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六章 荒庙遇敌

第六章 荒庙遇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年之后,在沙洲最西端的奉天郡一条荒芜的官道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着,十几名身穿官府衙役服饰的官差正护在马车左右。

    这些衙役每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也难怪,沙洲今年天气大旱,酷暑难耐。奉天郡最靠近黑浮沙漠。天气更是炎热,行了多半日,眼见天都快黑了,也不见这官道上有歇脚的地方,甚至连行人也不见一个。谁会在这种天气下赶路。若不是他们奉命去前面的青牛山寻那能求雨的伏龙上人,也不用这么辛苦的赶路了。

    “大人,在离此三里外的官道旁发现一座庙。”一名前去探路的衙役策马赶到马车前,恭敬的对马车一抱拳行礼道。

    马车的窗帘缓缓聊起,一个中年儒生探出头,望了望略有些昏暗的天道,“到前面休息一晚,明日在赶路”。

    “是”众人答应完之后,马车向荒庙方向缓缓行去。

    一炷香后,马车在十几名衙役簇拥下来到了离官道里许远的一座荒庙前。庙里竟然火光闪动,竟然还有阵阵肉香传来。

    “此地竟然还有人”,中年儒生下车之后略有些奇怪的说道。

    “回禀大人,属下找到这里之时,已经有一名路人在此了。不过属下已经盘问过了。此人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已,科举未中,投亲到此,却没想到此地大旱,亲戚都离家避难去了,这才流落到此”甲士忙上前一步的回道。

    中年儒生点了下头,“看来也是一个苦命之人,唉!这场大旱害死多少人啊!”

    儒生轻叹一声后便向庙内走去。

    只见庙内以已经点燃了一个火堆,火堆附近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盘膝而坐。

    白衣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清秀,火堆上正烤着一块不知名的野兽肉。阵阵肉香传来。

    少年却不为所动。手捧一本不知名厚厚书籍,正对着火光的看着津津有味样子。

    “这位兄台有礼了,在下宋自庸,路过此地,今天要叨扰兄台了,”儒生看了看少年几眼后,谦逊的说道。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听到儒生如此说话,那名少年才从书中世界清醒过来。连忙抱拳回礼道“大人哪里话,在下叶峰,能在此地遇到大人实在是在下的荣幸,只是此地简陋,大人若不嫌弃,请自便”

    儒生见这青年书生一副处变不惊,不卑不亢的样子,见心猎喜,便与之攀谈起来,儒生久居官场,所知甚多,那少年自然心有所喜,两人倒也所谈甚欢。

    青年自然就是两年前被逐出家族的叶峰,自从突破练气中期瓶颈后,往后的修炼仿佛水到渠成一般,尤其是那日自鬼庄内得到了几人的储物袋,寻到了几瓶洗髓丹,修为几乎是一日千里,如今短短两年时间,自己已修炼到练气第七层巅峰,距离第八层也仅一步之遥。只可惜得到的丹药早已消耗一空,否则自己现在或许已经修炼到第八层了。

    而如今叶峰继续留在此地,已经不是单纯的为了避难,而是火球术的修炼到了瓶颈,此地靠近黑浮沙漠,火灵气浓郁,天地灵气虽有些混乱,但不用来修炼法力,只是用来修炼法术却足够了,更何况此地偏僻,又因为连年大旱,此地的凡人也大半牵走,更不用怕遇到那些居心叵测的邪修。

    毕竟修仙界可不算太平的,比起凡人世界还要混乱几分的样子。倒是此地盘横了不少的土匪强盗之流,遇到叶峰欲谋财害命,区区一些凡人哪是他一个修仙者的对手,着实让叶峰收拾了不少,也算为民除害了。

    能在此地遇到这些人也是非常意外的。从两人交谈中得知,眼前这位中年儒生,乃是奉天郡的郡守。为人清廉,在朝廷也有几分名气的样子,只是因为连年大旱,慕名前去离此不远的青牛山寻那伏龙真人,请其为奉天郡百姓求雨。

    但就在这时,突然从庙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尖鸣声,接着破空声一响,站在庙门外的两名衙役一阵惨叫后,就被一根从黑色夜幕中激射而来的一柄利刃,洞穿身躯要害的纷纷翻身栽倒。

    这一下,庙中正在休息的衙役均都一阵大乱,当即将身旁兵刃纷纷一抓在手,作出戒备姿态。


大宋工程师小说5200


    有些人更是不知从何处摸出了几张厚厚皮盾,人影一阵乱晃的就挡在了中年儒生面前,将其护了个严严实实。

    “不知哪路好汉在此?我家大人乃奉天郡郡守,宋大人,来到此地只为寻仙求雨,无意与诸位为敌,还请大家行个方便”,护在儒生身边的一名衙役大声呼道。毕竟敌暗我明,能不动手最好,土匪占山为王多为求财,少有敢杀朝廷命官的,那罪名无异于谋反。

    一边正与儒生交谈甚欢的叶峰却看出一丝不对,这哪里是什么强盗,刚才那把瞬间杀了两名衙役的利刃分明就是一把飞剑,而且品级不低的样子,起码是中品灵器。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凡人出手,多半是一名邪修了。

    这时庙外的黑暗处传来一阵怪笑声“嘿嘿.。不错不错,本座祭练的千魂剑正好还缺些魂魄,你们这些凡人虽然弱了些,但也将就了,你们的魂魄,本座收下了。”

    那人声音飘渺,放佛人在数丈之外,但声音却又清晰异常,又放佛就在你耳边一般,只是这人说话沙雅异常,就像破锅锣一般,十分难听。

    “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难道不知道杀朝廷命官乃是死罪吗?”挡在儒生身前的衙役刚说完,一柄闪着绿光的怪刃就从眼前飞过,紧接着,这名衙役的头颅就落到地上,滚到一边。

    看到这一幕,众人在难保持镇定了,一名衙役扔掉手中武器,大喊一声“鬼啊”,竟直向后跑去。可刚跑出去两步。那柄冒着绿光的怪刃便飞向其跟前,在其颈部盘旋一圈后又飞回庙外,但那向后飞跑的衙役没跑两部后,其头颅也像之前那名同伴一样,滚到了地上。

    这下众人可真是下破了胆,众人的脸上都冒出了丝丝白汗,一个个吓得的口不能言。倒是那儒生还算镇静,口中郎朗道“阁下莫非是修仙者,如此肆无忌惮对凡人出手,就不怕遭天谴吗”?

    “你这凡人还有些见识,竟然知道修仙者。天谴?哼哼,本座法力通玄,老天也管不了本座。”一阵如野兽嘶吼声的说话声传来,那柄冒着绿光的怪刃紧接着向儒生飞来。

    见那怪刃飞来,众人亡魂大帽,正当儒生闭目等死之时,异变突起。一把金色的圆环斜着击飞了本该飞向儒生的怪刃。这突然出手的自然是叶峰了,这并非是叶峰多管闲事,只因他知道,外面之人既然是祭炼邪恶法器的邪修,当然不可能放过他。比起这些凡人来,他这名低级修仙者的魂魄祭炼法器是更好的材料。

    何况此人如此藏头露尾,也不可能是什么法力高强之人,至于说什么法力通玄,不受天束,不过是自吹自擂罢了,若真让这些凡人死光了,自己只怕会死的更快一些。而且当初得到那几人储物袋之时,顺便得到了那几人的几件法器跟几张灵符,尤其是那把上品法器映月坏,跟几件防御符箓防身,在加上自己进来火球术大成,未尝没有一战之力的。权衡利弊之后,叶峰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倒是那闭目等死的儒生见自己死里逃生,颇有些意外。

    叶峰二话不说,心念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范着蓝光的水属性灵符。往身上一拍,身上陡然升起一个蓝色护罩,心念一动下,那把泛着金光的映月坏,化为一片金光,向庙外的一处空地激射而去。

    自映月坏击飞怪刃到现在飞出伤敌,不过片刻之间,那邪修还没有反映过来,但其俨然也是与人争斗经验丰富之辈,一个轻身术加持在身上,向左侧纵略几步,便避开了映月环的攻击范围,随后又加持了一个防身术,一个青色的护罩在身上瞬间升起。

    这名邪修的身形顿时暴露出来,只见此人一身黑衣罩体,连头上也罩着黑色头罩,身形枯瘦,双目如野兽般范着红光。

    飞向身后的映月环一个盘旋后再次呼啸而来。面对上品法器,此人也不敢托大硬结,再次一个转身,避开此环,随后一咬牙,从身上取出一把金色盾牌扔出,金色小盾瞬间化成一片金光,围绕其身前盘旋不定。声势虽没有映月环的声势,但也不是短时间可以破开的,叶峰见刚才的偷袭没见效,也就不做纠缠,映月环飞向其身边盘绕不定,又给自己加了一个土属性的防御护罩,与那邪修遥遥对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