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七章 庙外激战

第七章 庙外激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原来阁下竟是修仙者,多谢叶兄救命大恩,宋某将来自有厚报”,那些衙役死里逃生之下,见叶峰竟是修仙者,均庆幸不已。那中年儒生更是对叶峰感激道。

    “真没想到如此贫瘠之地还有阁下这样练气七层的高手,正好,本座的千魂剑还缺一个主魂,就勉强用阁下充数吧:”那邪修想到刚才差点名丧其手,恨恨道。

    “就凭阁下练气八层的修为就想杀我?”叶峰露出一丝讥笑道。自己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邪修,前两次都是死里逃生,与人争斗的经验虽不算丰富,经过这两年的历练,却也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菜鸟了,面对这种与自己修为相当的邪修绝不能面露惬意。

    见叶峰如此表情,又如此年轻就有如此高的修为,又身怀高级法器。以为这叶峰多半是哪个修仙家族出来历练的弟子,那邪修心中却生了几分退意。但想到怕其家族日后报复,且又眼红其手中的高级法器。毕竟自己手中的千魂剑才堪堪达到中品而已,权衡利弊之后,一咬牙。手中的千魂剑化作一片绿光向叶峰飞去。

    就在这时,再生异变,“大胆邪修,敢在本上人的道场杀害凡人,拿命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后,一件小印状法宝化作一片白光向那邪修飞射而去。

    只见那白光小印在空中陡然化为丈余大小,向那邪修陡然砸下,这下变故皆出众人意料之外,那邪修更是亡魂尽冒,此时在躲避,已然不及,只得将法力拼命注入身前的金色小盾中,顿时小盾化成一片金色光幕将其护在中心,却见这丈余大的印玺带着呼啸之风砸向那金色光幕,那金色光幕顿时变形,已成不支之象,但印玺去向也陡然变缓,堪堪到那邪修头顶之时,两者成了僵持之象。

    叶峰虽有些奇怪,在见此刻骤然出手之人明显是帮自己,哪有不落井下石之理,顿时映月环再次化成一片金色光幕向那邪修冲去。而右手一伸,五指张开,嗞啦啦的一阵爆响,五个指尖上都出现了一个小火球,只是这些火球比普通火弹术的火球小了足有一半!

    “阁下尝尝在下的五弹连发!”叶峰双目森然的盯着那邪修说道。然后,把五根手指微微一屈,再猛然一弹,五个火球排成了一条直线,飞射了出去。而此法术正是叶峰经过数次实战后,精心改良的火球术,火球术五个连发,让敌人避无可避。

    那邪修见此,果然亡魂大帽,见此攻击避无可避。顿时凶历之色一闪而过,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身前的小盾顿时金光大帽,堪堪逼退了上方的印玺,手中一张灵符扔出,化为一个一个巨大火球就与飞到身前的映月环撞到一起,爆出一片火海,并将映月环撞到了一边,一副灵性大损的样子,让叶峰大为肉痛,没想到此人竟然还有下品中阶火球符。

    而此时叶峰的五连火球已到此人身前。只见这邪修在轻身术的加持下,身形飘忽左右闪躲之下,竟一连避开四颗火球,只有最后一颗闪避不及之下,透穿了左臂。鲜血刹那间从伤处流了出来,渗透了胸前黑色长袍。

    此人闪到一边后,立刻十指跳动,飞快来的封住了伤口附近的血脉,让鲜血嘎然而止。

    从那印玺出手偷袭,到叶峰出手,再到这邪修化解眼前危机,不过片刻之间。让叶峰心中大为可惜,见那邪修就此避过,也不纠缠,并心念一动之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灵符,抓在手中。飞身跳出破庙之后,并侧目向旁边的土丘望去。

    那邪修见突然有人偷袭自己,想到刚才差点命丧其手,心中大为恼怒,迅速在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数颗骷髅状法器,一口精血喷出后,迅速被眼前骷髅吸收,只见这几颗骷髅吸收了此人的精血后,周身冒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嘴中传出几声磨牙的声音,煞是刺耳,到是那邪修,吐出这口精血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仿佛元气大失一般。而那邪修还不放心,又祭出了一件鬼脸面具法器。

    “何方鼠辈,胆敢偷袭本尊?”那邪修见这人离自己如此之近,竟未被自己发现,着实吓了一跳。寄出眼前骷髅后,胆气一壮,向数丈外那做土丘呼道。

    只见那原本空无一人的土丘竟然灵光一闪。一道身影显现而出。只见此人约摸五六十岁年纪,身高不过三尺,横向到二尺有余,仿佛一个圆球般的侏儒,头奇大如斗,蓬头垢面,一身灰衣,左手一件龙形拐杖,右手拖着那件刚刚祭出的印玺。

    “多谢道友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吧
出手相助”,叶峰见此人虽怪莫怪样,却有着练气九层的修为,竟比那邪修还高一层,自然不敢托大,赶紧抱拳行礼答谢。抬手之际,一道青光神不知鬼不觉的扔到了地下。

    “道友客气了,如此邪修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是在本上人的道场附近。今日本上人就要为民除害”。这大头怪人一副侠义心肠的样子,高声呼道。

    “好大的口气,让你尝尝本座噬灵五鬼的厉害。”那邪修说完,对身侧的大头怪人不管不顾,五颗骷髅头化为一条直线,向叶峰飞去。那邪修本是生性谨慎之人,见今日以一敌二,本已心声退意,只是奈何盾速平常,没有十足把握全身而退,见今日之事无法善了,只得先出手为强,先将眼前法力教低的叶峰杀掉,然后是杀是退,在做打算。虽然自认法力不高,但身上几件法器着实用心祭炼了一番,也不惧二人。

    只见那骷髅头那邪修的催动之下,张开血盆大口,一副择人而食的样子,速度奇快的向叶峰飞来,叶峰不知深浅之下子不敢硬接,身形化成数个虚影,而其真身忽然无端腾空而起,然后轻巧的双足着地,落在了另一侧的空地上。正好与那大头怪人对此邪修形成左右夹击之势。

    而那骷髅却好像有灵性一般,不用怪人操控,调转方向,再次冲叶峰飞去。叶峰见无法避开,五指连弹之下,五颗火球瞬间冲那骷髅飞去,一阵巨响传来,瞬间升起一股高温,几颗骷髅去势一缓,然后在向叶峰飞去。叶峰本也没打算用这火球术伤敌,不过是投石问路罢了,刚才火球术虽未建功,但细看之下,骷髅身上的黑气以减少了一分,那凶历之气也少了一些。此骷髅竟一副虚有其表的样子。

    叶峰见此,也不犹豫,心念一动,映月环在次化为一片金色光幕,向那骷髅飞去,瞬间大占上风,将那骷髅头击退些许。数次撞击之下,已将那骷髅头打的节节败退。

    正当叶峰打算一鼓作气的打算将其毁掉之时,突然暗道一声“不好”。突然将映月环收回。只见那映月环此时的金光暗淡了大半,一副灵性大损的样子,那骷髅头竟然有污秽敌人法器的功效,幸好此环乃是上品法器,并对一般的邪道法器有一定的克制之效,若换做是普通的下品法器,哪怕是中品法器此刻怕也被彻底污秽,化作凡铁了。

    没想到到手之后,还没有怎么使用过的映月环,今日首次对敌连连受损,叶峰心中大为恼火,并且接连催使此宝,已有些法力不支了,正当叶峰犹豫该不该用其手中的几件杀手锏的时候,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那大头怪人此时,身前的灰衣小半染成了红色,须发一片焦黑,龙形拐杖在两人中间以断为两截,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而那邪修更是狼狈,巨响之后,身上仅剩的一件鬼脸面具以化为碎片。身前的小盾也灵性大失的掉在地上,在吐出几口精血后,双目更是变的毫无精神,双手握着千魂剑,以剑撑地,大口喘着粗气。

    那大头怪人心中叫苦不喋。他一开始见那邪修寄出骷髅头之后,本大生惧意。那骷髅头本是修仙界中赫赫有名的阴毒法器,噬灵五鬼。乃是用数名修士的魂魄封在其血肉当中炼制而成,歹毒异常,只是祭炼此法器有损阴德,且成功率极低,少有人祭炼。但见其冲向叶峰后,才放下心来。

    见那邪修手中有如此厉害的法器先去攻击法力较低的叶峰,又怎会不知其想法,叶峰若落败的话,自己也难以取胜了,且平白束此大敌,而且更眼热其手中的厉害法器。若是能将其击杀,一身所藏,自不是比自己低两层功法的叶峰能笑纳的,权衡利弊之下,便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出手之后,这大头怪人心中才叫苦不喋,本以为有叶峰牵制住那令自己忌惮的噬灵五鬼,凭借自己手中的伏龙杖跟白龙印,收拾一个受伤的八层邪修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哪成想那邪修手中的千魂剑如此厉害,而且交手经验丰富,狡猾异常。手中还有数张大威力灵符。

    大头怪人越打越是心惊,最后那邪修用千魂剑牵住其白龙印之后,祭出一件大威力灵符将自己击伤,连身前护罩都被破去。

    那邪修见有机可乘,便毫不犹豫的用那鬼脸面具向其攻击。那鬼脸面具虽名不见经传,但显然不是凡品。那大头怪人心中大为后悔了,但一咬牙后祭出手中的伏龙杖,全身法力拼命注入其中,两件法器瞬间在半空中激撞在一起。一时竟持相持之状。在僵持片刻之后,两件法器竟然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