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888第888章887六指送礼

888第888章887六指送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盯着林飞虎离开,龙小七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眼睛狠狠的眯起来。如果说他的敌人有很多的话,那么现在又多出了一个林飞虎。

    对方真的只是探自己的底,绝对没有其它要做的。可就是这种探底才是最让人担忧的,先礼后兵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装作懂规矩,一种是拥有绝对的自信。

    这就跟打架一样,实力强横的会先说一声:我要打你了。实力不行的,打架根本不明说,抓个机会操起一块板砖拍上去就行。

    态度的不同可以表现出心态的不同,如果林飞虎上来就要打打杀杀的话反而好对付。要知道,这是一个先礼后兵的级强者,跟林飞扬那个勉强的级强者截然不同。

    “打完小的出来大的,这是跟老子玩套路吗”龙小七撕开一袋老鼠药,一边嚼的嘎嘣脆一边冷笑着自语:“摸我的底要是我都能让你把我的底给摸透了,那我龙小七还混什么了解我的性格就能要了我的命吗呵呵呵”

    把无耻不要脸尽数展现出来的龙小七完全是故意的,他很实在,既然林飞虎想要这些,那自己就表现出来满足他好了。

    “嘿嘿嘿嘿”龙小七出一长串的冷笑,仰头美美的灌了一大口白酒。

    对于林家来的人,他怎么可能不防备他把自己的无耻暴漏出来,根本就是给林飞虎指了一条他想让对方去琢磨的路。

    “虽然我挺不要脸,可我认真起来的时候也是个正经人。”龙小七叼上香烟,收拾起自己的百宝箱。

    收摊,他等的就是林飞虎,这些天在这里做算命先生的目的达到了。

    “七叔”

    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响起。

    刚把“麻衣神相”招牌扛在肩膀上的龙小七听到这个声音,重新把招牌放下,坐在桌子前。

    这是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中老年人,头都白了一大片,脸上也升出了皱纹。此时,这个人正冲龙小七弓腰点头,双手自然放在身体两侧。他的双手却是六根手指,然而并没有任何突兀,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现不了。

    这是孙六指,之前让龙小七前往神罚的孙六指。而这个孙六指原本是特甲类部队龙巢的一员,最终因为种种问题叛逃出国。

    “孙六指”龙小七点点头,手一伸道:“坐吧。”

    得到允许,孙六指连忙道谢,端端正正的坐在龙小七的面前。

    前些年见到孙六指的时候,他还没有如此老态,可现在见到之后,却是那么的老。看来在国外的日子也不太好过,终日里得提心吊胆。

    “七叔,您比从前更精神了。”孙六指笑道。

    “有事说事,别来那么多没用的。”龙小七瞅了孙六指一眼道:“能帮的肯定帮,帮不了的也别指望我。”

    龙小七当然知道孙六指的来意,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帮对方。

    “七叔,这个您收着。”孙六指从怀里掏出一个密封的盒子推给龙小七。<

    br>

    “什么玩意”
英雄联盟之盖世神王笔趣阁
龙小七打开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些残破的羊皮,全都是一块一块的。还以为是宝贝呢,全都是这种破烂,可孙六指却郑重无比。

    “羊皮卷。”孙六指笑笑道:“这是西方最喜欢用的地图材质,因为可以防水,保存的时间也比较长。这些碎片拼凑起来就是一张地图,这是我送给七叔的。”

    没事送一张地图龙小七也是有点服了,你就算俗气的送点黄金也是好的呀送个破烂地图干嘛有毛用

    看到龙小七一脸的不爽,孙六指赶紧做出解释。

    他转头看看周围,低声对龙小七说道:“七叔,这张地图所标注的是另一个黄金列车,几乎可以断定这个黄金列车是最”

    “什么”龙小七的眼睛都瞪圆了,一把揪住孙六指急.促道:“你说这上面标注的是黄金列车纳粹的黄金列车”

    “是的,这上面标注的就是纳粹的黄金列车,估计是最大的。”孙六指低声解释道:“这块羊皮卷是从一个德国的破落家族里得到的,原本紧紧缚在一个古董花瓶的内部。但后来这家人想要变卖花瓶,却在要进行鉴定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原本缚在花瓶内壁的羊皮地图也跟着碎裂,变成了这样的一小块。”

    “然后呢”龙小七盯着那些碎开的羊皮。

    “那名鉴定师觉得这些羊皮有古怪,而且看到了纳粹标志的一角,立刻买了下来。”孙六指继续说道:“但是他也研究不明白这张羊皮地图到底是什么,而且根本无法拼凑。”

    “无法拼凑给我有个卵用”龙小七皱皱眉头,手却死死抱着那个装满羊皮碎片的盒子。

    黄金列车啊,还是最大的黄金列车已经进过一次黄金列车的龙小七根本无法抵抗这种诱.惑,一车厢一车厢全都是金砖,现在想起来都还亢奋不已。

    “这张地图采用的绘制方法跟别的不一样,这是用孩子的思维绘制的,而不是用成人的思维绘制的。”孙六指解释道:“比如现在出现的一些小学算术题,全部用东西代替数字,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年人看着都是一头雾水,但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却能解开。”

    龙小七听懂孙六指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教育改进的一种现象,用孩子的思维出题,而不是用成人的思维出题。

    比如一根香蕉,让孩子看的话香蕉就是香蕉,没有其它的任何含义。可如果成年的男女给对方一幅画,上面只有一根香蕉的话,那么这根香蕉就不是纯粹的香蕉了。他们会用自己经历的东西却延伸猜想,最终到底猜想到什么就不得而知。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黄金列车的藏宝图”龙小七问出一个关键的问题。

    “很简单,我对出售花瓶的人进行了调查,查出他的爷爷就是纳粹时期的老兵,而且还是工程兵,随着部队进入了非洲战线。”孙六指肯定无比的说道:“而且我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证明这张就是黄金列车的藏宝图。”

    龙小七龇牙咧嘴的乐啦,他重重拍了一下孙六指的肩膀,冲其用力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