阴沉的声音恨恨传来。

    就在那邪修的灵符彻底被激发之时,叶峰一咬牙,一枚巨大的火球朝那骷髅头射去,竟然也是一张中阶火球术。趁此机会,手中一个法印结出,只见那邪修脚下一棵奇怪的怪木自地下钻出,顺势破了那邪修的土遁符。这一下攻击竟恰到好处。

    而原本就暗淡无光的骷髅头在被巨大的火球一番轰炸后,彻底失去灵性,掉在地下,变成死物。

    而那邪修此时却是亡魂大帽,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土遁符如何会被无缘无故的破掉。

    那从土中钻出的怪木,自然就是叶峰原先布下的一记后手了,原来叶峰在那怪人出现后,便料到那邪修在不敌之下,多半会逃跑,便偷偷扔到地下一颗灵木种子,只是这怪木乃是修仙界最常见的低级法术,木灵术,此法术本来最惧火属性法术与法器,几乎沾之即燃,而且在修士加了轻身术的情形下,都能轻易避开。

    叶峰本也没打算如此的低级法术就能建功,只是刚刚出手的机会实在太好了。那邪修如今已到灯枯油尽的地步,且又身受重伤,那里避的开,只见那怪木片刻之间就几乎缠便那邪修全身。

    那邪修见此,脸上闪现出一股疯狂之色,猛的在一咬舌尖,一口污血混合着嘴里的碎肉一喷而出,其口中念念有词,一看就是要施展什么厉害神通。

    叶峰见此,心中也大为害怕,没想到此人如此情况下还能自残身体,激发潜力,看其样子,竟一副要同归于尽的表情。自不可能让其得逞。

    心中着急之下,全身法力毫无保留的拼命注入眼前的映月环中,那映月环不愧为高级法器,在数次受损之后,依然爆出一股刺目金光,化为一片金色光幕向那邪修激射而去。

    而这时,那大头怪人的白龙印也已经激射到了这邪修身前。白龙印与叶峰的映月环
史上最强店主无弹窗
便同时击在了此邪修身前。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只见那邪修,被横向撞飞出数丈之远,连惨呼之声都为传来,身体从半空中掉落到地下,全身骨络筋脉尽碎,眼看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而叶峰此时也几乎发力透支,双膝一软,做到地上,连忙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灵石拼命恢复法力,而眼光却不经意间望像了那怪人,双目看似平静,心里却大为警惕。

    那怪人的法力足足高他两层,他见那怪人与那邪修硬拼了一招后便不在出手,如何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多半是想渔翁得利的,口中也不说破,一边恢复法力,一边暗暗思量着该不该用手中的那枚大威力灵符了。

    而那怪人眼中也闪烁不定,仿佛在做什么决定一般,两人一时间竟僵持在这里。

    “多谢两位仙人救命之恩,没有两位仙人仗义出手,宋某今日就命丧此处了,两位仙人法力通玄,真叫在下大开眼界”。这时那庙中的儒生答谢道,见那邪修毙命,庙中众人皆有劫后余生之感,望向其二人,脸上满是恭谨崇拜之色。

    那怪人见此,暗道一声糊涂,自己寿元已然不多,眼前之人纵有些家底,又怎能有让其筑基的灵丹妙药。而且其手中的中阶灵符让自己大为忌惮,若在有几张的话,自己多半就要陨落此处了。

    想到此处,怪人不在犹豫不决,向那儒生抱拳回礼道“我等修仙之辈,本就该替天行道,见到如此邪修,本上人子不会袖手旁观的”,怪人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

    “这位小友如此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法力,前途不可限量,不知小友尊姓大名,出身何处?”那后几句话却是对叶峰说的。

    叶峰见此,心理警惕之意便去了几分,他又如何不知此人的想法,也不敢托大,赶紧回礼道“在下叶峰,出自浮离山叶家,今日多谢道友出手相助,否则在下怕是有大麻烦了”。

    “原来是叶家的人,失敬,失敬,在下道号伏龙,多年来一直在青牛山修行,早些年到也受过贵家族一位前辈的恩惠”。那怪人见叶峰报出家族之名,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毕竟沙洲偏僻,叶家乃此地的第一大家族,自不是他这散修招惹的起的。

    “原来仙长便是青牛山,伏龙上人,在下幸会了,”那宋姓儒生一听,这怪人就是自己要请来求雨的仙人,自然大喜,但听到这眼前的青年更是大有来历之人,更是让其心中大喜过望了,若这伏龙上人真有那么大本事,在加上眼前不若与他的青年,眼前沙洲的大旱之灾多半可迎刃而解了。

    心中稍作思量后,又接着道“眼前沙洲大旱,百姓流离失所,还请两位仙长大发慈悲,救黎民与水火,宋某感激不尽,今后必为两位仙长修建庙宇,塑造法身,受百姓香火。”儒生说完,便对这二人长施一礼。

    眼前这大旱多半是黑浮沙漠引起,如何是他们这样的低级修仙者可左右的,叶峰心中思量着,正不知该如何答复儒生之时,那大头怪人反而热情的答道:“救民与水火本是我等修仙者本分,此乃我等义不容辞之事,大人放心,此事便交与在下了,叶道友既是叶家之人,沙洲百姓,遭此大难,想必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那儒生听到那伏龙上人如此说,自然大喜,口中连连称谢不已。倒是叶峰见那怪人装神弄鬼,却还扯上自己,虽有些不悦,倒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也点头答应。

    只见那怪人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一弹,一颗火球术射出,那邪修的尸体瞬间化成一片烣迹,“此人一生作恶多端,如今也算罪有应得,叶道友,那邪修手中的千魂剑与噬灵五鬼皆是害人害己的邪恶法器,在下自不能让其在流落凡间害人,在下这就收走,将其毁掉,希望道友成全,当然,在下也不会让道友吃亏的,那邪修的储物袋就赠与道友吧”。那怪人毁掉邪修的尸体后,又转身对叶峰道。

    叶峰如何不知这怪人的念头,只是这两件法器威力虽大,但都是邪器,况且那储物袋中的东西,也大是值得期待的,虽然不见得有什么厉害法器了,但一些灵石灵符应该还有剩余的,尤其是那中阶灵符,可是让叶峰大为眼馋之物,刚才见那邪修的中阶灵符层出不穷,只要还有剩余,自己便不吃亏。

    随即说道,“伏龙道友此言甚是公正,就如此分配吧!”

    叶峰一同意后,那怪人大松一口气,两人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