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1096章 1095 小人得志

第1096章 1095 小人得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沙特,利雅得。

    玛雅公主用一把锋利的军刀顶在自己的脖颈上,面对周围数十名赛尔的保镖,以及掏出白手帕轻轻擦嘴的赛尔。她被软禁起来了,在许多人默许的情况下被赛尔软禁。

    这是为了让玛雅公主接受现实,包括她的母亲也告诫她应该这样做。如果现在离婚了,会对整个王室都造成影响。况且赛尔是个很好的人,既然龙小七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这样过下去呢?

    可玛雅公主无法忍受,只有她知道赛尔是个小人。

    “别的事都可以,唯独这件事不行。”玛雅公主冷若寒霜道:“我这辈子只会属于一个人,哪怕他已死掉。这是我在真神面前许下的誓言,永远不会更改。如果你非要逼我,那我只有用死亡来履行诺言!”

    太刚烈了,外表看起来柔柔的玛雅公主内心却截然不同。她是谁?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而一位真正的公主是充满傲气的。可以死,却不能遭到无端侮辱。

    “玛雅,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可问题是他已经死了。”赛尔收起白手帕,冲玛雅无奈道:“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你也知道因为爱你,我竭尽全力维护王室的利益。我们的婚姻必须维持,不管对谁都有好处,而我们的婚姻必须有实实在在的东西。既然今天你还没有想通,那么我也不会着急,我相信我的爱可以感动你。”

    说完之后,赛尔冲玛雅公主行了一礼,转身走出卧室。那些保镖却没有离开,依旧守在里面。他们为了防止吗,玛雅公主自杀。

    走出来的赛尔一脸阴沉,走到两名提醒壮硕的女保镖面前。

    “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两个女保镖被抽了耳巴子。

    “蠢货!我让你们全天候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你们连刀都能丢掉!”赛尔怒骂道:“我养着你们有什么用?”

    两名女保镖跨立站的笔挺,任由赛尔呵斥抽打。

    “我以为你们是最专业的,可你们却让我失望了。你们真的是卡扎菲的贴身保镖吗?”赛尔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伸出一根手指对两人说道:“最后一次,我希望不要再出现任何错误,明白吗?”

    “明白,先生!”

    “如果出现错误……我就拿你们喂狮子,卡扎菲的贴身保镖!哼!”

    这两个女保镖是专门负责贴身保护玛雅公主的,可说是保护,其实不然。她们最大的任务就是保证玛雅公主不会自杀,甚至说在必要的时候还得负责把公主的双腿掰开。

    “真是两个蠢货,怪不得卡扎菲会死的那么惨。”赛尔晃着脑袋离开,掏出电话拨通王后的电话说道:“母亲,又得劳烦您了,玛雅现在的情绪非常不好,攥着一把刀要自杀……是、是、是……我没有事的,我知道这需要时间,我可以等的,因为我是真的爱玛雅……”

    打完电话,赛尔坐在奢华的沙上,冲两名女保镖打了个响指。

    “听着,晚上的时候我要跟公主一起睡,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对吗?”赛尔端起红酒抿了一小口说道:“让她无法咬舌头,但我又想听她的叫声,你们会做这些事,对吗?听说卡扎菲喜欢这样玩,而你们都是帮凶,呵呵呵……”

    “是的,先生!”

    两名女保镖目不斜视。

    赛尔非常满意的仰头喝光杯子里的红酒,他已经忍
吃穷修真界笔趣阁
耐了太长时间。对他来说,玛雅公主一直都在挑战他的底线,而今天,他不会再忍下去。

    公主也是女人,女人说白了就那回事。当遭遇暴力无法反抗的时候,女人就会臣服。因为女人的骨子里就有承受的分子,再狠的也不如男人天生自带的攻击性。

    不到一个小时,玛雅公主的母亲赶来了,开始劝说把刀架在脖子上的女儿。

    说真的,现在能劝说玛雅的也只有她的母亲。每一次要自杀的时候,都是她的母亲来救场。这次也一样,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劝说,玛雅终于把刀放下。

    刀放下了,意味着暂时没事了。暂时没事了,意味着玛雅重新被两名女保镖控制起来。

    赛尔做足了姿态,他现在对王室来说太重要了,对王室许许多多的人来说都是重要人物。因为石油,因为利益,因为相互之间不经意的深度捆绑。

    ……

    阿卜杜勒王子来了,他不放心自己的人来,而是选择亲自来到这里。

    “阿卜杜勒王子殿下。”赛尔热情洋溢的迎接阿卜杜勒王子。

    “我要见我的妹妹。”阿卜杜勒王子直接向里走去。

    “王子殿下,玛雅正在休息,刚刚睡着,所以不要打扰她。”赛尔笑着阻拦。

    “滚!”阿卜杜勒王子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来见我的妹妹还需要你指手画脚?”

    本来阿卜杜勒王子看这个赛尔还挺顺眼的,可自从龙小七的死讯传出之后,他就不爽了。一是因为这个赛尔在许多圈子里高调无比,二是应该解除的婚姻没有解除。

    为了这事,玛雅公主没少跟她的哥哥诉苦。

    “呵呵,王子殿下,您要见的妹妹是我的妻子,而我的妻子现在不舒服,正在休息,我有权力阻止您。还有,这是在我家,如果国王知道您这样做的话……”赛尔掏出手机笑着说道:“王后刚离开,也许我应该再把王后请来,看看她怎么说。”

    这番话把阿卜杜勒王子给气坏了,可他还真的不好硬闯。

    王室里所有人都赞同玛雅跟赛尔的婚姻继续保持,从原来的假结婚变成真结婚,连国王与王后都赞同并支持。可阿卜杜勒反对,甚至公然跟自己的父亲唱反调。

    如果他硬闯,恐怕非得挨收拾。

    现在的阿卜杜勒王子是具备一定的政治觉悟的,这位驯狮王子也一点点成熟起来,再也不是从前的摇滚青年了。他知道自己还有竞争对手,并且很难对付。

    “有时候我都觉得特别可笑,当狗穿上人皮登上大雅之堂后,比人叫的还要凶。”阿卜杜勒王子伸手拍拍赛尔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你在家的时候电话不屏蔽,你不在家的时候就会屏蔽,连电话都打不进来,呵呵……很好,我喜欢你的作风,我相信有人比我更喜欢你的作风!”

    阿卜杜勒王子笑了,解开裤腰带对着房子的正门狠狠撒了一泡尿,看的赛尔直皱眉头。

    “我撒尿的动作帅不帅?知道这是谁的作风吗?”阿卜杜勒王子又伸出手,这次拍的是赛尔的脸颊。

    赛尔闪身避开,脸上却依旧在笑。

    他可以阻止阿卜杜勒王子进入,却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招惹对方,哪怕他现在炙手可热。至于这个作风……赛尔不知道是谁的作风,但他心里隐隐有种危机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