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833军中之痞

833军中之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怎么看你有些面熟?”参谋长盯着龙小七。

    龙小七拔腿就跑,刚才把人家骂了一顿,被认出来可就有点尴尬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任务还很重。为了堵住这个缺口,部队调来了两辆满载沙袋的运兵车,准备直接开进去,用一辆车来填堵。

    谁开车去堵是个问题,因为这种情况下开车去堵的基本意味着死亡。水流的力量与卡车的重量之间的计算很模糊,哪怕计算的很精准,也未必就能成功。

    时间紧迫,战士们依旧不停的向缺口堆积沙袋。因为缺口在慢慢扩大,必须得在被冲垮之前彻底堵住,否则这道防线就会崩溃。一旦这道防线崩溃,下面的两道防线都会崩溃。

    这是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线。

    “下车!”参谋长冲司机吼道。

    “不下!”司机瞪着同样充血的眼睛,冲参谋长大声说道:“我就是一个汽车兵,命贱!这种事我来,就算是轮,也轮不到参谋长你!”

    参谋长拉开车门,一把揪住司机将其扯下来。

    “参谋长!”

    “参谋长!!”

    “……”

    一群官兵冲过来要阻止参谋长的行为,这真是用命在拼。

    “参谋长,你开车去堵缺口了,我们这么多人谁指挥?”一名军官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叫道:“再说了,你是汽车兵出身吗?你不是,我是!我来!”

    “我来,我是开防爆车的!”

    “先把参谋长给我拉下来!”

    “……”

    当国外的士兵遇到灾难纷纷后退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军人永远都是争先恐后的去送死。这就是中人的奇葩之处,他们仿佛都觉得自己的命很贱。

    “这道防线我是总指挥!”参谋长瞪着眼睛吼道:“出了任何问题,我都是第一负责人。谁都别跟我争,我要是死了,副参谋长全权负责。当官的不往前冲,难道让手底下的小兵去送死?别人可以这样做,我马精龙做不到!”

    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不容违抗。官又怎样?兵又怎样?在这种任务之下,根本就没有官兵之分。

    突然,一个人影窜过来,拉开车门伸手麻利的把参谋长给揪下来。

    “嘭!”

    来人一脚踹在参谋长的屁.股上,把他给踹了个狗啃吃。等到爬起来的时候,满脸满嘴都是泥巴。

    “总算踢回来啦!”坐在驾驶室里,龙小七乐的嘴都歪了。

    他被这个参谋长骂了一次,踢了一下,现在全都还回来啦。

    “你!我认得你!”参谋长指着龙小七。

    “这种玩命的事呢……你们都不行。”龙小七冲车下的人扬扬头道:“开过防爆车算个毛?老子开过战斗机,开过豹式主战坦克。瞪什么眼?不服?不服你也去开战斗机呀!”

    说话间,龙小七已经动车子,驾驶满载沙袋的运兵车向缺口处驶过去。

    “给我停下!给我”参谋长向前追,高声问道:“你是哪个部队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特种兵,我叫龙小七。”龙小七伸出脑袋叫道:“我要是死了的话请转告我老婆,千万不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全文阅读
要改嫁,因为我变成鬼以后还会去睡她的!”

    “轰!”

    运兵车向前疾驰而去。

    听到这番话的参谋长一行人没有任何想笑的感觉,因为他们太清楚用卡车去堵缺口究竟要面临怎样的生命威胁。能做这种事的都是勇士,能谈笑风生做这种事的都是最纯粹的中人。

    谁也不知道运兵车是否真的能堵住,更不知道开车的人究竟能不能生还。

    “敬礼”

    参谋长抬起满是泥巴的手,出沙哑而雄浑的口令声,带着所有的官兵向开车填补缺口的龙小七送行这个敬礼就是送行。

    也许只是送一小段路,也许送整个一生。

    龙小七开始加,开着运兵车在所有人的紧张注视下朝着缺口冲去。他是单手开车,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拿出酒壶喝着白酒,脸上充满了平静。

    被呵斥回国的时候,他非常不情愿,觉得在国内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干的。可当他跟着这些武警官兵来到这个防线,疯狂而玩命的为了截流拼命的时候,才清楚的感受到这也是战场。

    不仅是战场,而且是异常残酷的战场。如此高强度的任务,即便是特种兵也未必能有这些普通的战士完成的更好。

    当兵就是守护,守家护国。

    在外面守护的是大家,在里面守护的是小家。不管小家还是大家,都需要用生命去捍卫。两者没有任何区别,两者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战场的不同。

    相比较而言,对抗敌人玩的是心跳,对抗自然造成的天灾,玩的才是勇气。

    “呼!”

    运兵车疯狂掠过沙袋组成的半截防线,狠狠的窜进缺口之中。

    “哗啦!”

    运兵车破水而入。

    “哐!”

    运兵车直接探底,整个车身开始倾斜。

    “跳!”

    “跳车!!!”

    “……”

    紧张的吼声响起,所有官兵都眼巴巴的瞅着慢慢倾翻的运兵车,拳头捏的紧紧的,脸上满是紧张,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的滚圆滚圆。

    满载沙袋的运兵车精准的填入缺口,有效的阻挡咆哮的水流。

    “哗!”

    运兵车重重侧翻下来,上面的所有沙袋倾进水里,精准无比的填上缺口。与此同时,洪水也把大半个车子漫过,驾驶室淹没在洪水之中。

    没有看到人跳出来,官兵们的眼神变得失望了,甚至浮现出送别战友的哀愁之色……

    “嘭!”

    就在这个时候,龙小七用身体狠狠撞开破损的挡风玻璃,像是一只大鸟一般向车上攀爬,然后轻盈的一跃而起跳到岸上。

    “这个x能给我打多少分?嗷呜呜呜……”

    龙小七扯掉上衣,像是足球运动员把至关重要的一个球射进球门似的,甩着衣服疯狂奔跑。

    “还有谁?!还有谁!谁还能跟我比装x,不服跳出来单挑!!!”

    永远别指望一个痞子跟你安安稳稳本本分分,可就是这样的痞子能在谈笑之中跟你玩命。

    其实龙小七不是纯粹的痞子,他是一个被熏陶出来,守着信仰的军中之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