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1161章 血染风采

第1161章 血染风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有人都来了,门神几个坐立不安,不断的瞅着大门口。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廖少鹰,那是他们的老兄弟了,一转眼就要走了。

    一辆越野车慢慢的行驶进来,两侧穿着礼宾服的龙隐队员整齐的举起礼宾枪敬礼。廖少鹰就在里面,他打死都不愿意来,结果被强制性的绑来。

    看到这辆越野车来到,在场的所有人都站起来,挺直腰杆保持绝对的肃静。一时间整个龙隐大队的营区都变得静悄悄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怕是都能听到。

    “老子不下车,老子不在这里当猩猩,给我滚蛋!全都给我滚蛋!”

    越野车停下,车门打开,传出廖少鹰怒骂的声音。

    他不愿意来的,真的不愿意来。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来干什么?他的冲动让他永远得离开部队,他的违纪行为给他的军旅生涯画上无法抹除的污点。

    “这是大队长的死命令,得罪了。”

    一名龙隐队员强制性的把廖少鹰抱出来。

    就在这一刻!

    “敬礼!”

    “唰!”

    在场足足两三百人的送行军人集体冲廖少鹰敬礼,不管职位高低,不管军衔大小,全部用自己最为神圣的军礼为老兵送行。

    廖少鹰愣住了,拄着拐杖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孔,有他的朋友,有他的战友,有他的对手,还有好多好多的领导跟上级。

    “这是……这是……”

    “大队长,都是来送您的。”身边的龙隐队员低声道。

    全都是来送他的!

    “不必了,不必了……”廖少鹰不断的发出颤声自语。

    就在这个时候,龙小七站在舞台上,拿着麦克风发出洪亮的声音。

    “廖少鹰,龙隐猎鹰。1997年11月入伍,1998年进入军区侦察连,1999年边境缉毒,单枪匹马击毙三名毒贩,获得个人二等功;2000年4月进入龙隐大队,同年7月参加闪电征途行动、8月参加丛林狩猎行动、10月参加狂暴武装行动、12月参加凛冬之怒行动……

    2001年6月进入军事院校习,同年8月,完成神秘人物卧底行动,12月提前毕业,任龙隐大队龙牙战术小队队长;至2002年11月,总共完成丛林王者、垂直打击、闪电斩首、野兽侵袭、龙的尊严、国家之锋、动乱火力、睚眦必报、雷霆万钧等行动。

    同年12月,龙隐猎鹰廖少鹰升为龙隐大队副大队长,2003年2月到10月,带领部队相继完成噩梦之旅、地狱猎手等13个任务。10月2号,晋升为龙隐大队大队长一职,至今。

    廖少鹰同志服役期间,先后荣立一等功两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11次;带领部队荣立集体一等功5次,集体二等功9次……”

    这是廖少鹰一路走过的足迹,部队生涯的所有荣誉。现在龙小七把他的这些荣誉和足迹全部拿出来,让任何一个人都承认廖少鹰其实也可以算是传奇!

    听到这些,廖少鹰差点都要哭出来。这些都是他在部队走
我的狐仙前女友笔趣阁
过的路,这些都是他在部队玩过的命。如果龙小七不出来,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

    “我们是龙隐,龙隐有龙,龙隐有鹰。”龙小七继续高声道:“当龙没有了俗,鹰会腾空而起;当鹰坠落了,龙又会翱翔九天。从今以后,龙隐部队的臂章将是由龙和鹰组成的;从今天开始,龙隐部队将有两个组成部分:龙首部队和鹰隼部队!鹰的时代不会结束,以后的龙隐将是龙和鹰并存的时代!!!”

    最后的一句话是龙小七吼出来的,这也是他在感谢廖少鹰,代表自己的父亲,代表自己的大哥,代表龙隐的龙首感谢廖少鹰做出的一切。

    龙首没了,这么多年来都是靠廖少鹰这头猎鹰撑起来的。他有这个资格,有这个资历,更有这个荣誉。

    “接下来……”龙小七顿了一下,猛地吼道:“让他给我哭,让廖少鹰给我狠狠的哭!!!”

    音乐声响起,一首饱含深情的《血染的风采》从林悠然的喉咙里唱出。当这首歌唱出来的那一瞬。这场老兵的送行气氛被推到了高潮,所有的一切都尽在那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下来的风采。

    是的,没错,五星红旗就是鲜血染成的,五星红旗就是用所有军人的鲜血浸出的。

    “老廖!受委屈啦!”

    “老廖,哥们来送你啦。”

    “老廖,我们来送你部队的最后一程!”

    “……”

    一个个前来送行的军人冲廖少鹰分发出铿锵的声音,一个个铁血的汉子用最阳刚的声音释放出自己最真诚的情感。

    “也许我告别,再不能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那山脉……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催人泪下的歌声里,廖少鹰拄着拐杖跟一个个的战友轻轻撞着额头因为他的双臂抬不起来,因为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告别。

    廖少鹰哭了,一边拄着拐杖往前走,一边像个孩子一样在哭泣。

    “老廖!”连火成站在廖少鹰的面前,举起一杯酒道:“今天我没有耍花样,酒是真的酒,要是掺了一滴水,我是你孙子。”

    “哈哈哈……”廖少鹰哭着笑道:“老连啊,我今天相信你,哈哈哈……”

    “相信就对了,我这……少了个对手难受呀,我、我……呜呜呜呜……”连火成抹着眼泪,狠狠的把酒灌进自己的嘴里。

    这压根不是少了个对手,而是这里许许多多的职业军人从廖少鹰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就是那歌唱的,也许有一天他们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也许有一天长眠不起,化作山脉与红旗同在!

    “你不要悲哀……呜呜呜呜……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林悠然都哭了。

    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老兵,什么叫血染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