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635章635这是报恩

第635章635这是报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到赵颖在笑,服部千夏也笑。她们都在笑,可区别在于赵颖的笑早已不是纯真的笑,服部千夏的笑则是最为纯真的笑。因为赵颖笑,所以她笑,而且笑的相当烂漫。

    她以为赵颖只是跟她玩的,只是开个玩笑。三十分钟以后开始追杀,或许就是吓唬自己的。这个女孩把所有的一切都想得很单纯,她仇恨龙小七,却并不觉得龙小七有多坏。因为好几天早晨,龙小七都请她吃包子吃油条,如果是坏人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服部千夏觉得龙小七不坏还有一点,那就是在界碑外面的时候让自己杀了对方。如果是坏人,一定会求饶的,可是龙小七不求饶,反而让自己杀,所以龙小七不坏。

    仇恨是仇恨,跟仇人是好是坏无关,这就是服部千夏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永远都是纯真的表现,当你遇到一个女孩总是以好坏来评断一个人的时候,那么这个女孩绝对是纯真的。当一个人抛弃了好坏的直接观念,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成熟的。

    好人?坏人?压根就没有严格的区分,只有最单纯的人才会把这个界限分的明明白白。

    “嗯……多好的小姑娘啊……”赵颖伸出手,笑眯眯的轻轻抚.摸服部千夏的脑袋,冲其小声道:“我都有点不忍心了,可是……”

    “铿!”

    “噗!”

    赵颖闪电般拔出军刀,狠狠捅进服部千夏的身体。动作之快令人咂舌,而突然遭到攻击的服部千夏想要闪避还击,却现根本就无法做到。她面对的是一名级强者,而且距离如此之近,只有承受的分。

    “噗!”

    又是一刀捅进去。

    “啊……”

    服部千夏惨叫,向后仰躺倒地。

    可赵颖根本就没有罢手,她跟着对方半蹲下来,又是一刀捅进去。

    “噗!”

    接连三刀,赵颖的半条右臂都是鲜血,脚下也是,裤子上也是。浓郁的血腥味立即在手术室外蔓延,令人作呕。

    被捅了三刀的服部千夏疼的在那抽搐,漂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可她又不敢哭,只是用畏惧到极致的泪眼看着赵颖,露出不解委屈的光芒。

    “嗯……你死不了。”赵颖伸出干净的左手,一边为服部千夏擦拭眼泪,一边柔声笑道:“你没有选择逃走,是给自己留了一条生路。当武士精神跟鬼半藏的精神生冲突的时候,武士精神就会被抹杀。傻姑娘,你根本不知道回去以后鬼半藏会怎么对待你,哪怕你是他的亲妹妹。你太单纯了,完全不懂人心险恶,更不懂怎么为自己做出选择。我这是报恩,也许你不懂,但终究有一天你会懂。”

    服部千夏的泪水越来越多,她都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有委屈。她倔强的瞪大泪眼看着赵颖,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都把嘴唇咬烂,渗出血迹。当她被抬进手术室的时候,依旧委屈倔强的瞪着赵颖,她听到了对方的话,可她又不理解对方的行为。

    需要理解吗?不需要,赵颖做事从来都不需要被人理解。该做的她会做,不该做的,她不做。她只知道服部千夏这个单纯的小女孩救了龙大,放过了龙小七,背着对方回到了家。这是一份沉重的恩惠,哪怕她要跟龙小七决斗,最终的想法
太上剑尊无弹窗
是干掉自己家的小七。

    服部千夏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在国境外不杀龙小七,反而救对方的事会让她回到服部家族之后陷入噩梦之中。赵颖决定不了她的命运,可却能帮这个女孩进行规避,就算这个女孩不认可,不相信。

    “嗯……你们老龙家的事可真多呀。”赵颖擦掉手上的鲜血,摇摇头无奈的说道:“要是重新来一次的话,我一定给你当情.人!”

    龙小七解决不了的事,赵颖能解决;龙大解决不了的事,赵颖也能解决。怎么处理服部千夏的确是个问题,如果她没有救过龙大,没有救过龙小七,一刀杀了也就杀了。可问题是欠她的恩,欠她的情,必须得还。这个小女孩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两件事叠加在一起之后,鬼半藏究竟会怎么对待她!

    日本,名古屋。

    “八嘎!”鬼半藏服部千秀怒火冲天:“立即把服部千夏带回来!这是叛徒,服部家族的叛徒!!!”

    这是鬼半藏在服部家族乃至附属家族的会议上在怒,如果只是家族内部,叛徒两个字随时可以收回,可当着附属家族的面,叛徒两个自己就无法再收回。他们有对待叛徒的方式,设立的刑堂就是对付叛徒的。服部千夏放走龙大的时候,鬼半藏看在亲兄妹的份上只是一顿打。可现在他这个妹妹竟然救了龙小七,救了他们的仇人,整个家族包括附属家族全都知道了,就算想瞒也瞒不住。

    “现在说服部千夏是叛徒有点太武断了。”服部楚山声道:“鬼半藏,我们应该调查清楚。服部千夏是个单纯的女孩,我相信她有自己的理由,她是最好的武士!”

    服部楚山是服部千夏的父亲,亦是服部神秀的父亲。在这种时候,他不可能不为自己的女儿说话。大女儿已经死了,小女儿肯定死不了,可从家族的刑堂出来之后,就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

    “不管是不是单纯,她已经做出叛徒的事!”鬼半藏盯着自己的父亲,咬牙切齿道:“你是服部千夏的父亲,我是服部千夏的哥哥,但是我们不能徇私。你,不是鬼半藏;我,才是鬼半藏。如果徇私,要把传承数百年的鬼半藏放在什么位置?要跟别人如何交代?”

    “鬼半藏,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服部楚山瞪着自己的儿子。

    “八格牙路!你要公然在这里袒护你的女儿吗?”鬼半藏怒骂。

    “八格牙路!就算你是鬼半藏,也是我的儿子!”服部楚山也怒了。

    “儿子?我只继承了爷爷的血统,你是软弱无能的!”鬼半藏轻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服部楚山气的浑身抖。

    在他们家族,谁是鬼半藏谁就是家主,哪怕父亲也得遵从儿子的命令。

    “如果你觉得不忍,那就去把服部千秀杀掉!”鬼半藏冷声道:“看在她是我妹妹的份上,看在她是你女儿的份上,可以不入刑堂。”

    服部楚山死死抿着嘴唇,他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的冷血无情,可没想到竟然会冷血成这个样子。

    “有什么不妥吗?我的目标不是小小的日本,而是整个世界。我要完成爷爷的遗愿,公平、公正,永远是支撑伟业的柱石!”

    冷血、无情、野心、膨胀……鬼半藏形如疯子!