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沙洲虽然地域辽阔,一洲之地纵横数千里之广,但因为靠近黑浮沙漠,土地贫瘠,土地面积虽在卫国众多州郡内名列前三,但人口反而是最稀少的。

    沙洲因为地处偏僻,民风剽悍,民间多流传神仙鬼怪之说,其中流传最广者莫过于浮离山的神仙传说,此山脉坐落与沙洲中部,山脉纵横百里,山中多有猛兽,生活在山下的猎人部族中,即使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只能在山脉外围捕猎,觉不敢踏足山脉深处。传闻山中乃是神仙修炼的道场,仙人不喜被凡人打扰,进入山脉深处之人多半有去无回,多年前,也曾有一心寻仙问道的凡人进入山中,寻那飘渺的神仙,但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这山脉深处遍成了凡人的禁地。

    ······

    此时已入午夜,借着月色可看出,整个浮离山一片郁郁葱葱,偶尔一两声野兽的吼叫传出,在山脉的最中心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一名白衣少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团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自身后缓缓升起,只见这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眉目清秀而略显稚嫩。

    忽然,这少年嘴角抽搐一下,眉头紧锁,脸上的汗水自额头上渗出,仿佛正在忍受莫大痛苦一般,只见这少年双目突然睁开,一团精光射出,紧接着便吐出一口黑血,双目便的暗淡无光起来,仿佛元气大失一般。

    “又失败了”,少年喃喃自语道。这少年闭目沉思起来。

    原来这少年名叫叶峰,乃是占据这浮离山的修仙家族,叶家的一名低级弟子。只是这叶家虽然占据了整个沙洲最大的灵脉,但是家族毕竟资源有限。而沙洲灵气匮乏,能被这么一个弱小的修仙家族占领的灵脉自然也不是什么上佳的极品灵脉,所以为了家族的延续,从祖辈便传下祖训,为了保持家族的强大,低级修士在十五岁成人礼之前,不能进阶练气期第四层,只能离开家族外出历练。待将来筑基之后,在重返家族,说好听一点是外出寻找机缘,但实际上便是被逐出家族了,毕竟若是十五岁还未达到炼气四层,那以后筑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如此还不如节约出更多的资源给族中有潜力的后辈去用。

    虽然浮离山资源灵气皆属下等,但还是会吸引大批的散修窥视,家族中若没有足够的高级修士坐镇,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也是一个小家族的无奈之处。

    叶峰无奈的摇摇头。都知道炼气第三层到炼气第四层是一个坎,却没想到这么难,自己两年以来已经冲击瓶颈十余次了,今天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没想看还是失败了,看来将来只能轮为散修了,想到以后沦为散修的后果。以后只能像凡人一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叶峰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叶峰低头看了看刮在胸口的拿到符,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要说这叶峰也是苦命之人,其父亲叶子舟本是卫国赫赫有名的筑基圆满修士。并且加入了卫国三大宗派之一的盘龙谷,被传为盘龙谷最有希望结丹的修士,只是不幸被人暗算,一身修为化为无形,其母亲为了救治父亲身上的奇毒,外出寻找丹药,却在也没有回来。

    此时多半也已不再人世。而父亲在母亲外出不久后,就毒发身亡,父亲临死之前,所用的法器,宝物,不知为何都没有传给叶峰,而只留下了这枚不知道用途的符,要说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的身家肯定不菲,只是不知道父亲的生前的储物袋到底去了哪里,父亲没有把东西给我,想必自有他的用意,叶峰只能这样想到,调理了一下身体后,叶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洞府走去。

    与其说是洞府,不如说是一个小山洞更合适。在父亲身亡不久后,叶峰的洞府便被家族收回。现在的住处不过是杀了一头老虎后,将其的巢穴占领。自己稍加装饰了一下,便住了进来,只是即便如此,这处洞府也不得不放弃了。

    而在叶峰刚离开那岩石之后,在离叶峰十余丈的一颗大树上,五名男女显露出身形。一名灰衣老人,须发皆白,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个疤脸大汉,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娇媚少妇,妖娆动人,眉目之间满是风情,在离这三人丈许远之处。一男一女站在一件飞剑法器上若有所思。女子二十余岁年纪,身着一身红衣,分外惹眼,而眉目之间到与叶峰有几分相似,只是一脸的煞气,那男子到是面目俊朗,一身白衣,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唉,真是可惜了‘”,红衣女子叹息一声之后,略带几分惋惜道。

    “有什么好可惜的,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
神级大魔头txt下载
们想要的吗?”叫美少妇轻笑一声道,其声音竟然略带几分沙哑,此女沉思一番后。紧接着又说道“叶倩妹妹,你不会是想要反悔?你大哥留下的筑基丹我们可都让与你了”。

    “哼,都到这步,我还怎么反悔。若是我家夫君资质不高,无法筑基。我又怎么会图谋自己亲侄儿的筑基丹”。红衣女子有几分懊恼的说道。

    听到此话,旁边那白衣男子面露愧色,“都是我不好,拖累夫人了。”

    “唉!”红衣女子叹了口气道“你我夫妻同心,还有必要说这些吗?倒是如果不是我们从中作梗的话,凭峰儿的资质,莫说练气中期,将来筑基也不是不可能的”。红衣女子对夫君说完,又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白发老者点点头道“不错,凭峰儿天生异灵根的资质,若是在有子舟留下的丹药相助的话,大有可能超过他父亲的,”

    “哼,这又怪的谁,若不是当初大哥自作聪明,让我们立下毒誓,让叶峰一进阶练气中期。在其成人礼上,必须将其留下的丹药全部交给叶峰,还要将他留下的仅有的一件极品法器交出去,我们又怎会出此下策的,”中年大汉说完,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紧接着又冷笑道“嘿嘿,只是大哥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的亲妹妹,叶峰的亲姑姑会帮我们一起图谋他的遗物。”

    “住嘴,”红衣女子被人戳中短处,有些恼羞成怒,“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大哥留下的断天戈必须归我,我要带会门中”。

    娇媚少妇见叶倩有发怒,赶紧从中劝解到“妹妹,这样不好吧!大哥遗物中最珍贵的筑基丹你已经带走,你吃肉总要给我们留口汤。”

    “你知道什么,这断天戈乃是本门一位结丹长老赐给大哥的,大哥身死,此物本该收回,只是听说大哥留有一子,资质不错,打算让峰儿有些根基后拜入我盘龙谷,这才没有收回此物,如今峰儿成这样,我怎敢让本门那位前辈在见到峰儿,我们这些小手段可是瞒不过一位结丹期前辈的。到时候,那位前辈盛怒之下···”说到此处,叶倩的威胁之言表露无遗。

    虽然不知她此话的真假,但一想到有可能会得罪一位结丹期前辈。又怎么不让他们心有余悸。一时之间,众人到也不好反驳什么。

    叶倩见此有说道“虽然筑基丹我们夫妻拿走,断天戈由本门收回,但大哥的遗物里可不是只有这些东西的,灵符跟灵石就不说了,单是中品上品的法器,几位就能人手分一件,”

    听到叶倩这么说,这几人虽然依旧有些不渝,但总算有些释然了,“以峰儿的资质将来筑基之后,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大哥心机深沉,不可能把留给他儿子的东西都放在我们身上,说不定····”中年大汉说完,目光望向了其他几人,凶历之色展露无遗,这几人竟然图谋族中晚辈的东西,还打算杀人灭口的样子。

    “不行,不管峰儿将来会不会记恨我,我都是他姑姑,叶子栋我警告你,谁若敢动峰儿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叶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好了子栋,子舟当年心机深沉,几乎算无遗漏,又怎会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把一生积蓄,所有的丹药法器全放在我们这里了,就连最珍贵的筑基丹,都放在我们这里,即使还留给峰儿什么东西,也都是些无关紧要,不会招人眼红的普通之物罢了,你好歹也是峰儿的堂叔,还是不要赶尽杀绝了”。白发老者见事不可违,便如此劝道。

    “天色一晚,我们夫妻便告辞了,若是峰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拼着受本门前辈责罚,也要告诉本门前辈真相,还有,希望本门那件断天戈你们尽快取出来,我还要拿回师门交差的”。说完,叶倩一说完,也不等几人有什么反驳的话,夫妻二人便驾驭着法器向后飞去。

    见这二人离开,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叫叶子栋的中年大汉对其他两人恨恨道“不过一个筑基中期,一个刚刚筑基而已,父亲,凭你筑基后期的修为,我们三人联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好了”老者没等其说完便打断道“就算真杀了他二人有何用,别忘了倩儿也是拜入了盘龙谷的,若真是被有心人追查起来,我们对自己家族的人杀人夺宝,败坏了名声是小。杀了两名盘龙谷弟子,惹来盘龙谷的报复是大,更何况,现在外面那些散修蠢蠢欲动,我们还要借着倩儿盘龙谷内门弟子的名气震慑一二的”。

    只有那妖娆少妇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