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1101章 玛雅危机

第1101章 玛雅危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龙小七前往的时候,玛雅公主正在遭受最大的危机。

    天黑了,九点钟了,赛尔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已经无法继续容忍下去,他日益膨胀的野心让他必须得得到这位最美的公主。

    他也是男人,当男人拥有海量的金钱与崇高的地位时,就会自然而然的去征服。

    家里就住着一位真正的公主、容貌倾国倾城的公主,赛尔怎么可能不想去占有呢?今天,他就要撕下所有的伪装,痛痛快快的把这个只能看不能碰的公主占据。

    “任何高贵的女人在被男人剥掉衣服之后,她也就沦落成了俗人。”裹着浴袍的赛尔笑容满面,一边向玛雅公主的房间走去,一边教导自己的副手:“是人,就有人的一面,再高贵的公主也是人。会流水,公主也会流水,她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不同的,甚至说流出的水成分也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就是dna的组成,有特定的dna,公主也有特定的dna,可在睡他们的时候谁会考虑dna?如果还要考虑dna……那这个人一定是神经病。”

    “是的,先生,您说的很有道理。”副手笑着点头。

    “不不不,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是跟公主还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就在于她们的血统、她们的dna。”赛尔微笑道:“一个是你随时可以摒弃的,一个是你只能仰望的高高在上。这就是……农妇跟天使的区别,告诉我,你想上天使吗?”

    “当然想!”

    “哈哈哈……可惜天使都是男人,哈哈哈哈……”

    赛尔非常亢奋,因为他很快就可以得到这位最美的公主殿下,终于可以成为对方真正的丈夫。他不嫌弃,一点都不嫌弃。因为这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哪怕公主是一双破鞋,也会被公主的身份掩盖破鞋的本质。

    而这,就是身份反差。

    推开门,赛尔看到的就是玛雅公主愤怒要杀人的目光。

    如果是从前,赛尔会畏惧这种目光,可现在,这种目光让他觉得更加刺激。他是从贫民混起来的,眼前的是公主,他在公主百般不愿意的情况下占据了对方,这种感觉啊……就是侵略的快感!

    总有一些国家喜欢侵略,而侵略会成为习惯。

    此时此刻,玛雅公主呈现出大字形躺在床上。她的双手与双脚被粉色精致的软铐束缚着,那张殷红的小嘴被一种器具从下巴处夹住下颚骨的链接点,不得不大大的张开。

    她愤怒,她想现在就自杀,可惜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先生,需要为您脱下她的衣服吗?”一名女保镖问道。

    “脱衣服?蠢货!”赛尔极度不爽道:“我要的不是用东西束缚住她的双手双脚,而是要让你们用手按住。这样我才能感受到她奋力的挣扎,才能从她身上体会到反抗。我的天那,难道卡扎菲就喜欢这样玩吗?你们到底是不是卡扎菲的贴身保镖?”

    这跟赛尔要的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他想要的不是玩一个女人,他要的是玩一个不情愿并且疯狂反抗的公主!这样还有什么意思?能达到他想要的刺激吗?

    两名女保镖立刻松开玛雅公主的双手双脚,而在松开的那一瞬,玛雅公主拼命挣扎,喉咙里出呜呜的声音。似是在咒骂,似是在怒吼。

    然而这些都没有用,两名女保镖立刻按住她的双
通天仙路sodu
手双脚。

    在这种情况下,玛雅公主因为用力,胸口不断的起伏不停。纤细的腰肢也在胯部的用力下不断的向上挺起落下。

    “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赛尔大喜。

    “先生,需要脱下她的衣服吗?”女保镖再问。

    “不用,如果脱下衣服了就失去最完美的神秘感了。”赛尔搓搓手笑道:“公主,本身就是神秘的代名词;衣服,从古至今都是女人的神秘。如果褪下来了就会失去这种神秘感,就会变成一堆哪里都能找得到的大白肉。晚上的时间多呢,不过呢……我要先狠狠的来一下,你,刺激她,让她流出独属于皇室尊贵血统、无人替代的水。dna的不同,决定着女人的不一样,哈哈哈哈……”

    赛尔狂笑,看着一名女保镖娴熟的把手伸进玛雅公主的袍子里……

    “唔唔唔……唔唔唔……”

    玛雅公主在挣扎,可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她能清楚的觉察出身体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根本不是他能控制住的。她不想在赛尔面前流泪,更不想把自己的另一面暴漏出来,所以要抗拒。

    可问题是越抗拒,身体变化的越快,更加不受控制。

    “先生,可以了。”女保镖抽出手说道。

    “那就来吧!”

    赛尔顿时变成野兽,他猛地脱下自己的浴袍,跪在玛雅公主的双腿前,伸出两只手俗捏着袍角——只要他掀开,线面的一切都会毕露无疑;只要他挺身,也就占据了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

    “我会非常非常野蛮的!”赛尔凝视玛雅公主的双眼笑道:“因为我就是一个野蛮人,只懂得用野蛮的方式。玛雅公主,你别指望有人会来救你,当你的那个野男人死掉之后,再也没有谁会把你当成一回事。还有,你知道原来保护你的那些保镖为什么会撤走?因为啊……呵呵呵,有人取代了你那个野男人的位置。如果要怪的话,就怪你的野男人死的太早了,呵呵呵……”

    赛尔开始把袍子向上掀,他的动作非常优雅,非常慢,就像对待一件工艺品似的,唯恐一不小心就会把这件工艺品碰坏。

    “吼!……”

    玛雅公主瞪圆双眼,喉咙里竟然出吼叫的声音。她不甘心,所以眼球已经布满了血丝。她不想被这个男人沾污,她的心里在不停的向真神进行祈祷。

    仿佛看穿了玛雅公主的心思,赛尔笑眯眯的说道:“你在祈祷吧?没用的,真神早就抛弃了你,他站在我这边。来吧,我最美丽的公主,来享受我的野蛮吧!!!”

    赛尔扯起玛雅公主的袍子,盖在自己的双腿上,狂笑着准备实施自己的野蛮。

    玛雅公主绝望了,她用喉咙出撕裂一般的悲痛声。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玻璃在轻微的颤抖,外面传来轰隆隆的碾压声!

    “砰!”

    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德国豹2a7主站坦克正对赛尔的住宅,炮膛狠狠收缩,无所顾忌的朝这里开炮。

    “轰!”

    炮弹狠狠冲撞,瞬即炸塔小半个房角。

    龙小七赶来了,一个人驾驶坦克,一个人填充炮弹,像是一头噬人的野兽一样,沐浴着清冷的月光伫立在这。

    坦克冰冷,炮管滚烫;人,眼神幽幽,似龙如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