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895章8943号毒药

第895章8943号毒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龙小七不晕船,他的胃也很好,没有毛病。可这会却吐的稀里哗啦,差点把苦胆都吐出来。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要知道,他连剥人皮的事都干过,也没有呕吐。

    甲板上横躺着十几具尸体,全部呈现出溃烂的模样。如果只是单纯的溃烂还好一点,关键还有浮肿。浮肿加上溃烂,再加上凸出来的眼珠子,以及一道道黑线,让见惯鲜血的龙小七都受不了。

    问题是这些尸体全都没有流血,在短短的时间里呈现出高度溃烂。似乎他们的身体里只有黄.色的粘液,看的叫人头皮毛、毛骨悚然。

    这就是侯晓兰给配出来的毒药,根据毒性以及挥性编排成3号。而他一共带了七种毒药,3号不是最厉害的。

    真正的视觉冲击跟想想的完全不同,龙小七在经历一阵呕吐之后才算勉强习惯。他把一具具溃烂浮肿的尸体扔下大海,找到了自己的裁决与疯女。

    驾驶舱也趴着三具尸体,同样的浮肿溃烂。无线电里不断的传来呼叫声,询问这艘船的情况,为什么总是没有回应。

    龙小七把尸体拖出去,重新找准航向,设定为最高的自动航行。

    这里距离冲绳县那霸只剩下5o海里,在全航行下,迅接近。龙小七找到蛙人服穿上,自己衣服以及两把刀放和两把手枪装进去,背着一把自动步枪离开驾驶舱。

    呼叫无人应答,无线电被切断,立刻引起日方的警觉。他们派出了直升机朝这里飞来,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藏在船舷处的龙小七死死盯着飞来的直升机,悄无声息的缩进去,避免被看到。

    “立刻停止航行!立刻停止!”

    直升机上传来命令声,可船上的人全都死了,自动航行之下不可能有任何回应。而在全航行的情况下,为直升机的降落带来难度。

    但这不是问题,当剩下最后1o海里的时候,直升机上的士兵进行了索降。一行自卫队士兵端着枪对整个舰船实施搜索,当他们看到一具具恐怖而恶心的尸体后,全都大吐特吐龙小七见了都得吐,何况他们?

    中毒,这是中毒,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中毒的。当自卫队士兵呕吐过之后,舰船距离岸边只剩下4海里。

    龙小七无声无息的潜进大海之中,脱离舰船。

    舰船靠岸了,一群人紧张而又忙碌,一边处理舰船上的尸体,一边搜集上面的食物与水源。他们不知道船上究竟生了什么,可以肯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一定生了非常恐怖的事。

    而此时,龙小七顺利的游到另一处海岸线。登陆之后,他用最快的度换上自己的衣服,向北快赶去。这会就已经踩在日本的领土之上,接下来就是他龙小七的又一次日本之行。

    名古屋,服部家族。

    浑身鲜血的服部千夏被高高的吊起来,遭受服部千秀的鞭笞。

    “啪!啪!啪!……”

    每一鞭子下去,她的身体都会狠狠颤.抖,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但是服部千夏没有哭,哪怕再疼也没有哭。因为她知道在这里哭一点用都没有,跟自己拥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绝对不会心疼自己半分。

    其实女人的泪水就是让人心疼的,而女人流泪渴望的就是被心疼。服部千夏面对龙小七的时候会流泪,那是她知道自己的眼泪对龙小七管用,哪怕大脑
覆手繁华无弹窗
没有这样去想,可泪腺自然而然的这样做了。

    然而面对服部千秀的时候,泪腺不会运动,因为哭也没用。

    “把你藏在脑子的地图交出来,否则我会用更狠的手段让你懂得什么叫鬼半藏!”服部千秀一脸狰狞。

    他要的是服部千夏记在脑子里的地图,而他根本就是为了那张地图而去的。可惜关键的时候,自己的这个妹妹把拼凑好的地图毁了。

    这张地图独一无二,唯一的复制品就在服部千夏的脑子里。

    鬼半藏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中国,那会让他冒很大的风险。可这张黄金列车的藏宝图让他不得不亲自跑一趟,因为别人去他不放心。

    “我是不会把地图交出来的。”服部千夏瞪着鬼半藏大声道:“如果我把地图交出来的话,那我肯定会死的更快。只要地图没有交出来,你是不会杀死我的。这张地图是纳粹最大的黄金列车所在地,你肯定非常非常想要。”

    心肠好,有点呆,有点犯愣,可真的不代表服部千夏是傻子。这种情况下她太清楚地图的重要性,对她来说,这张地图不仅代表着巨大的财富,更可以保住她的命。

    所以不管鬼半藏怎么折磨她,都不会松口。

    “八嘎!”鬼半藏服部千秀怒骂。

    他挥起一柄武士刀劈向服部千夏的脖颈。

    “嗤!”

    锋利的刀刃破开空气,鬼半藏的眼睛里满是残忍的暴虐,泛着一抹猩红。他死死盯着服部千夏的双眼,要看到对方升出恐惧。

    可结果注定失望,服部千夏的眼睛里一点恐惧都没有,有的只是惊慌。这两者的差距非常非常大,惊慌代表的是对武士刀劈砍而来的不稳定情绪,而恐惧则是另一说。

    “唰!”

    武士刀贴在服部千夏的脖子上稳稳的停下来,刀刃的冰冷把娇嫩的皮肤刺激的升起无数鸡皮疙瘩。

    “嗷!”

    一声嚎叫,鬼半藏狠狠转身,操着武士刀劈向身边的两名忍者。

    “嗤!嗤!”

    刀刃划过身体的声音响起,两名忍者瞬即躺倒在地抽搐不已,鲜血横流。

    “呼……”鬼半藏重重吐出口气,慢慢的收起刀冲服部千夏绽放出和煦的笑容:“你总要受到惩罚的,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怎能让你死掉?我是鬼半藏,总得做出一些东西给那些附庸家族看,否则我就无法坐稳。好了,也许你该去看看母亲,看看你的姐姐。”

    鬼半藏走过来,亲自为服部千夏松绑,伸手搂着他虚弱无比的妹妹。

    “我是你的哥哥,我又是鬼半藏,总有难言之隐。”鬼半藏露出满脸的心疼。

    服部千夏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

    “来人,带千夏小姐回房,如果谁还敢乱说的话,我就会杀死他!”鬼半藏冷声道:“这是我的妹妹,是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至亲!”

    服部千夏被带回自己的房间,有人专门为她疗伤,一切的一切都伺候的好好的。她是服部家族的小姐,地位无比高尚。

    只是这一系列的转变并没有让服部千夏停止惊慌,相反,她升出了浓浓的恐惧。她不认为鬼半藏会那么好心,因为打的自己很疼。

    疼爱自己的人不会让自己疼,服部千夏判定的依据简单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